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生活不是你想的那樣
國外生活不是你想的那樣

一位最常被說是外星人星座的女子,其實也選了一個平常到不行的國家生活,平凡的生活中,不知是體質還是什麼的因素,常常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人。

[生活隨筆]我記憶中的過年

自從2015出國後,再也沒有機會回家過年了...
家人從台灣寄來的年味

每到過年都會有一絲羨慕的心情,看著大家分享他們的過年動態,我就會想像著如果我這時候在台灣,會與家人怎麼度過年假?今年老公也同樣有此心情,他和我說: "過年感覺好好玩噢!不然我們一起回台灣吧!"說歸說,我們還是無法丟著工作不管,沒有憂慮的回台灣過年,到底到甚麼時候我們才可以無憂無慮的回台灣呢?我心裡不經想著。

記憶中的過年

小的時候都回在除夕到來之前,從台北趕去台中,我很喜歡那種感覺,甚麼高速公路的高乘載管制、各種大眾運輸工具的票被搶光、台北在過年時變成空城等等,這些只有在過年時才會發生的事,不知道現在是否也一樣?

有時我們會在除夕之前到阿嬤家,有時會在除夕當天早上起個大早趕緊出門,想說這麼早應該可以避開車潮,沒想到我們的想法與大家一樣,在高速公路上只有塞車和比較塞車的選項,在車上的時間都會超過兩個小時,高速公路的景色都一個樣,讓原本就因為早起沒有太多睡眠的我,更加快速的在車上這個大搖籃裡,一覺到台中阿嬤家門口。

下了爸爸的車,媽媽會第一個衝去按阿嬤家的門鈴,因為家裡的大人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通常要花上一點等待的時間才會有人出來開門,我和哥哥會幫忙爸爸一起把後車箱的行李全搬出來,一個一個搬到門口等待裡面的人來開門,開門後就是自動自發較親戚的時間,"阿公"、"阿嬤"、"舅舅"、"舅媽"一輪打招呼後才可以離開,接下來就是大人自己的社交時間,小孩們就會像找著同類一樣,在房子裡找尋跟自己年齡相仿的親戚。

等到晚上圍爐時,小孩子會被分配到旁邊一桌,桌上擺著平時爸媽不允許我們喝的汽水(我以前最喜歡喝七喜),吃著年菜,外加阿嬤知道我們喜歡吃,而特別準備的菜,大人們則是喝著紅酒或啤酒,大家就在這熱鬧的氣氛中吃完了晚餐。

飯後小孩們會帶著一包裝滿各式各樣的煙火的塑膠袋,一起爬上通往頂樓的樓梯,頂樓有阿嬤細心照料的桑葚和各種果樹,我們小心地在一塊空地,把沖天炮插在傳統不鏽鋼燒水壺的壺口,再小心地點燃,沖天炮在短短的時間內衝出燒水壺,那既開心又帶點害怕的心情到現在都還記得。在那個煙火炮竹沒有太多管制的年代,想要買甚麼酷炫的炮,只要去一趟柑仔店都可以找到。某次,還是屁孩調皮表哥朝著馬路發射沖天炮,不知道他是故意,或他並沒有顧慮太多,總之這一幕被阿公看到,他立刻在對街對著我們大吼,並且衝過來把我們的煙火都搶走,回到阿嬤家一看,廁所的水槽裡泡著我們買的煙火們,那一年,我們連仙女棒都沒得玩。

這些東西過年都不會少吃

阿公阿嬤過世後,大家似乎失去了團聚的理由,孩子們也都長大了,各自落腳在世界各地。今年我問媽媽: "過年要去哪裡?會回去看看親戚嗎?",她說: "過年的高鐵票都很難買,為了那一天回去實在不值得!現在爸爸年紀大了,要他開那麼久的車也是一種折磨,我們自己家買幾個年菜過就好!"

看了臉書才知道,原來小舅舅全家在過年時去了日本,看著年紀還小的表弟們,心裡不禁有一點難過,他們來到這個世上的時間和我們相差太多,雖然是同輩,但沒有機會玩在一起,那些以前和哥哥們和擠在電視前玩著超級任天堂,幾年後又擠在一台電腦前,看著他們玩世紀帝國的回憶,小表弟都沒有辦法參與。過年對我來說是熱鬧與團聚,過年對現在的他來說是甚麼感覺?我非常好奇。

想到這邊,我又不禁煩惱了,對於我以後的孩子來說,過年又會是甚麼感覺呢?身處於國外的他,在空氣中無法感受到一點新年的氣息,我希望給他的會是像我以前,那純粹的團聚回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