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她的故事與妳同行

136 | 酷兒台灣站上世界C位:呂欣潔的同志外交

(edited)
「我們要選擇被看見——但是以他人強加的身份,或者是堅持自己的樣子?——對同志團體而言,這點是很清楚的,你要堅持你想被看見的樣子。」
酷兒台灣站上世界C位:呂欣潔的同志外交。(呂欣潔提供)
文/鍾巧庭(台大政治系+社會系畢,相信翻譯是不同視⻆相互作用的INTER-VIEW,看見世界最終是為了回望自身,No man is an island.)
(原文發佈於2022年4月8日)

身為同志,或身為台灣人, 有時面對的困境其實很類似——世界抹煞無視你的認同,更巨大的勢力想用強加的其他名字定義你。作為來自邊緣島嶼的同志運動者,呂欣潔「讓世界看見台灣」的策略確實也帶有那麼一些酷兒色彩。

2016年,呂欣潔以出櫃女同志的身份參選立委,其後更參與創立婚姻平權大平台(現更名為彩虹平權大平台),在同婚公投的慘烈戰役後持續推動同志平權,但早在這一切之前,「來自台灣的 Jennifer Lu」就已是國際同志運動圈熟悉的名字。

隔著視訊螢幕,呂欣潔笑得眉眼彎彎向《世界走走》示範,每回以台灣代表身份出席國際場合,她總會主動請纓擔任大小活動環節主持人,藉機獲得拿起麥克風向全場自我介紹 “I’m Jennifer Lu From Taiwan” 的珍貴十秒鐘,全場大合照當然也要設法卡進「C位」,所有努力無非就是要「讓世界看見台灣」。

「我覺得台灣做得很好啊,為什麼都沒人知道!」呂欣潔自稱為台灣同志運動的業務員,把握每個「推廣產品」的機會,就算沒有經費贊助也要「掏媽媽的錢包」參加,但練就這身推銷功夫的過程中,她可是繳了不少學費。

外交第一課:沒法工作、逃回台灣

2010 年,是呂欣潔第一次代表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出國,參加全球最大LGBT組織「國際同志聯合會」亞洲分會(ILGA-Asia)在印尼泗水舉行的年會。十多年前的印尼社會對同志不友善程度更甚今日,大會所在的飯店遭穆斯林團團包圍抗議,甚至敲遍一間間房門要「獵捕同志」,會議還沒正式登場就被迫中止,與會者在警察護送下連夜逃離飯店,她在機場睡了一晚,才搭上回台班機。

國際工作初體驗就上演逃回台灣的驚魂記,呂欣潔形容自己因此硬生生從原本的舒適圈跳脫出來——儘管同志在台灣仍舊面臨歧視與壓迫,但至少無須時刻擔憂人身安全,也能公開上街爭取權益,「我意識到,在國際上還是有人會因為同志身分危及生命的。」

觀照他者的處境,是印尼行這場震撼教育帶給呂欣潔的「外交第一課」。

呂欣潔解釋,正是在那個時間點,國際同志運動也開始愈發重視成員地域、性別的多元性。她自己「台灣/女性/同志」的多重邊緣位置,反而成為躋身國際場合的加分項,讓她能以亞洲女同志的「稀有動物代表」之姿被看見、被記住。

2012年從澳洲留學歸國後,呂欣潔繼續從事同運倡議工作,也越來越常獲邀參與國際同運的串連活動。對她來說,拿到台灣人鮮少能獲得的國際場域入場券,除了與其他團體「交朋友」建立人際連結的功用,更重要的是從中了解國際上的遊戲規則與當前重視的議題;把跨國交流的養分帶回台灣。

經過多年耕耘,呂欣潔成為國際同志運動圈熟悉的台灣臉孔。 (呂欣潔提供)

「在國際同志社群,沒有人會稱呼我 Chinese」

當然,不管是什麼領域,只要代表台灣做外交,都少不了中國因素的作用。

2015年,美國 NGO「國際立即行動」(OutRight)邀請呂欣潔到紐約參與世界人權日的國際 LGBT 平權倡議行動,更計畫讓她在聯合國總部大樓內以「華人家庭傳統價值觀與同志家庭成員共存的經驗」為題,向聯合國員工與各國官員發表演講。

呂欣潔還記得,自己收到邀請的第一反應是:「你們確定我可以去嗎?」雙方最後抱持著「反正中國不在乎同志議題,應該還好吧!」的心態敲定行程。

但在活動前夕,中國方果不其然「建議」 OutRight 不要邀請台灣人,主辦單位最後只得請呂欣潔移師歐盟駐聯合國辦公室演講。

這是呂欣潔的國際工作生涯頭一遭因為台灣人身分被阻撓的經驗,但並不是最後一次。她和夥伴組織很快就發現,儘管北京當局打壓國內的 LGBT 社群,在國際上也並不在意同志議題,但卻很在意台灣,在意台灣與世界的自主互動。

呂欣潔在歐盟駐聯合國辦公室。 (呂欣潔提供)

ILGA 和 OutRight 都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ECOSOC)具有諮詢地位,中國駐聯合國代表處每每緊盯組織文件提及台灣之處,有沒有標明「中國的一省」。雖然能體諒組織為了保住諮詢地位的不得不,但在呂欣潔及台灣 LGBT 組織的強力「正名」要求下,ILGA 每年會出版兩種版本的報告書——聯合國的官方版與為台灣團體製作的特別版。另一個例子是,聯合國婦女署曾為亞洲多元性別平權報告訪問呂欣潔,訪談內容也因為她拒絕接受「中國台灣省」的稱呼而整段消失。

只要被貼上「中國台灣NGO」的標籤,就能獲得在聯合國體系分享運動成果的難得機會,就這樣拒絕嗎?拒絕前會否有掙扎?

「當然會想要被看見啊,」呂欣潔回答得篤定:「但我們要選擇被看見——但是以他人強加的身份,或者是堅持自己的樣子?——對同志團體而言,這點是很清楚的,你要堅持你想被看見的樣子。」

「台灣就像我們同志一樣,」呂欣潔說。她在國際場合總是如此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的處境,對方往往也都能馬上理解。「在國際同志社群,沒有人會稱呼我 Chinese。」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酷兒台灣站上世界C位:呂欣潔的同志外交


124.咖啡桌、LINE群組、莫斯科駐台代表處:當家鄉陷入戰火,在台烏克蘭人如何行動?

125.南韓體壇的逆權女孩:從教練虐待、體制漠視、厭女霸凌中生還,她們結伴同行

126.水煮青菜會釀成暴動?香料魔法如何造就印度菜之魂

127.吳媛媛專欄:瑞典的性別中立教養—「孩子們只是剛好是男性或女性的人類」

128.逃離烏克蘭

129.如果在戰時:一位女記者(附追蹤名單)

130.賈選凝專欄:奧斯卡為什麼越來越中規中矩?

131.疫情是全世界女孩的危機,這是我們在烏干達所見證和努力的

132.「文學怎麼能民主化呢?」朱家姐妹與她們的「記得」

133.孫小椒專欄:從「收容烏克蘭美女」到「俄羅斯前妻」:女性在父權國族敘事中作為本體和喻體

134.陳偉棻:一個遊牧者的入境大廳

135.3000個網站的備份之戰,她們的另類烏克蘭救援

136.酷兒台灣站上世界C位:呂欣潔的同志外交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與手帳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