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聽樹聽
樹聽樹聽

Juliette Has a Gun - Not A Perfume

今年有很多沙龙香水要进入大陆市场了,其中一个是配枪朱丽叶(Juliette Has A Gun)。

Not A Perfume,当然是因为名字被打动而购买的:一款宣称不是香水的香水。

第一次闻到Not A Perfume的时候脑子一下子空白:这个香味没有任何熟悉的信号。

它不来自任何已经存在的香料。

It’s not flower/oud/powder/wood.

它不是任何一个我知道的香味。有佛手柑、白花、海洋、雪松和白麝香的影子,但是不是任何香料,而是闻到香料交织在一起的投影。

他邀请你去雾里看花,但是在雾里面看过去花非花雾非雾。

------------

如果要用任何一种具体的意象来形容,Not A Perfume的香味像是清洁过的身体皮肤。

以我的孤陋寡闻,一只优秀的传统香水(如市面上任何一只优秀的香水),都是有结构的。像是一个完整的气味包裹,包裹的不同层次内容随着时间一点点打开。

可是Not A Perfume,它只是一个叫做Cetalox的分子,降龙涎香醚。

在香水的化学合成史上,它是已经很成熟的材料, 在化妆品行业中被广泛应用(1)。每一个香精公司都为这类成分起了不同的名字,所以对于门外汉们来说Ambrox, Cetalox, Iso E super, 都是为了模仿龙涎香天然的香气所生产的原料。

后来我才知道,龙涎香是“搞气氛”小能手。一个原料里面有很多种不同的气息,馥郁迷人。

-----------

not a perfume只在空气里一个小小的气味分子给你。

像是抽象派的色块画,它让你简单到,不得不在这个composition前面停留一会,冥思一下这个艺术家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或者,它让你简单到可以肆无忌惮的走神。它不引导你去想象什么,无需想象人间的痛苦,或者是贵族的少女。只是让你好好地注视着这种颜色,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个红色让你浑身发冷,思考一下等下看完展去哪里吃。

这种简单是子弹一般的精准 是打动人的精准 是一个分子的不可改变的化学结构的精准

Not A Perfume只能是这一种分子: Cetalox。

-----------

Not A Perfume对我来说是枕头上的味道,当我一个人需要安心睡觉的时候我会喷。

梦露每晚入睡前穿Chanel No.5是因为她是人间尤物,而我睡完这几个小时之后明天又要爬起来上课。

不是悲伤的睡眠,不是暧昧的睡眠,不是欢愉的睡眠。

A modern woman needs to sleep tight because she needs to go out into the world next morning.

我需要最单纯和最简单的睡眠,于是这个我把not a perfume喷在枕头上。

这种直接让我觉得安心。这款香水不让我想起贵族小姐,心冷的妙玉,意大利油画的少女,爵士时代的女郎…不是女人花,不是佛前女,不是这种光鲜亮丽的名词里的任何一种。

It is a woman in the most abstract form of being.

如果你想要成为blake lively在广告里面穿着金裙子画着烟熏眼影还有大波浪的话---那是Gucci的Guilty。

如果你要成为在花田里面奔跑的女孩---那是Marc Jacobs的Daisy。

-----------

可是如果你什么也不想做,

Wear Not A Perfume.



延伸阅读:

(1)https://mp.weixin.qq.com/s/Mh2fUmPI4wMwcJLDPl-N3w


https://mp.weixin.qq.com/s/L9-XCtskFo4IZOzyC-TPDQ


https://mp.weixin.qq.com/s/ev4huttEXfeDKn7bDkmrFw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