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a
saliya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我奶奶,今年74岁,满头白发,手掌上全部是深深浅浅的折痕。她拿起我的手掌看我的手相,看了我的命运。在她教我手掌的每一个纹路预示着什么时,那短短的十几秒钟,我盯着她遍布折痕的手掌,深刻地感受到了岁月的沟壑。另一个老奶奶比她小6岁,脸庞虽然很多皱纹,可是脸颊仍然红润。我静默地坐在边上看着她们,只是差了6年,我奶奶的眼周红了一圈,完全没有神色,她看东西越来越看不清了,腿脚也不方便。

是的,今年,我由衷地感觉我奶奶老了。

也是今年,我听到了更多我奶奶讲诉的故事。她会看相,给很多人看过病,懂一点生辰八字。我突然明白自己对人的命运、对神秘非肉眼可见的事物的好奇是从何而来。是来自我奶奶,今年我弄清一个真相,我奶奶口中的师父不是真人。我也听到了她最开始认识她师父的故事,那时她还不会扎针。那是她四十几岁,我4岁大姨整天反复发烧,看了医生却没有好。凌晨依旧高烧不退,我奶奶差点绝望,觉得她的女儿的性命可能就断送在这了。女儿大半夜一直哭,她越想越绝望,干脆把她扔在地上。她眯着眼,内心焦虑,睡过去了。她的师父,她口中那个白胡子的人告诉她“你把她放在地上是好的。医生是看不好的。”她的师父告诉她这是一种什么病,并告诉她要怎么救治,扎针,扎穴位。我无法用文字描述这个疾病的方言。我奶奶说她想睁眼却始终睁不开,她也摸不到针,只能拿床下的稻秆,我奶奶在梦里清楚了这几个穴位。可是自己不会,第二天请了人来扎,后来我大姨的病就好了。我听这个故事是觉得很神奇,我奶奶是被选中的人。那些年少时旁观的东西仿佛一下子解了谜。从前我对我奶奶的好奇,比如她会看病,奇怪的疑难杂症,那些人都是听别人口口相传才上门而来看病。

而我爸一直反对我奶奶替人看病这件事,我爸他怕万一哪天医错了出事了反而惹祸上身。所以中午在谈到有一个病人,我奶奶并不是自己治,只是介绍能救的人。我爸觉得我奶奶最好不要管。我爸始终不信,他从不信这些东西。可是非常好笑,每次他遇到什么事,一旦生奇怪的病,他还是会第一时间给我奶奶打电话。

我理解我奶奶,她不会见死不救,她始终是一个仗义并且善良的人,如果能办得到她不会袖手旁观。

我相信她是因为有人理解她,并且真心好奇,才给我讲了她的故事。那些我从前压根不了解的故事。我知道如果是别人听了,会哼哼鼻子表示不信。

其实我很多内容都没有细问。比如我知道我奶奶后来绝对不是通过梦和她的师父对话的。她很轻易能找到她的师父,并且让他看清这个人的病情。她的师父曾经教过她要怎么看手相,通过手相了解这个人是在哪染上“邪气”(姑且让我成为“邪气”)。我想问她是怎么轻易联系上她的师父。我还要听更多的事情,可是我奶奶家永远有人进进出出聊天,话题很快被拉到别处。我在她身边呆了一个下午,很多东西,我都没有答案。

我奶奶说有个人算命非常准,她在我表哥娶媳妇那段时间找ta算了我表哥的事情。那人居然说出了我奶奶都不清楚的事情,我奶奶打电话问我大姨,大概就是我表哥三岁左右在路边玩撒给过世人的草纸,我大姨说确实是有过。这件事我存疑,我并不觉得我大姨会记得这么小的事情。

我一路长大,听过很多玄妙故事。我也判断不清我奶奶口中讲诉的那些发生的玄之又玄的用科学难以解释的东西是否真实,我是否该相信。无人证实,也并没有真正经历,所以我判断不了。

我只知道我奶奶确实给很多人看过病,也扎过针。至于病人究竟好没好我也并不清楚。我奶奶教我判断如何通过扎出来的血的颜色看这个人病了多久。我奶奶确实做了挺多善事,她帮人看病从来不收钱。我希望她积的德行能让她多活几年,能够逢凶化吉。

也因为她给人看病不收钱,突然感觉自己之前很狭隘。下次我找别人看手相算命,对方并不要求我给多少钱时要大方些,再也不要抠抠搜搜。

谈谈我爸吧,在很多方面,我爸都是非常世俗的人。我听过他童年的故事,小时候别人家看不起我爸的家庭,穷得一塌糊涂,我爷爷奶奶整天吵架,身为老二他几乎承担了一切,照顾弟弟,非常懂事。他们打牌的时候闲聊说我爸这家人肯定娶不到媳妇。无意中听到这些的我爸非常受打击。时至今日,他描述这个故事时声音依然激动,看着他的神情,我仿佛能看到曾经那个年轻时的他,那个自卑的小孩,那个企图奋发图强推翻一切的小孩,活着是为了自己的尊严。我突然觉得这个小孩很可悲,这是他一生的故事,他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证伪。

我爸确实是聪明的,也是勤奋能干的。曾经早有会吹牛称号的他,如今在村里颇有名声,说话也更有威望。为了撑起面子,他经常会虚饰小部分的真实,话语里大概存有20%的虚假水分,我突然想起来《成年人的谎言生活》,书没读完,可是我理解了谎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