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她的故事與妳同行

262 | 勵志故事還是大醜聞?女星如何「駭入」奧斯卡

許多業界人士都對奧斯卡的選制存疑:實力固然重要,但最後比的還是誰的後台資源夠雄厚。
安德莉亞.瑞絲柏(Andrea Riseborough)意外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AP)
作者:翁煌德(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臉書粉絲專頁與部落格「無影無蹤」經營者。)
原文發布時間:2023/2/3

第95屆奧斯卡金像獎稍早公布了今屆入圍名單,在揭曉名單當下,《媽的多重宇宙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獲得11項提名,東山再起的關繼威的名字被喊出的當下,全場媒體歡聲雷動。來到了最佳女主角名單公布的當下,安德莉亞.瑞絲柏(Andrea Riseborough)的名字被喊出來時,一樣驚呼聲不斷,但意義卻是完全不同。

關繼威已經獲得大多風向球獎項的肯定,瑞絲柏則不然,她在奧斯卡之前僅僅獲得芝加哥影評人協會獎、獨立精神獎提名,在各家電影媒體的預測當中,她幾乎都不在名單之中。一個不被看好的演員得以闖入奧斯卡殿堂,乍聽下來是一個充滿驚喜的勵志故事。不過凡是熟知奧斯卡運作的人恐怕都不會往這個方向去想,因為奧斯卡基本上是不太容許驚喜的。

奧斯卡獎可不是讓寥寥幾人組團選出名單與得獎者,這與歐洲三大影展或台灣金馬獎的評審團制截然不同。決定奧斯卡獎誰屬的美國影藝學院設有演員、攝影師等各個專業分會,每個分會會選出符合自己專業分會之下的入圍名單,最後得獎名單則是讓橫跨分會的所有會員都能投下自己的神聖一票。

評審團制的好處是人一旦少,就可以確保每個人都有確實去觀看作品。但奧斯卡獎長期以來引人詬病之處就在於,因為在範圍之中的電影實在太多了,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看完年度所有作品之後再來投票,畢竟大多會員自己也得工作,即便有閒暇時間,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會願意花費時間去觀賞電影。

奧斯卡獎長期以來引人詬病之處就在於,因為在範圍之中的電影實在太多了,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看完年度所有作品之後再來投票。(AP)

因此會員投票之前,可能會透過新聞報導、社群網站等各種門路去掌握目前風向所在,各大風向球獎項例如金球獎或者各大影評人協會獎選出的作品便會是他們的參考重點。各大電影公司深諳這個道理,於是往往都會在奧斯卡前半年就砸下重本、放下鋪天蓋地的廣告吸引會員們的注意,舉辦盛大派對來攏絡媒體記者與影藝學院會員都是很常見的事,開銷大概是數十萬、至上千萬美金不等。

由此可證,奧斯卡獎入圍名單最後的結果,往往都已經能透過一些前哨戰獎項與媒體預測當中顯現,根本不可能有什麼驚喜的發生。

安德莉亞.瑞絲柏主演的《To Leslie》(2022)卻創下的前所未有的奇蹟,因為這根本不是一部有這些豐沛資源的作品,它原先只是一部乏人問津的獨立電影,票房數字僅27,000美金(折合新台幣81.6萬)。瑞絲柏本人雖然也曾出演《遺落戰境 Oblivion》(2013)、《鳥人 Birdman》(2014)等片,但多是以配角身分出演,稱不上是廣為人知的一線演員。

「賽制爭議演變成種族爭議」

經過後續各家媒體披露,外界才知《To Leslie》片方聯合了各家公關公司進行了侵略性的「草根宣傳戰」。知名女星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在一場活動當中將她的表演譽為她此生看過最精彩的演出之一,起初外界沒有太多懷疑,直到後來證實凱特.溫絲蕾與瑞絲柏即將在HBO影集《The Palace》(2023)合演,才知道原來這個美譽可能並不如想像中單純。

眾家女星在社群上的發文則看來更為可疑,女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等數個演員都不約而同地使用了「a small film with a giant heart」作為推薦心得,簡直有如複製貼上。《浮華世界》(Vanity Fair)等媒體都對此事進行追蹤報導,認定這顯然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選戰計畫,背後的操盤手很可能就是導演的妻子瑪麗.麥考馬克(Mary McCormack),而女主角瑞絲柏的公關團隊也投入了一切人脈資源,本身就在好萊塢有好人緣的她,顯然得到了充分的回報。

一些轉發的社群宣傳甚至遊走在違規範圍,例如提及了可能的競爭人選。擁有影藝學院會員身分的演員法蘭西絲.費雪(Frances Fisher)便在社群上大肆拉票,她在發文中寫道:「如果演員分會的218名會員(共1302人)將她列位最佳女主角的第一人選,安德莉亞.瑞絲柏將能獲得提名。」

很可能越線的癥結點在於,她也在文中指出楊紫瓊、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薇歐拉.戴維斯(Viola Davis)與丹妮爾.戴德維勒(Danielle Deadwyler)已經幾乎確定能入圍,建議選民應該轉而給瑞絲柏一個機會,同時還標記了20個演員分會的成員。

這種建議配票的策略基本上違反了奧斯卡規章,影藝學院嚴禁類似列出可能競爭者的發文,因此費雪有可能因此被凍結會員身分,不過她本身不是《To Leslie》團隊成員,依此片方不會因此遭遇任何懲戒。

被認為是本屆奧斯卡遺珠的黑人女演員丹妮爾.戴德維勒(Danielle Deadwyler)。(IMDb)

只是她的發文卻疑似間接導致了兩位非裔演員薇歐拉.戴維斯與丹妮爾.戴德維勒被排除在入圍名單之中,取而代之的入圍者除了瑞絲柏,還包括原本也不被認為是穩當能入圍的安娜.德.哈瑪斯(Ana de Armas)與蜜雪兒.威廉斯(Michelle Williams)。媒體《Metro》記者艾莉西亞.阿嘉比(Alicia Adejobi)發言直呼薇歐拉.戴維斯的提名被搶了,憤怒地說:「這些高調的演員們運用他們的白人特權來左右投票結果。」

如果以此來論定是白人對黑人的打壓,確實可能太過絕對,不過事實證明的確是如此,最後沒有一位黑人演員提名最佳女主角,使得單純的賽制爭議演變成種族爭議,不過以《媽的多重宇宙》入圍的楊紫瓊的出現緩和了這些爭論,至少不是五位入圍者都是白人。無論如何,事發後,許多主流媒體以「醜聞」稱之,據傳也有多名業界人士去電要求主理奧斯卡獎的影藝學院徹查。

「如果瑞絲柏有事,那恐怕也沒有任何人是清白的。」

..

本文未完,全文見《勵志故事還是大醜聞?女星如何「駭入」奧斯卡


253.蔡娪嫣專欄:少子化卻遺棄大量孩子,南韓揮之不去的「嬰兒出口國」烙印

254.我的跨文化伊斯蘭婚禮:融合緬甸、雲南和穆斯林美食的Nikkah展覽

255.沈意卿:抵抗、報復與真實──安妮.艾諾的女性書寫

256.賈選凝:《黑暗榮耀》不只是復仇爽劇,也演出校園暴力受害者的不可能逆襲

257.《記香港:陳慧》時代的說書人:說香港是福地,未免太輕佻

258. 有社會支持,媽媽才能找到人生的「ikigai」:三位職場女性的母職經驗談

259. 疫中歸京記:從封控到放開,一個北京人的日常觀察

260. 三年「穿越」:在防疫末代返鄉中國

261.政治犯父親、流亡者女兒:兩代緬甸人的民主追求

262.勵志故事還是大醜聞?女星如何「駭入」奧斯卡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