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倩
文倩

世界公民,出生福建,臺港成長; 5年香港立法會議員助理 2021年大涼山支教教師(NGO);2022年環球旅行&旅居 2023年海南島Ted演講者; Freelancer數字遊牧,社群運營 公眾號:應無所住2020 疫情三年,一個女生的全球生活漫遊

在数字游民班,一起见证职业的千百种形态|2月写作

(edited)
游牧是一种状态,写作是最小单位的自由

去年二月和今年二月,我都将参加"三明治"非虚构写作平台的数字游民主题班 每日书共写活动

去年2月28天,我的数字游民写了一个主题:在28个海岛的旅居生活,探索了28片海 还蛮好玩的

可见我有多么地喜欢大海 ^^,从小出生成长在海边,移居香港后感恩仍然能生活在海边

以下为数字游民班班主任写下的文字:

”转眼又是一年,我听到数字游民班要返场了,特别开心。

去年,我们班级的slogan是——“过一种现代游牧生活,探索职业的千百种形态。”

在当下,这种探索似乎更有力量,也更有意义。疫情结束的这一年里,万事万物并没有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好起来。经济下行,资本寒冬,大厂裁员……在这样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与其被时代的洪流裹挟前进,不如手握大锤主动去敲破那层厚厚的高墙,探索职业和生活的各种可能性。时代给了我们重重考验,让我们以热爱和信仰做出本真的回答。

如果你还不了解数字游民是什么,简单介绍一下,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s)最早由牧本次雄提出,指通过互联网移动办公,以支持生活和旅行的一种生活方式。起初在欧美等国流行,而中国正在追赶这样的全球趋势。从逃离北上广,到拥抱大理福尼亚。数字游民——这种诗意浪漫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受到欢迎。

需要说明,数字游牧不是纾解疲惫工作的灵药或者答案,它更像是拓宽生涯发展的一种思维方式。理想的数字游牧状态下,人是自由的、舒适的、幸福的,同时也是可持续的。怎样抵达这样的状态呢?我还没有特别好的答案,不过没关系,班里人很多,我们一起找答案。

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寻找答案,我们特别邀请了数字游民界的资深玩家们,绝对的全明星阵容。在去年的数字游民班上,她们留下了许多椰风海滩热带雨林里的故事,也提供了很多书籍、博客和干货知识。还有因为去年2月数字游民班而真正踏上数字游牧之旅的Harold,他也会回到班级里继续书写;2022年逆势环球旅行的文倩,喜欢一边游历一边写作,目前有整整三年半数字游牧的经历经验;还有灵魂设计师阿树,去年贡献了兼具科技感和互动感的徽章,灵感来源于大家的办公桌面,今年阿树也会回顾继续创作。

欢迎老友回归,新友加入,记录也好,探索也好,围观也好,让我们在二月每日书「数字游民班」里,一起见证职业的千百种形态。“

详细说明与报名链接:在数字游民班,一起见证职业的千百种形态|2月每日书 (qq.com)

去年主题班的集结文章:数字游牧,挣扎在“狗屁工作”中的精神寄托?| 三明治 (qq.com)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