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寫給OO。寫給青年

給|寫給OO。寫給青年

Sunline

20 Articles

給|寫給OO。寫給青年

給|寫給OO。寫給青年

Updated

寫給青年的:將別人交代的事「一次」做對、做好,就值得被鼓勵了!

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候、什麼事都不知道從哪裡開始的時候,請先做好那件別人交代你的事,一次做不好或做不對都沒關係,要慢慢練習讓自己能一次就做好、做對別人交代的事,再慢慢成為那個不用人交代就能幫別人做好、做對,那些你能做好的事!那樣就值得掌聲鼓勵了!

寫給U的,那些沒有成就的小事,可能會成就你想要的生活!

你得把這些微不足道,一項一項做好,在這過程中,你會越來越駕輕就熟,你會越來越游刃有餘,你會做得比別人快,你會做得比別人好,你會花最少的時間去完成這些微不足道,最後你可能賺不了太多錢,但那些錢也足夠你往人生下一階段攀爬、前進。

寫給F的,在夢中與妳道別!

年少的時候,我們總以為「愛」能戰勝一切的阻礙,即使知道「彼此其實不適合」,都以為「愛」可以磨合任何的自我,好讓愛情能往前繼續走去;我們多半在與另一個人同行時,尋找自己缺少的、發現自己的樣貌,最後才慢慢在愛情之中知曉得要完整的呈現自己才有機會讓兩個不同的個體真的經由「愛」融合在一起!

寫給K的,久別再見,謝謝妳依然如當年!

親愛的K,謝謝相識二十年、十多年沒見的現在,在妳滿是荊棘的人生裡,妳給人的心安又比二十年前更加的溫暖了;謝謝妳曾經傳訊來跟我說:「你很棒,你很認真很努力!」;謝謝妳成為一個美好的中年;謝謝妳在後來的日子裡長成我心裡所信仰的模樣;謝謝妳幫我驗證了我所堅信的喜歡!

寫給D的,網路關係中無須為了自己的遲頓,感到焦慮憂心!

不要太擔心自己太遲頓沒有留意到什麼,「從網路開始發展的關係」是這世界上最淡薄的交集,有時候只要幾日或幾週沒交集,妳就會發現:啊!原來那只是一種「慣性」而已,並非「真正的交情」,於是妳得從中去思考哪些是妳想要的關係!但這一切都與妳是否遲頓無關,也不會是你們常感受到的「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寫給Y的,像復健一樣學習與焦慮共處!

也沒有一定要多麼喜歡自己或愛自己那些焦慮的怪模樣。跟焦慮的人說放輕鬆都是屁話,跟努力到死的人說加油也是句蠢話,焦慮跟壞掉的肌群一樣,需要一點點復健的時間、一點點放鬆肌群的方式、一點點對「身體在哪個姿勢比較不痛」的觀察,以及正確姿勢的學習,才不會讓更多的地方去代償了過於用力的身心!

寫給S的,面對不是妳的情緒的時候,妳需要的是起身離開!

不想面對的時候,學習悠雅的離開那個現場,讓情緒有一個「斷開」的機會,不論是妳的還是對方的;無法面對的時候,妳要想的事情只有:「照顧好自己!」哪怕是「逃」都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機制,等到妳把自己照顧好了,妳才會有力氣處理別人那些「不關妳的事」的情緒!

寫給信宏的:成年以後,愛或被愛的渴望!

我經常在自己的文字裡感受某些瞬間,那個渴望學會愛人和被愛的自己,都因為那樣真誠的書寫而得到自己的擁抱,然後願意在那個路口讓任何人經過我的身邊,願意向誰輕輕地釋出和誰有著親暱的機會,長成一個還算溫柔的大人!

寫給H的,每個人都需要被鼓勵!

我也相信,不論何時、什麼身分、擁有了什麼成就,我們都需要在生命的歷程中,得到一些繼續前行的力氣,那可能來自於旁人的肯定、完成一件事情後的滿足,或是我們不斷的從自我質疑中的突破,最後默默也成為別人一起前行的動力,我想如果有那麼一天你再回頭思考這個問題,也許就會相信「自己需要被鼓勵」不會是一件太軟弱的事情!

寫給Y的,年紀是妳最美好的痕跡

緣分的事向來很難說,生命向來是一場不斷失去的旅程,留下的不一定是美好的,但擁有過的都是珍貴的。

寫給O的,活著很多時候的抉擇只是在選自己比較能接受的!

O是這幾年因著我寫的字而認識的網友,很認真的收藏我的文章、很認真的拍手按讚,偶爾看到我有新商品的出現會下訂購買。有段時間見他都沒有出現,才問他:「你最近很忙?都沒出現。」後來才發現他正在準備自己的新人生:離職創業。「創業」這個詞對我來說好像有點遙遠,至少在我的上班族人生、接案人生...

三十後的世界|寫給susu的,妳的時間不是妳的,但別慌!

那是一個夏日嗎?我忘了。但我記得我是在路邊停車後看到susu寄來發案的email,帶著一點禮貌和跳躍的語詞,susu和大部分發稿來給我的案主一樣,大概就是說了要做什麼、時間、內容和附加相關的檔案。我回信很快,我會立刻按下回覆說「好」,如果是第一次發稿來的,我會說:「我看看有問題會跟你說,沒問題下一次回信就是交稿給你!

寫給Y的,要相信自己值得被好好對待著!

親愛的Y, 北城像是回家跟媽媽吃飯後過夜起床吃的那頓早餐,既熟悉又已經不那麼親密地與自己生活交疊著。它在那,卻又不常在生活裡,你只得走過去,才會發現它們都沒有離開。坐在妳辦公室對面巷子內的住處,沒再想會不會在哪一個瞬間與妳在路口遇見,讓「見面」這件事化解掉隔著網路上說不清的表達,我沒再想起這件事。

寫給S的,長大真的是件漫長的等待!

親愛的S, 我想妳應該是會與C(或C.C)並列我這個系列,最常收到我這種文章的人吧!如果未來我們持續聯絡著,這樣的文章一定還會不斷地累加進我們的中年,若有幸我們都平安到老,那就一直寫到老年吧!十年後再回來看,一定很有意思,也許我們應該回頭找找中學時我們寫給對方的賀卡,裡面年少時的煩惱應該都在時間跨越了吧?

C.C.問我:「你什麼時候才開始感覺自己像個大人?」

我說:「30歲以後吧!」30歲前後真是個彆扭的年紀啊!「大人」這兩個字,太多人都誤會是「有經歷」、「有年紀」的人才稱得上是「大人」,但往往我們發現常有人會用年紀和經歷對別人頤指氣使,尤其是那些把自己經歷過的辛苦拿來打壓別人,動不動就問人:「你知道我當年多辛苦嗎?

寫給D的,把話講好、把自己整理好,就是成熟的大人了!

跟D是twitter時期的網友,在我刪刪加加網友的過程中,後來留在我的Facebook裡。因為年齡的差距,她關注的事跟我不太一樣,或者有時候,我會經常地從她的貼文裡去看現在青年的焦慮什麼、關心什麼,常看不懂的總是要問她:「那啥?」她知道我不是找碴,會幫我弄清楚我不懂的青年用語,或者有什麼好玩的事。

要記住,這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你擁有的優勢。

在我年紀還輕,閱歷尚淺的那些年裡,父親曾經給過我一句忠告。直到今天,我仍常常想起他的話。「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他對我說:「要記住,這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你擁有的優勢。」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one," he to...

答C.C:「該怎麼分辨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一份工作?」

C.C是個二十多歲初入社會的大男孩,他有時會拋出讓我回想自己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回答他的時候,也像在回答二十多歲的自己。「喜歡」這個詞在台灣的教育裡有時候是一件不需要存在的想像,也許隨著時代越來越多元、開放,在自我選擇中,「喜歡」才逐漸地成為生命選擇中會被拿出來思考的事!

寫給C.C的,你那雙充滿好奇、明亮清澈的眼!

第一次見C.C,應該是我的摩托車被他的摩托車給擋住,我連正眼都沒瞧他一眼的就走進門內問:「你們有誰的車子停在外面。擋到我的車了。」說擋到車也不完全,我只要挪一下,車就出得去。但我那天一定是完全不想使力去挪動一台車,才進門找人問。而通常只要如此,我的語氣都不會太好,也不會正視眼前的人到底長什麼樣!

寫給三十前後:彆扭的慌亂

前幾天聽馬世芳專訪楊丞琳談《刪‧拾以後》與演藝人生,楊丞琳聊起三十歲時的慌亂,便讓我想起這一個人生的坎,大概是成年以後的我們,最常遇見的慌亂,好像是生命有某種力氣推著你,除了還沒想清楚的人生方向之外,這再也不能裝年輕、胡亂來的數字就這麼迎面而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