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她的故事與妳同行

214 | 呼吸海拔8000公尺的空氣──詹喬愉的登山人生

她將走入一個人的山,去體驗過程中的孤獨和辛苦,那種不依賴他人的獨立自主。
詹喬愉在安娜普納峰第二營。(彥恩國際經紀提供)
作者:陳德政(作家,酒吧DJ,2019年加入K2峰台灣遠征隊,以相關報導作品《神在的地方》榮獲台北國際書展大獎非小說類首獎)
原文發佈時間:2022年9月23日

編者按:台灣女性登山家詹喬愉自2018年開始「攻頂14座8000公尺高山」的計畫。迄今,全球僅45人完成這個艱困的任務,且尚未有亞洲女性無爭議地達成這項紀錄。目前,詹喬愉已攻頂6座高峰。

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Dhaulagiri)位在加德滿都西北方,別被它「第七」的頭銜給誤導了,道拉吉里峰海拔8167公尺,世界上只有其他六座山比它高。事實上,超過8000公尺的巨峰每一座都高得不得了,地表上就只有十四座,全都矗立在北半球。

從地圖上看來,道拉吉里峰恰好落在尼泊爾中央,彷彿有人用尺丈量過,在國境的中心點放了一個雪白色三角模型──Dhaulagiri是梵文「雪白巨峰」的意思,當一個人實際站在那座模型前,會驚覺自己的身體與那巨大山塊之間的不成比例──從體積到重量,光用看的或是想的,都可以壓垮一個人的意志與決心。

詹喬愉,她在台灣的登山界有個出名的綽號──三條魚,而在海外攀登時,隊友會叫她Tri Fish,也在地圖上看過道拉吉里峰,當時她只知道這是世上十四座8000公尺高峰的其中之一,還不知道這座巍峨大山將成為自己登山生涯的轉捩點。

2022年五月,她和其他攀登者置身在隊伍內,專注於腳下踩過的雪簷,手裡抓的那把冰,進入到需要全神貫注,有時甚至會推開寂靜世界之門的狀態。好像在冥想似的,天地間只剩踢冰的聲音、嘴巴發出的喘息聲、高海拔噴射氣旋的咻咻聲,與自己怦怦然的心跳。

但冥想沒有風險,攀登8000公尺等級的巨峰,有時要以生死為代價。

冒險就是突破自我

戲稱自己一路都不喜歡讀書,詹喬愉就讀文化大學時加入山社,開啟她的登山生涯,後來更成為經驗豐富的高山搜救人員,以這個角色漸漸被台灣人所熟知。台灣是一座多山之島,遍布著崇山峻嶺,各有各的難度和挑戰,喜歡試探極限的攀登者卻不會以此為滿足,總將目光放在海外更高、更遠的山脈上,這是人的天性。

誠如詹喬愉所言:「冒險是人類的本能,進步的動力。人類永遠都在嘗試,探尋新的東西。」

2015年詹喬愉到國外爬山,在吉爾吉斯的阿拉阿恰山群(Ala Archa)練習冰攀時,在攀登一面堅硬冰壁的過程中意外墜落冰河,受困了二十多小時,導致左腳神經失去知覺,這是很難真正痊癒的身體損傷。Play through injuries…外國會用這個說法形容職業運動員帶傷上陣,甚至愈戰愈勇。

攀登者也是某種運動員,雖然攀登是一項「沒有時鐘的運動」,通常以登上山頂為優勝,這是它約定俗成的獎賞標準,也是它的迷思。回國後詹喬愉慢慢養傷,讓身體一點一滴恢復到過去的訓練強度,也習慣自己那隻「新的左腳」。

道拉吉里峰第二營。(彥恩國際經紀提供)

2017年,她已爬了十年的山,受邀到中國擔任登山活動的教練,遇見對岸的傳奇登山家張京川,他是2013年發生在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巴峰(Nanga Parbat)基地營恐怖攻擊事件的唯一生還者。當年,巴基斯坦的塔利班組織為了報復首領遭美軍無人機擊斃,武裝衝入南迦帕巴峰的基地營一陣掃射,造成十一位登山者喪命,新聞震驚了世界。

張京川做為死裡逃生的人,說的每一句話在詹喬愉耳中聽來都更有分量。他看好詹喬愉的攀登能力,慫恿她去嘗試新疆海拔7509公尺的慕士塔格峰。那時詹喬愉經歷過的最高海拔是四川的四姑娘山一峰二峰,約5000公尺出頭,以及雲南的白馬雪山,同樣是5000公尺出頭的高度。

這樣的高度,足足比台灣的玉山高了一千多公尺,但離8000公尺「神域」仍有一大段距離。張京川鼓勵詹喬愉去慕士塔格峰,不見得是要推坑她未來走上8000公尺的探險之路,而是在她身上目擊到可以再往高處爬的潛能和條件。

在此之前,詹喬愉尚未接觸過高海拔的遠征式攀登(Expedition Style),慕士塔格峰對她來說是一件遙遠的事,既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也沒有經費和預算。「任何沒去過的山我都想爬。」詹喬愉回溯道:「但我必須先回台灣看看有沒有時間,工作要排開,還要找贊助,雖然只有二十萬,對我來說還是一個很高的數字。」

是的,區區二十萬,這是台灣「攀登家」都得面對的現實。她們做的是一項對社會看似沒有產值的職業,好像只成就了自己。平常藉由各種高山工作賺來的辛苦錢聚少成多加在一起,募款企劃書時常得面對業主們(贊助者)的臉色和挑剔,然而,回國後的詹喬愉體悟到,有些事跟結婚一樣需要一股衝動,譬如湊二十萬元去爬山。她想,管他的,豁出去了!

那次慕士塔格峰的攀登經驗比預期的還要更好,她在隊伍中算表現不錯的成員,還有餘力在高地營協助一些事情。領隊告訴她,她的體能比許多當時在爬高海拔的中國女生都要更好,應該去8000公尺的大山試試看。詹喬愉聽了很心動,突然間慾望被激發出來,很想親身體驗看看置身在那種要命高度的感覺。

「如果有這個想法,但我沒有盡力去做,有一天我一定會後悔!」為了不讓自己後悔,她回台灣後認真拉贊助,2018年三月搭上飛往尼泊爾的班機,目標鎖定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Lhotse),展開屬於自己的8000公尺旅程。

直到疫情爆發前,詹喬愉順利在2018年登頂洛子峰和世界第八高峰馬納斯盧峰(Manaslu),2019年則登頂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峰(Makalu)和世界之巔聖母峰,每則捷報都在台灣社會造成不小的漣漪,有愈來愈多國人知道有個身材嬌小的漂亮女生在地球上最高的山巔之間闖蕩著。

2019年,詹喬愉登頂世界第五高峰馬卡魯峰(Makalu)。(彥恩國際經紀提供)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呼吸海拔8000公尺的空氣──詹喬愉的登山人生


206.專訪奧運拳擊女將陳念琴:接納真實的自己,最有力量

207.英國女王如何影響世界?伊麗莎白二世的6個歷史時刻

208.英國政壇的「詭異之夏」:新首相特拉斯面臨哪些內外挑戰?

209.孫小椒專欄:科幻也分左右翼?《睡魔》的政治正確之爭

210.她是台灣婦產科醫師,遠征戰地守護女人與她們的孩子

211.《澤倫斯基:我們如此相信》譯者手記

212.索那瑜專欄:愛貓之死與印度這個地方

213.賈選凝專欄:我在2022年讀到30年前上海底層的《她們》

214.呼吸海拔8000公尺的空氣──詹喬愉的登山人生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與手帳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