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泡泡水
粉紅泡泡水

邊讀邊譯,一個喜歡故事的人。|小說|隨筆|散文|詩歌|

《牛女 / 小川未明》

(edited)
整片果園開滿了雪花般潔白的蘋果花。陽光和煦地撫過花瓣,蜜蜂終日徜徉於花間。

某個村莊裡,有位身形魁梧奇偉的女性。由於體型碩大,所以她走在路上時總是垂首,試圖降低存在感。那位女性先天不會說話,但可以從舉止中發現,她其實是個慈祥又情感纖細的人,經常可以見到她有多麼疼愛自己的孩子。

那位女性一直穿著不起眼的黑色和服,與僅有的一個孩子相依為命。村中的人時常瞥見她牽引著年幼的孩子在路上出現。隨後因她善良的性情,不知從誰開始,「牛女」的稱呼就這樣流傳開來。

村裡的頑童每當遇見那位女性,必定「牛女來啦!」這樣叫著,然後像見著奇珍異獸似地跟在她的身後竊竊私語。聾啞的她彷彿什麼也不知情地沉默著,一如既往地低著頭遲緩地行進。實在叫人同情。

牛女對於自己孩子的寵愛非同小可。

自己是有殘缺的身障者;小孩子因為是身障者的孩子,而被眾人愚弄;沒有父親的孩子,除了自己再沒有人能夠養育他平安長大。這些事,她心知肚明。所以,她傾盡自己全部的愛,算是對孩子的一種彌補。

小男孩十分敬慕自己的母親,無論母親去哪,他都像條小尾巴跟在身後。

牛女因有著異於常人的力氣,個性也相當溫順,人們就把所有的苦力活都加諸在她的身上。譬如搬運岩石、擔貨物,各種工作接踵而至。牛女辛勤的勞動著,賺取足以維持生計的酬勞。

貌似永遠屹立不倒的牛女,也會像普通人一樣生病。這是理所當然的呀,無論是什麼人,都不可能不得病的吧。可是,一向強健的牛女,病情非但沒有快速痊癒,反而持續惡化,變得連勞動都做不了了。

牛女開始思量生死的問題。假如自己去往天上的國度,那麼被遺留下來的孩子要交由誰來照顧呢?一想到這,就覺得死不瞑目。要是自己的靈魂能化作其他生命,來守護孩子的未來的話,那該有多好啊!牛女溫潤的眼中,大顆大顆的淚珠撲簌而下。

無法違抗命運的牛女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

村人們對牛女的結局感到惋惜。他們都清楚她對孩子的牽掛有多深,不可能不為孩子擔憂。

人們聚集起來為牛女舉辦了葬禮後,便讓她入土為安。

她的孩子此後由村人們共同撫養著。從這戶人家到那戶人家,小男孩吃著百家飯,慢慢地長大了。但是不管遭遇了什麼或喜悅或悲傷的事,都令他不禁懷念起母親。

春去冬來,男孩對母親的思念絲毫不減。

冬天的某日,出了村外的男孩鳥瞰著彼方連綿的群山時,注意到半山腰處,白雪皚皚的地面上浮現出顯著的黑色線條,那正是母親的身影。

見狀,男孩驚異不已,將此事埋在心中,誰也沒有告訴。每次想念母親的時候,他會回到這個場所遠眺彼方的山。

晴朗的日子裡,母親漆黑的身姿愈加活靈活現。就好像她正沉默著望向自己,庇佑著自己一般。

雖然男孩閉口不談,這副景象還是被其他村人覺察到了。

「在西邊的山上,牛女出現了。」大肆宣揚後,大家紛紛而至,爭相目睹。

「一定是在意孩子過得好不好,才會在山上停留吧。」人人口耳相傳道。其他孩子在無雲的傍晚,會對著那座山「牛女!牛女!」害怕地叫著。

隨著大地回春,冰雪消融,牛女的形態也漸漸地不復存在。不過,明年的冬天、後年的冬天,她到底還是歸來了。男孩也順利的長大成人,在離村不遠的城鎮中找了一份店員的職位。

男孩就算在鎮上工作,依然會凝望西邊山上,最親愛的母親的身影。

即使離開了自己的孩子,也要化作冬雪出現在西山的牛女,他們母子之間深厚的感情被村人們傳頌著。

「牛女的樣子變得那麼黯淡啦……看來要回溫囉。」季節輪轉時,人們已經習慣了以她作為例證。

某年春天,牛女的孩子在沒有得到西山的母親的允許下,毅然辭去原本的工作,乘上汽車,捨棄了故鄉,朝著南方的國家一去不復返。

村裡的人、小鎮的人,沒人知曉那個孩子的下落。就這樣夏季過去了,秋季過去了,冬天再次降臨。

沒多久,山上、村中、鎮裡,到處都積滿了雪。但不可思議的是,偏偏在今年,牛女的身影完全消失了。眾人嘖嘖稱奇。

「孩子都離開小鎮了,牛女也沒必要守望了吧。」人們議論紛紛。

冬去春來。鎮上殘雪未消。

一天夜晚,鎮裡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腳步遲緩的女人。見到的人無不驚恐——那正是已經死去的牛女。

牛女究竟從何而來?人們揣測著。之後的每個夜晚,都有人目擊牛女在萬籟俱寂的小鎮中徘徊的身影。

「牛女肯定是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早就離開故鄉的消息吧,所以才會像這樣在鎮上尋覓他的蹤跡。」人們感慨地說。

冰消雪融,春天抹滅了所有寒冬的痕跡。樹木萌生銀色的新芽,又是一個月色正美的時節。

在冬天最後的夜晚,人們瞧見牛女站在暗巷中潸潸流淚,從這之後,就沒人見過牛女了。

牛女怎麼了呢?或許再也不在鎮上了。因為往後的冬天裡,西邊的山仍然沒有出現那道熟悉的黑影。

而牛女的孩子正在沒有降雪的南方國度裡,勤奮地工作著。終於在經年累月的打拼之下,他獲得了一番成就,成為了有錢人。即便不窮吃穿,鄉愁還是時不時地佔據他的心頭。

回國之後,儘管母親已然不在,也沒有兄弟姊妹陪伴,但把自己拉拔長大的、親切的村人們還是有的。他回憶起兒時的點點滴滴,認為不向大家進行報答是不可取的行為。

於是,牛女的孩子帶著許多的土產和錢財,衣錦還鄉。收到厚禮的村人們也如預料地祝賀著他了不起的成就。

牛女的孩子是位事業心極重的人,實在閒不下來的他買下了村中遼闊的土地,種起了繁多的蘋果樹,打算販售到各國去。

他雇傭了許多的幫手。平日給樹木施肥,冬天則建起圍欄,保護枝條不被雪壓斷,就這樣果樹逐漸枝繁葉茂。到了來年春天,整片果園開滿了雪花般潔白的蘋果花。陽光和煦地撫過花瓣,蜜蜂終日徜徉於花間。

初夏時期,青色的、小小的果實成串地滋長。在好不容易地變大了一些的瞬間,狡猾的蟲子們偷嘗禁果,把所有的蘋果都糟蹋了一番,殘骸落了一地。

一年又一年,同樣的情況不斷地輪迴。總覺得,背後似乎隱藏著特殊的緣由。

村中見多識廣的老先生對牛女的孩子說道:「這是有東西在作祟啊!你有什麼頭緒嗎?」牛女的孩子懵懵懂懂地,什麼念頭也沒有。

恰逢在他獨處,冷靜地思考的時候,終於想起了從前自己離開小鎮前往南國時,並沒有獲得母親靈魂的許可。此外,在回到故鄉後,別提去母親墓前弔念,就連舉辦法會以慰藉母親在天之靈都沒做到。

母親向來視自己如掌中珍寶般疼愛,即使在死後也以其他的形式保護著自己。他恍然醒悟,自己的所作所為未免太過冷淡了。

母親應該非常憤怒吧。

隨後他請來僧侶和村民們,舉行了法事,懇切地吊唁了母親。

明年的開春,晶瑩如雪的蘋果花依然漫山遍野地盛開。過渡到夏季,青色的果實再次長了出來。牛女的孩子期望著蟲害的命運能夠在此終結。

那年夏天的每個夜晚,許多不知來處的蝙蝠飛進了蘋果園中,將害蟲一一消滅了。在其中有一隻特別大的,像是女王身分的蝙蝠率領著其他同伴。

不論是皓月當空,暮色四合還是萬籟俱寂的夜晚,蝙蝠們都盡責地守護這塊果園。這一年,免受侵襲的蘋果園史無前例得大豐收。村人對此談論道:「應當是化身成蝙蝠的牛女,在庇佑著她的孩子吧!」

慈祥又情深似海的牛女,有著多麼偉大的情懷啊……

此後,因為每年都有一隻碩大的蝙蝠統領著其他蝙蝠前來保護,蘋果園碩果累累。

四、五年過去了,牛女的孩子依然在這個地方幸福的生活著。


—————完—————


※ 我是粉紅泡泡水,本文中文翻譯內容僅作為個人學習使用,如有錯誤歡迎交流指正。

原文來源:青空文庫/牛女/小川未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