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她的故事與妳同行

206 | 專訪奧運拳擊女將陳念琴:接納真實的自己,最有力量

拳擊已從為國爭光、拿好成績,變成她「單純熱愛的一件事」。
奧運拳擊女將陳念琴。(唐佐欣攝)
作者:蕭紫菡(特約撰稿人)
原文發佈時間:2022年9月8日

「Pangcah nu wawa! 」(我是阿美族的孩子!)

2021年7月,在東京奧運的女子拳擊擂台上,一名輪廓深邃、身形健美的女子,用族語對著鏡頭激動高喊。

她是陳念琴,今年25歲,是台灣史上第一位登上奧運殿堂的女拳擊手。晉級至八強賽時,陳念琴用母語告訴全世界,她來自台灣、是阿美族的孩子。確定無緣挺進四強那一刻,她擁抱對手,在擂台中央跪下,手劃十字聖號,並躬身親吻場地。

那一刻,陳念琴流下了眼淚,但她說:「我的眼淚不是懦弱,是信仰。」

挺過隊友排擠、比賽挫折、甚至罹患癌症⋯⋯這一路,她是如何以女性之姿,讓大家認識拳擊不是暴力,而是表現專業和技巧的運動?她如何在陽剛的世界與真實的自我之間找到平衡?

馬祖原住民、拳擊隊唯一的女生,群體中特別的存在

陳念琴出生於花蓮縣,有阿美族及布農族血統,她2歲時,因父母工作的關係,舉家搬遷到馬祖。當時,那裡有許多的工程,如房子、機場⋯⋯都是原住民蓋起來的,然而,她從小就因原住民身分在群體中飽受欺凌。

「那時,很多在地人對原住民的印象就是很髒、生活習慣不好、愛喝酒。我一開始常受到排擠,也因此對自己的身分自卑。」幼稚園時,班上只有她一個原住民,有次她長了頭蝨,學校竟禁止她去上學。後來,是當地其他原住民家長出來幫她講話,他們跟學校說:「孩子出了問題,應該教她怎麼解決,而不是禁止她去上課。」

進了國小,許多孩子還是不跟她玩,直到她的體育成績愈來愈突出,才漸漸被群體接受;也是在那段時間,她加入了學校角力隊。其實她並不特別喜歡角力,參加校隊也只是抱著玩樂的心態,但,做這件事能讓她找到自信,甚至拿到比男生更好的成績,重點是能「讓人看得起」。事實上,不只是角力,舉凡游泳、跳遠、羽球、田徑等各種運動競賽,她都非常出色。

陳念琴從小就因原住民身分在群體中飽受欺凌。(唐佐欣攝)

國中一年級時,成德高中老師、同時也是拳擊教練的柯文明正四處物色優秀人才,當時,既有爆發力,又很穩定的陳念琴便受到推薦。教練告訴她,要打好拳擊,就得來台灣接受完整訓練。

當時,家裡幾個兄弟姐妹,不是早婚就是輟學,父母希望陳念琴能走不一樣的路,便說服她獨自來台灣受訓。她以為只是來參加夏令營,便說好。一心只想減輕父母負擔的陳念琴,完全不認識拳擊,卻在14歲時,為了學拳擊隻身到新竹、住進天主教修女院,開始每天和一群男生操練。

陳念琴沒想到,她一待就是十年。

她是隊上唯一的女生,被當成男生一樣訓練。在陽剛的拳擊世界裡,她再度因為性別身分被排擠。「學長說:『拳擊是男生的運動,女生來幹嘛?』對我非常不友善。」教練把她頭髮削短,要她照男生課表做,每天800公尺跑六趟,400公尺跑四趟,然後直接跟男生練對打。

「男生對我從來沒有在客氣,很大力地打,我當時只覺得每天都被打得很痛,打完回家偷偷地哭,明天再繼續⋯⋯」

陳念琴記得很清楚,某個放學的下雨天,她看到同學都有家人撐著傘、開著車來接送,只有她自己獨自穿起雨衣、騎單車回家。她也曾打電話回家哭訴,而家人鼓勵她不要放棄,不想讓家人失望的她,告訴自己「爬也要爬完」,「既然只有我一個女生,我就要成為隊上最特別的女生。」

陳念琴還是每天跟男生對打,還是從未打贏過,但她開始不怕痛,會躲、會防禦,開始去想今天要怎樣才可以打到對方。她將打擊她的力量,反轉成變強的動力,因為無路可退,就正面迎擊。她想著:「有天我要用成績讓他們閉嘴。」 

在陽剛的拳擊世界裡,陳念琴因性別被排擠,她將打擊反轉成變強的動力。(唐佐欣攝)

在這種高強度的訓練和壓力之下,她練出了技術。後來,台灣的女子拳擊項目已無人是她的對手。台灣選手體型偏瘦,中重量級向來是國外選手的天下。剛開始比賽時,國內只有63公斤的量級,從75公斤量級入門的她,曾努力瘦下來,只為了拿到金牌。 

2012年,國三的陳念琴初登比賽擂台,就拿下了全國總統盃拳擊錦標賽第一名。2013年,她首次站上國際舞台,又拿下世界青少年拳擊錦標賽冠軍,為台灣摘下史上第一面拳擊國際金牌,並獲選為國際拳擊總會(AIBA)亞洲青少年最佳女拳擊手,從此一戰成名。17歲,她拿下青年奧運會銀牌,她不只拿到全隊男生的由衷認可,還一路改寫台灣的拳擊歷史。

「要像男生一樣陽剛,才不會被欺負」

訓練過程中,她一路跟著男生對打,也被當成男生對待,到現在,許多人對她的印象也是陽剛帥氣的。然而她說:「在媒體面前,我常感覺必須要刻意呈現很陽剛的形象,但那離真實的我其實有點遙遠。我其實是非常愛打扮、愛漂亮的女生。」

「一直以來,我都不喜歡留短髮,只是,我從小就被要求要像男生一樣陽剛,我又是全隊最弱的,好像剪了短髮才能融入群體,要兇狠起來才不會被欺負、才夠有決心拿到金牌。」

「但隨著成長,我慢慢認知到我並不想要這樣,我只是為了符合環境才得如此。以前,我其實就是長髮控,喜歡戴項鍊、耳環,我的家人也很愛看我打扮,過年我一定都穿裙子回家⋯⋯」

陳念琴時常感覺必須刻意呈現很陽剛的形象,但她其實是非常愛打扮的女生。(唐佐欣攝)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專訪奧運拳擊女將陳念琴:接納真實的自己,最有力量


199.李潔珂:身為台裔移民第三代,我在台灣山林讀懂了外公的信

200.弦子訴朱軍案敗訴後,她和她們為中國女權運動留下什麼?

201.賈選凝:太守美有不生的權利嗎?從《非常律師禹英禑》看女性生育自主

202.閻紀宇專欄:她是共和黨人,為何反對川普再任總統?

203.K-POP粉絲的韓流觀察:偶像女團掙脫男性凝視,成為女權象徵?

204.蔡娪嫣專欄:身心障礙女性有沒有愛上壞男人的自由?

205.閻紀宇專欄:戈巴契夫的戀曲《蕾莎之歌》

206.專訪奧運拳擊女將陳念琴:接納真實的自己,最有力量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與手帳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