艾倫.C超自然研究室
艾倫.C超自然研究室

專注以「科學角度」研究靈異、鬼怪、外星人、都市傳說、神秘事件議題 也會包含相關的故事、研究、閱讀及電影心得

廢棄的房子

為什麼繁華的都市地區,會有一些沒人用的空屋呢?或許....
Photo by ramy Kabalan on Pexels.com

這個故事是在數年前,到大學同學家聚餐跨年時聽來的

當晚除了大學同學,還有幾位主人的高中同學

大家酒足飯飽,一群一群閒聊時
我們這群人聊到成家買房的話題
有人提出一個問題:
台北房價這麼高
為什麼有時候還會看到路上,會有那種沒人住的荒廢空屋?

有人說是因為繼承人太多的關係,大家金額喬不朧
也有人說那些房屋的持有人都是富二代、富三代,根本不在乎這些房子

此時有一位主人的高中同學,聽到這個話題,忽然插話說,
他倒是有個跟廢棄空屋有關的恐怖故事

以下以他第一人稱轉述這個故事:

這大概是我國小4年級左右的事情

當時新北市還是叫台北縣的時代,我住在某個還不是這麼發達的地區
我們居住的地方,就有一間三層樓的廢棄空屋

門口鐵門深鎖
窗戶內側被報紙封起
有幾扇窗戶被打破,但是內部也是烏漆媽黑

當時小孩之間對造成空屋的原因,有很多謠傳
死過人
鬧鬼
發生火災
地主捲款跑路

但確定的是,那間空屋一樓曾是服裝店
因為還有殘缺的招牌掛著

現在想起來,那間空屋佔地大概有五十幾坪

雖然說當年地價還沒有這麼誇張
不過在那個地點
三層樓的獨棟店面可以廢棄多年
現在想想真的是匪夷所思

但當時小屁孩的我,根本沒想這麼多
那個年代,正是玫瑰之夜結束沒幾年
福州伯說鬼、陳為民鬼故事、USO JAPAN都市傳說這些節目興起的年代

小屁孩最喜歡的就是那些鬼故事、怪談、外星人之類的

我也不例外
當時在班上,我有兩個朋友
一個叫宗保,一個叫坤仔,兩個都是綽號不是本名

宗保長得比較大隻,也比較愛充老大
坤仔就有點發育不良,身高比較矮,個性比較懦弱,但有時會不服輸地愛逞強

某天在下課時,我提出那間空屋的話題

宗保馬上就搶著說要到那間空屋去探險
反倒是坤仔還是畏畏縮縮
「我家人說那間屋子滿陰的…」

坤仔講這種話,馬上被我跟宗保笑一頓
坤仔也很不服氣,「去就去,誰怕誰!」

我們三個當下就約時間

因為那間空屋附近還是有住家
所以我們三個人討論
平常白天怕被人發現
晚上去會被家人問東問西
最好的時間,就是假日的清晨,附近的人睡的比較晚,偷偷摸進去最方便

現在想想,當時我們都沒討論半夜偷偷去的選項
恐怕當時大家心中都還是有所畏懼的,之後也證明,還好我們選擇清晨過去…

當天早上
我們約好五點半在空屋前集合

不過到了屋前,我們才發現:門鎖著,要怎麼進到這間空屋?
正當我們一籌莫展時

宗保賊笑著說他有辦法
說著就就走到被鎖起的正門,用力一頂,門就打開了
「這種爛門擋不住我啦」宗保臭屁的說

後來我們追問,才知道,原來宗保之前就有看過有喝醉的流浪漢,用同樣的方式進過這間屋子

「這樣我們會不會被那個流浪漢打阿?」坤仔憂慮的說
「那老頭很瘦,我一拳就讓他倒地」宗保毫不在意

進到屋內,霉味非常重
不過整個一樓倒還算整齊
就是三三兩兩倒了幾張桌椅
還有幾個沒門的更衣室

最特別的是,裡面大概陳列的十個左右的假人模特兒

它們不是那種沒有五官或頭的木頭假人
就是那種老式的,有眼睛嘴巴,通常是金髮碧眼的那種塑膠模特兒

當然模特兒身上都已經沒有衣服了,
應該是服裝店倒閉時,都拿光了

但為什麼模特兒還留著呢?

我們三人在一樓逛了一圈
除了地上幾份十年前的報紙外,也沒有什麼發現

倒是坤仔一直催促我們,說他感覺怪怪的,好像一直有人在看我們
其實當下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宗保不知是裝模作樣,還是太遲鈍,說他什麼感覺都沒有

我認為問題是出在那幾個假人
一直有種被它們盯著的感覺

仔細觀察後,原來那些模特兒的眼睛做的特別傳神
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發現連瞳孔都畫的維妙維肖

坤仔這時看起來臉色已有點發白
宗保看了幾眼就很快失去興趣,拉著我們往二樓繼續探險

二樓總共有兩三個房間
看起來應該是以前屋主當作起居室或是儲藏室使用

大多地方都空蕩蕩的
只是地上多了一些罐頭、酒瓶、衛生紙之類的垃圾

宗保說應該是那個流浪漢住在這邊時丟的

惟有最靠內側的房間,明顯有人住過的痕跡
角落放了幾個壓扁的瓦愣紙箱
應該是當床用的

但最奇怪的房間的另一個角落,也放了一個假人

整個二樓就只有這個假人
而且這個假人除了一樣眼睛很傳神外
還有假髮,身上也披了一件舊舊的大衣
讓它看起來更像真人

這時宗保忽然叫了一聲
我跟坤仔往他那邊一看

宗保手電筒對著瓦愣紙箱旁一疊書籍照去

原來是一堆封面都是寫真照的雜誌
就是那種古早的色情雜誌

宗保很快架起手電筒,蹲在地上的開始翻雜誌
說來好笑,當時我也一樣忍不住跟著看下去

只有坤仔,一直在旁邊嘟囔
抱怨這邊感覺很奇怪很不舒服
這個假人很詭異
催促我們趕快回去了

我跟宗保看的正入迷,覺得他很煩
宗保就叫他怕的話自己可以先回去
坤仔就不作聲了

沒多久,坤仔也忍不住站到我們後面,跟我們一起看了起來
我想坤仔這小鬼還不是小色鬼一個
故意酸他說怎麼現在不想回去了?
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沒講什麼

那時我心中有種說不出來,不太協調的感覺
覺得坤仔有太安靜了
轉頭想看看他在搞什麼鬼

靠!

站在後面不是坤仔!
竟然是那個假人!

那個假人不知道何時摸到我跟宗保的背後
從上往下俯視,彷彿是在監督我們一樣!

我怪叫一聲!

宗保一轉頭看到那個假人也大叫一聲
不知道他是蹲太久,還是被嚇到,腿軟整個人坐到地上

我們兩個馬上連滾帶爬地從那個房間爬到走廊

回過神後
宗保大吼坤仔的名字
看來他以為是坤仔惡作劇,把假人移到我們後面嚇人
我也覺得有點火大

但手電筒往四周跟那個房間照一照
卻沒有看見坤仔的蹤影

「坤仔呢?」
我跟宗保忽然感覺事情不太對
坤仔是真的回去了,還是躲起來了?

這時,往樓梯口的方向
傳出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有點像是石頭互相敲擊
還有"嘶嘶"的聲音

我跟宗保互看一眼
我在他眼底看出,其實他也很不想過去
但是現在找不到坤仔,要回去,也必須走下樓,好像沒有不去的選擇

我跟宗保牙一咬
就硬著頭皮往樓梯方向走過去了

靠近樓梯口時
旁邊有個影子蹲在地上
就是坤仔!

原來我們聽到的怪聲,就是他牙齒顫抖加上喘氣的聲音

我們問他蹲在這邊在搞什麼鬼

他也不講話
就拿手電筒往底下照去
下面那幕頓時讓我們傻了眼

原本我們剛進來時,那些假人是四散在一樓

這時全部都站在大門前
而且頭部全部面向樓梯方向

「幹!搞屁阿!」宗保大罵
「我原本想要先回去,可是一看底下變成這樣,我就不敢走了」坤仔哭喪著臉

「那現在怎麼瓣?」
一樓跟後面的房間都有假人,我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三個就僵在樓梯口

但事情還沒結束
後方忽然連續傳出"碰碰碰"的撞擊聲

我們三個大叫一聲
我還以為房間那個假人跑出來了

回頭一看
聲音是從通往三樓的樓梯口發出來的
可是剛上二樓時,我們就發現那個樓梯口的門早已被封死…

現在聽起來就像是門後有什麼東西在撞門

我們三人一時慌了手腳
跑下去也不對
待這邊也不對

於是很自然地,做出恐怖電影裡主角們都會做的決定

我們直接跑進二樓離樓梯口最近的一間空房躲起來
然後把門反鎖起來

說也奇怪門一關起來
那個撞擊聲就消失了

就在我們鬆一口氣時

我們頭頂正上方的天花板
就開始傳出「扣 扣 扣」的敲擊

就像是那個不知名的東西,發現我們躲到這個房間
於是也從三樓跟蹤到我們正上方一樣

我們三個當時嚇瘋了
宗保直接衝向窗戶
我跟坤仔馬上意會宗保想要跟火災一樣跳窗逃生

雖然二樓跳下去有受傷的可能
但當下已經沒啥好怕的

可是一開窗我們就傻了

我們都忘記,這間房屋的窗口都裝有鐵窗
根本出不去

天花板的敲擊聲似乎越來越大

我們三個就像瘋了一樣
開始對鐵窗又踢又踹

人在恐慌時,那個吃奶的力量真的不得了
我們三個才國小
那鐵窗有幾根鐵杆都被踹歪了

但這點空隙,離鑽出去還差得遠
正當我們在絕望時

遠遠看到底下有個大叔走了過來

聽到我們吵鬧的聲音,他往我們這邊望了望
我們馬上朝他大叫,叫他來救人

沒想到大叔看了我們一眼
拐個彎,就走了!

我們當下已經要崩潰了
他是沒看到?還是不敢理我們?

就當我們決定繼續徒勞無功地破窗行動時

十幾秒後,我們就聽到一樓大門被撞開
然後有個男人從一樓大喊:你們這些小鬼在幹嘛?

我們這時才明白大叔是直接去開門來解救我們!
三人馬上屁滾尿流,直接跑下樓梯

衝出大門時,完全不敢看那些假人一眼

事後大叔也跟了出來
我們三個邊喘氣,拼命跟他說:裡面有鬼,假人會動!

大叔看起來不太想理我們,只告誡我們以後不要進去這間房子
這間房子有人會躲在裡面吸毒什麼,小心出意外之類的話

故事大概到這裡就結束了

這件事情多少在我們三人心中留下一些創傷

坤仔算是被我們拖過去的
宗保雖然看似堅強,不過其實他回家的路上,腿一直抖個不停
之後我們三個也像是說好一樣,不太談這件事,但相處也有了些尷尬

五年級分班後,我們三個分到不同班,之後就沒什麼聯繫了
友情的破裂,算是這件事中,最大的傷害吧

但這件事情,其實我之後想了很久,
或許有很多不同的解釋

有人說一間房子空久了
會有不好的東西進去

而且有種說法是,「人偶」這種東西,不能做的跟人太像
尤其是眼睛,做的太真實,會有類似神像「開光」的效果
議讓一些靈體附在上面

會不會是因為那間空屋空太久了,才讓不乾淨的東西附在那些假人模特兒上呢?
還是當初那些假人做的太像真人,在服飾店還在營業時,就開始作祟,最後導致那間屋子鬧鬼而荒廢呢?

或是這整件事其實跟鬼怪無關?

會不會是流浪漢還是毒蟲,看到我們闖進屋子
就躲起來,然後搬動假人嚇唬我們
而三樓的撞擊聲,則是他從某個我們沒發現的樓梯爬上去,再弄出來的

又或著,是一個我不願意相信的可能

這會不會是坤仔搞的呢?
不管是一樓還是二樓房間那些假人
他都有時間去搬動

至於三樓的撞擊聲
很可能只是剛好有老鼠或貓的活動,加上我們恐慌下的想像而成

坤仔為什麼要這樣做?
是因為我跟宗保的嘲弄,導致他早就心中暗自不滿嗎?

但惟有一點我想不透
就是當我們逃出那間空屋時

隱約聽到那個大叔問了一句
「怎麼只有你們三個阿?我剛剛在門外還聽到很多人在笑欸?」

本文歡迎轉載,惟需註明原出處「艾倫.C超自然研究室」https://wp.me/pcPXgG-1o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