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黑色玫瑰花》第一朵玫瑰花

答應要給野人君寫一個魔法師腳色的小說,終於完成了~我可以好好睡覺了~

寫在前面:

雖然很早之前就答應野人君要賜給他一個魔法師腳色,但我又不想繼續沿用那篇《仲夏夜之森》的故事;畢竟,是改篇莎翁《仲夏夜之夢的》的作品(但也花了我不少心力在劇情上)。然後我就想了很多種風格,有搞笑的、溫馨的、迪士尼風的、恐怖的……我原本寫了一個迪士尼風的浪漫愛情故事(想配合迪士尼一百周年),後來寫到一半中途放棄,就變成今天這版本,有點黑暗嚴肅的風格。

寫完這故事後,不知道是我太融入劇情還是怎樣,竟然連續做了一個禮拜被追殺的惡夢,希望今晚不會再做被人追殺的惡夢了,可以好好睡覺了(哭)。

對了,因為有一萬多字,為了大家在網路上閱讀方便,眼睛不會太疲勞,就分了幾章節,感謝大家捧場。(鞠躬)

警示聲明:劇情有些章節稍微黑暗,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啊,忘了說明人物設定:

三名高中生:妙兒(我自己扮演)
      露兒(小鹿@小鹿斑比 扮演)
      夢兒(阿夢扮演,阿夢就是@Sogni 杯中夢喔。)

魔法師:玫瑰女王(我的分靈體,被打)
野大人(野人君@野人 扮演)
    黑寶(野人君和他女友養的貓貓,沒辦法tag貓貓)

聲明:以上人物都有經過本人同意允許讓我在小說中發揮(除了野人君的貓貓除外),小說中人物們的性格和現實個性不一定雷同,純屬劇情效果。

秋日晌午時分,似乎不是這季節獨有的秋高氣爽之日,陽光似乎憂鬱躲在雲朵背後,把大地弄得忽明忽滅、善變多愁。某所高中校門口聚集了一堆考完期中考放學的吵鬧學生,夢兒、妙兒、露兒三位正值青春年華的十六歲少女,正開心地邊走出校門口邊嘰嘰喳喳地聊著天;而校門口外種植了一整排的大葉欖仁樹,現在正值轉落葉轉換紅葉時期,半紅半黃半綠的葉子搖搖欲墜地掛在樹頭上,隨時一陣秋風掃過,便隨風而去了。

妙兒抬頭望著那些紅、黃綠葉片,用著夢幻空靈的語氣輕聲嘆道:「好美啊。」露兒和夢兒也抬頭跟著一起望著那些在秋陽微弱昏黃光線下微微顫抖的葉片們,像在對它們的母親大樹幹在做最後的告別,隨後它們就被秋風溫柔地帶走了。

接著,三人沿著灑滿落葉的紅磚人行道往前走,想要拐到平常去的那家巷子口的小吃店吃完午餐後再回家,就在她們三人開心地討論著等等要吃什麼東西時,一隻黑貓突然驚慌地跌撞在妙兒的腳踝邊,「喵!」的大叫一聲,隨後暈了過去。妙兒先是站在原地呆愣了一會兒,直到露兒和夢兒蹲下去察看那隻貓時所發出的說話聲響,才回神過來。

「夢兒,牠看起來好像受傷了欸。」露兒蹲在一旁,擔心地說著,並輕輕撫摸著那隻昏迷的黑貓。 「看來,得把牠送到動物醫院去了。」夢兒仔細望著黑貓身上的金色項圈說。

回過神來的妙兒,也跟著蹲下去察看情況,「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新開的動物醫院,上禮拜六去圖書館時回程看到的,只是……」

「只是什麼?」看到妙兒有些吞吞吐吐、猶豫不決,一向愛護動物不以餘力的露兒有些著急地問著。

「只是那個醫院,有點古怪,上次經過時,看到從裡面走出一個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男生,他懷裡還抱著一隻白色的貓,然後嘴裡還朝著空氣中唸著奇怪的語言,聽起來好像是魔法書中會出現的那種華麗咒語,當我要仔細瞧時,那個男生突然就……就憑空消失不見,嚇死我!」妙兒用一種神奇飄遠的口吻講述著,眼神有些出神地望著遠方飄浮在空中的落葉。

「喔!有這回事,光天化日之下人不見,真有趣,我們去瞧瞧看那家醫院。」夢兒有些興致高昂地說著。

於是,露兒抱起黑貓,朝著妙兒所說的那家醫院走去,很快地,彎過一個巷子口,來到了這動物醫院門前,騎樓下安安靜靜、乾乾淨淨沒有停放任何摩托車和雜物,但自動門兩旁放著濃豔欲滴的鮮紅色玫瑰盆花栽。

她們三人走進去,裡頭卻空無一人,連個動物的蹤影和叫聲都沒見到、沒聽到,整個櫃台、大廳安靜到有點可怕,卻能聽見好幾公尺處遠的車輛呼嘯而過的吵雜聲響。

「呃,怎麼櫃台沒人啊?現在應該不是休息時間吧?」夢兒疑惑地東張西望看著空蕩蕩的等候大廳。

就在這時,一名和她們同所高中的男孩從裡面的一間小房間走了出來,先是有些驚訝地看了露兒懷裡的那隻黑貓,接著又瞧了妙兒和夢兒一眼,然後有些睥睨地邪笑道:「哦哦哦,瞧瞧,這三位不就是和我同學校的學生嗎?怎麼啦,考完試剛好撞見受傷的黑貓?然後善心大發,不顧自己的經濟條件就準備救濟別人的寵物嗎?」

露兒生氣地瞪著那名男孩,並吼著說:「別廢話!醫生呢?快叫醫生出來救貓!」

只見男孩又邪笑了嘖的一聲,才慢條斯理、不慌不忙地露出冷淡的眼神並雙手抱胸,高傲地抬起頭說著:「我就是醫生。」

「既然你是醫生的話,就麻煩你救救這隻貓咪吧。」妙兒露出擔憂的神情望向那隻黑貓,又望回那名男孩懇求說著。

男孩沉默不語地,先是盯著妙兒瞧了許久,接著走到露兒眼前,抱起那隻黑貓,在走進小房間前,留下了一句話給三人:「在這等一下,不管聽到什麼聲音,誰都不准進來,要不然會有危險。」

然後門碰地一聲關上了,大廳又恢復到之前安靜死寂的模樣,三人只好找個位置坐下,妙兒無聊地望著牆角上,那由黃銅打造的玫瑰花瓣造型時鐘上那滴滴答答的黑色雕花造型的秒針;而露兒正從書包中拿出一本漫畫書看著,夢兒則是在滑手機。

就在這時,一個響亮的咕嚕聲打破寂靜,夢兒和露兒兩人望向了妙兒那已經紅通通的臉頰,夢兒笑著拍著妙兒的肩膀說著:「也是,我們都還沒吃飯呢!快餓扁了呢。民以食為天,要不然留下一個人在這等,其他兩人先去幫忙買中餐?」

「我去買!妙兒妳陪夢兒等,我怕那個奇怪的男生出來,夢兒一個人會有危險,多一個人也有照應。」露兒邊說邊把漫畫書收進書包裡。等到夢兒和妙兒給露兒中餐的費用後,就獨自離開了醫院。

露兒走後,夢兒仍舊淡定地滑著手機,但妙兒卻站起來仔細盯著牆角上那滴答響的時鐘,當她看到那秒針有那一瞬間突然倒退走又繼續往前走時,揉了揉雙眼,「夢兒,我覺得這時鍾怪怪的,是不是壞掉了?」

當夢兒也跟著站起來,想走到妙兒身旁時……這時,門打開了,男孩走了出來,夢兒和妙兒趕緊回過身來,鎮靜地望著他,「醫生,貓咪如何了?」妙兒擔心地問道。

「她很好,別擔心,倒是妳們,另一個人呢,怎麼離開了?」那男生問道。

「她去幫我們買中餐,畢竟我們從放學到現在都還沒吃午餐呢!」妙兒解釋著。

「那隻黑貓呢?而且她有項圈,應該是有主人,有主人的話,就應該有寵物晶片吧?你們這裡應該可以查詢得到吧?有主人的話,費用就應該由她主人出。」夢兒快速地朝那男生問了一堆問題。

只見那男生不慌不忙地冷笑了一下,淡定地回應:「懂得還真多呢!早就連絡黑寶的主人了,如果沒事的話,妳們可以離開了,剩下的是她主人的問題了。」

「原來她叫黑寶喔,那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她嗎?也讓我們安心一下。」妙兒和善地說著。

男生對她點了點頭,「跟我走吧。」當妙兒要跟著那名男孩走時,夢兒猛地拉住她的手,悄聲說道:「等等,妳也太沒防備了吧!現在這社會上,很多那種奇怪又危險的事情,別看他是和我們同校的,外表斯文一副謙謙君子樣,搞不好內心是個壞到底、黑到底的人呢。」然後轉頭大聲對那男孩吼著,

「先等一下!話說,從我們進這家醫院起,除了你以外,就沒見其他獸醫助理、客人和他們的寵物,這也太詭異了吧,而且我的手機訊號從進這家醫院開始就一直斷斷續續,現在又突然完全沒訊號……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這裡又不是偏遠山區。」夢兒眼神銳利地盯著那男生仔細地瞧,另一手把妙兒推在自己的身後。

就在這時,室內突然暗了下來,接著整棟醫院開始微微晃動著,夢兒趕緊拉著妙兒想要往外面跑時,自動門突然變成密不透風的鐵門,而且被荊棘和藤蔓緊緊纏繞著,上面還開著鮮紅色的荊棘花和玫瑰花。

(未完待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