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極短篇小說]謊言

(edited)
我決定要貫徹這個謊言。

小說有暴力情節,未滿18歲的請勿閱讀。







7月的周末午後,太陽斜斜的射進房裡,電風扇卡拉卡啦的運轉著,仍吹不散屋內的悶熱。

孩子玩的頭髮全濕,身上瀰漫著一股汗臭味,一邊嚷嚷著:媽媽,好熱,什麼時候才可以開冷氣?

我猶豫著夏季電費的昂貴,正想著該不該開,手機傳來line 登登登的提示聲,隨手點開,是鄰居傳來的訊息:好吃的麝香葡萄,日本進口,一串1180,我之前有吃過,品質不錯,妳要不要一起?

我躊躇著,心想什麼金貴的葡萄,葡萄就是葡萄,能好吃到哪裡去,但看著其他人毫不考慮的+1,還不留痕跡的說著,他之前買過一斤1800的,這次團的算便宜了,還有人說,我女兒最愛吃這個,買了都不夠她們吃。

訊息在我眼前快速滑動著,孩子仍不斷哭鬧著好熱,我快速的打下+1,還附帶一句:我有吃過,真的好吃喔!

屋內仍然只有電風扇卡啦卡啦的運轉著,潮濕悶熱難耐。



門鎖被轉動著,先生不帶一絲情緒的開門進來,坐在餐桌前,犀利的檢視著菜色,品嚐著滋味。「這條魚多少錢?在哪裡買的?」「跟市場的魚攤買的,大家都說這家魚新鮮好吃,這麼大條才500塊....」「這麼貴?!妳知不知道我上班很辛苦,整天在家不事生產,只會花錢!」

先生在餐桌前繼續淘淘不絕,我看著孩子吵著說要買最新的遊戲機,整個世界鬧哄哄的,家人的聲音繚繞成一條條細線,一圈圈綑綁在身上,纏出了紅印。我幻想著這疼痛的感覺是出自於愛,與被愛。

中午和鄰居們相約午餐,說是要趁孩子們上學放鬆心情,約在飯店的buffet, 我大清早起來奮力打掃做家事,只為了能有足夠時間梳妝打扮,穿著輕鬆卻又要名牌上身,妝容要精緻淡雅,又不能像是精心打扮,

然後風塵僕僕的趕到現場,邊道歉邊輕描淡寫的說剛去上瑜珈課,遲到了不好意思。


媽媽們聚餐總是千篇一律,從先生聊到孩子,從股票聊到學校,每個人都要輪流假裝抱怨家庭生活,然後再等待其他人的反駁和羨慕,似乎自己過的好不好,從別人口中才知道。

飯局間大家興高采烈的討論健身教練有多帥氣,想要找來社區上課,我隨意應和。只聽見旁人說道,妳先生這麼帥氣又對妳這麼好,好好喔,難怪妳沒興趣。我連忙反駁:哪有啊!但笑意全寫在臉上。

當天深夜,先生繃著一張臉,指著信用卡帳單,近乎咆哮的怒吼:一頓午餐吃到3000塊,我賺錢是讓妳這樣花的嗎!!!!扭曲的臉搭配如雨點落下的拳頭,我努力遮住自己的臉,蜷曲著在地上呻吟。我看見窗外燈光閃閃,先生拳打腳踢錯落的身影,將家中燈光分割成一片片閃動的光影,這麼美麗,我想起中午聚會的笑意,我將這份美麗視為一種疼愛。


隔天刻意塗上濃妝,戴上墨鏡,去領團購的麝香葡萄。管理員的眼神在我臉上來回游移,隨口問道:這葡萄好漂亮啊,很貴吧!

我淡淡著回著:還好,大概1000多塊吧,不貴。管理員大嬸驚嘆的回:什麼!很貴啊!!你們家真好啊,吃的起這種水果。我發現她的眼神裡從原本的猜想,又多了一種尊敬。


我決定要貫徹這個謊言。


這篇小說從7月寫到8月,寫到一半,停了一陣子,前幾天繼續提筆完成。第一次嘗試有點黑暗的主題,但或許,你我都在別人的眼光下,說出口是心非的回答,只為了換得自己的與眾不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