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我的高中同學魚羮為什麼叫魚羮?

今天把兩篇半的稿子交出去後,感覺特別累,不想貼太長的文,想說我寫了不少關於高中同學魚羮的文,不然就來聊聊魚羮好了。

魚羮家裡並不賣魚羹,也不賣肉羮、魷魚羮、花枝羮什麼的,事實上她家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是有誰以為她家做生意了?)。

她出身公務人員家庭,魚爸(魚羮爸爸的簡稱)是個警察,魚媽(同上)在家給魚爸養,除了操持家務,應該沒兼什麼差。

我跟魚爸極不熟,他的模樣似乎從沒進過我的腦子,對魚媽倒是有點印象,首先是:

高中同學老王(女的)結婚時,她十分驚訝地說:「什麼!連老王都結婚了?」不曉得是什麼意思。

其次是有一年去魚羹家,魚媽做了苜蓿芽春捲,但春捲皮是很不能理解的黑色。

「那個○○○,妳要不要吃苜蓿芽捲?很養生哦!」魚媽指著苜蓿芽春捲問我。

那些春捲好像是中午吃剩的,看起來有些軟弱無力。

「呃,不用了,我現在不是很餓。」

「這個真的很好吃,苜蓿芽很貴的,妳吃吃看啦。」

那時我從沒聽過「苜蓿芽」這種東西,可是魚媽非常殷勤地招呼我吃,我只好就範。

我生目珠第一次吃到這麼難吃的東西,原來那個黑色的春捲皮是我最不愛吃的海苔片。

我咬了一口,含在嘴裡不想咀嚼,感覺海苔片慢慢被口水浸濕,就快要變成我最害怕的爛泥巴狀了。

我不動聲色地東張西望了一下,然後往垃圾桶那邊漸漸移坐過去,趁著沒人注意時,把口中那坨......東西偷偷吐在衛生紙上,火速包一包,悄悄扔進了垃圾桶。

魚媽,對不起!(雙手合十)

不是,扯遠了。

總之,我和魚羮是在高中認識的。(廢話!)

當時我在學校也算是一號人物,可能是頭髮剪太短,以至於「妻妾成群」,加上景仰我搞笑功力的學妹很多,愛慕者可說是滿山遍野。

對於異性戀的我來說,真是無趣極了。

魚羮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太搞笑,也得到很多同學和學妹的青睞,不知她是不是也覺得很困擾?

一年級她唸一班,我讀二班。

一班同學常跟二班同學說:「我們班的☉☉☉很好笑說。」

二班同學則問一班同學:「你們沒有被我們班○○○的笑聲嚇到嗎?」

結果到了二年級,我們一起被編到了五班,成了同班同學,於是就認識了,完畢。(喂!)

什麼?魚羮為什麼叫魚羮哦?

就我們國文老師是湖南籍的老先生,湖南口音相當重,把「怡君」唸成了「魚羮」。

記得他第一次上課點名,叫到「陳魚羮」時,沒半個人舉手,老師還以為魚羮蹺課了。

後來班長去看老師手上的名單,唸出「陳怡君」三個字時,全班立刻哄堂大笑,從此這個綽號就跟著魚羮到現在了。

好了,好像超過一千字了,差不多可以休息了,所以這次真的完畢了,完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