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子游
艾子游

爱,美,自由。

马东和许知远,自卑与自恋

最近马东又被抬到了风口浪尖,因为奇葩说辩手杨奇函公开举报另一辩手邱晨“港独”,詹青云“阴阳怪气”地指责中国政府隐瞒病情,于是微博小粉红群起攻之,呼吁奇葩说下课。

先谈谈奇葩说这个节目。我喜欢蔡康永和高晓松, 认为这两人一静一动,一冷一热,都有良好的教养和丰富的经历,却也能娱乐大众,雅俗共赏,两人搭配真是火花四溅。奇葩说的前三季有高晓松在,时局还没现在这么窒息般紧张,有时也有一些例如”女性车位是不是歧视“”要不要炸贾玲““出柜要不要告诉父母”这些颇有意思的辩题。这不过近两季的奇葩说越发低俗反智,居然出现了”女友穿热裤要不要管““伴侣送的礼物丑要不要说”这类令人汗颜的辩题,辩手也越来越哗众取宠。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评论:这些奇葩说辩手脑子里面都是“shit”,深以为然。

许知远曾经在自己的节目里采访奇葩说的老板马东,马东说“奇葩说不是给许老师这个年龄的人看的,我们的受众就是95后”,“许老师的节目都是70后的人看”。马先生,抱歉,我就是90后,我看十三邀,我也认识很多90后看十三邀。我觉得它虽然有些许知远特色的awkward, 但仍然承载了美丽的人文主义情怀,说白了就是“雅“。而奇葩说,内容越来越粗鄙,用浮夸的语言去包装一个个浅显的常识,说白了就是给年轻人喂屎。而马老师却非常笃定,居然把自己的奇葩说和过去的莎士比亚做类比,令人喷饭。

许知远还和马东聊到了他90年代在澳大利亚的生活,当时中国人普遍贫穷,社会地位低,他在国外半工半读,一下子从京城子弟到白人社会的底层,那种跌落感可想而知。八年后,马东回到北京,做起了电视节目。讲这段经历的时候,我仍然可以感受到马东的失落和自怜。和高晓松动不动谈美国时的唾沫横飞不同,马东提到澳大利亚似乎只有当年的困顿,西方世界的稀奇古怪他都无动于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成长背景和家庭背景,我不想深究为何如此,我也不想去评价两人境界高低。 我觉得马东是个挺自卑的人。

许知远:“你对这个社会,一点排斥都没有吗?”

马东:”没有,没有,没有。“

许知远:“为什么呢?”

马东:“我没那么自恋。”

许知远尴尬地大笑,连他的团队都笑了。哦,你觉得许知远自恋?

我觉得与其说是自恋,更多是自信,他坚定地信仰自己的信仰,笃定卓绝,义无反顾,虽有些不合时宜,但却有其独特风骨。而马东,连说三个“没有”,是不是在掩盖自己的怀疑?我无从而知。只不过他亲手用奇葩说喂养的互联网红小兵,现在也亲手来批斗他了。你喂出去的屎,现在砸在你脸上了,你还一点排斥都没有吗?

娱乐节目是可以雅俗共赏的,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里,我们可以百无禁忌。康熙来了的家长里短就是生动自然的,SNL和the Daily Show让人津津有味大呼过瘾。在言论自由的社会里我们可以针砭时弊也可以娱乐大众,大众传媒的操场很宽很大。只不过中国的体制残疾,让我们只能在娱乐大众上不断突破加码。但是,有道义一点的人,我请你手下留情,少喂一点屎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