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
羅剎

不努力了。蒐羅著更多的空白時間。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41:抉擇煙幕

早安,生機勃勃的陽光讓安靜的草木,看上去是如此雀躍。


「好累。」瀕危下班後歪歪扭扭地坐在椅子上。雙腳伸直舒緩痠痛,雙手垂在身邊,然後上半身直接貼在桌面上,沒多久又因為感覺不舒服而將雙手也伸上桌面,變成趴著的姿勢。

「嗯,好累。」心魔放了杯水在瀕危面前,看它坐起來噸噸噸地喝了幾大口。

「妳覺得上班和上學哪個比較累?」

「是不同種類的疲累呢。」瀕危說。

「上學主要是精力過度消耗且無法停止造成的心累;上班的疲累......能確定有焦慮和勞動造成的疲累,再更多的就不知道了。」明明沒什麼工作壓力,同事也好相處,為什麼就是感到渾身不對勁呢?

「知道不對勁的原因,這件事對你來說很重要嗎?」心魔問。

「就跟週遭一直有一隻蚊子在盤旋,時不時靠近你,卻在你下定決心想尋找牠的時候消失,等你放棄後再度出現一樣的重要程度。」瀕危說。


「能感覺出你的煩躁了。」心魔說。

「我有一個快速的篩選方法:今天有發生過讓你覺得尷尬、不舒服、自卑、恐懼之類的事情嗎?任何印象深刻的事情也行。」陰暗類型的情緒總會在人感到不舒服時出現。

「當同事和上級講到品味和技能培養時,我感到很抗拒。」瀕危說。

「怎麼說?」心魔問。

「品味和技能的培養被歸類在『下班要主動去做的事』。如果不能在上班期間追求能力進步,而是要下班後繼續努力,那我不就又回到白天上課回家趕作業的昏天黑地生活了嗎?」這樣的聯想令瀕危痛苦。

「昏天黑地的生活讓你產生什麼感受?」心魔問。

「我被無形的規則要求著、推動著、不能也不准停下來,落後就會被輾壓成肉泥。只要活著,就必須不停不停地前進,疲累也無法停止。」瀕危說。

「嗯,很想停下了吧?」心魔說。

「好想好想。」瀕危微低下頭,晃著雙腿。「可是同事建議我可以多看看書。我目前的能力程度明顯是不符合上級和同事的工作標準的。」

「你想怎麼做?」心魔問。

「我想停下來,下班想休息,但我好像應該去做點練習。」瀕危說。

「如果休息,你會獲得什麼?學習又會獲得什麼?」心魔問。

「選擇休息心情和精神也許會好過很多,但難以滿足同事期待;選擇練習會心安,能力可能會進步,但心情會很不甘心。」瀕危說。


「好,二選一的時間到了。要休息還是要學習?」心魔說。

「我想休息......可是這樣做真的可以嗎?」瀕危小小聲地說。

「我不知道。」心魔說。

「欸?」

「現在的你,真的很不想動吧。既然屁股已經牢牢黏在椅子上了,再問可不可以,有有些太晚了吧?你已經在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了啊。」心魔說。

「晚一點還可以去做點什麼啊?」瀕危掙扎地問。

「是的,是可以再做點什麼。這樣的決策過程就被你稱為拖延。」心魔說。

「......」

「啊啊啊不想要從這張桌子前和椅子上離開啊!」瀕危重新趴回桌上,雙手環繞在頭前,遮住大半張臉。


心魔突然說,「我啊,不是很喜歡煙火。無法對煙火是美麗的這件事產生觸動。它的聲音很大很吵,距離放射場所太近,還會有濃煙和突然綻放的強光,不僅刺眼,還覺得快要被閃瞎了;週遭霧茫茫一片,除了瞬間綻放在天際的色線,所有景色和移動的人車全都被劣化成模糊的髒黃色。這種時候我實在無法說出煙火是值得追求的景色,並且應該勉強自己呆在原地欣賞的話語。」

「還是第一次聽你說不喜歡煙火這件事。」瀕危從手臂中露出眼睛。

「畢竟經過煙火下的煙幕這種事,也是最近才體驗到的啊,在這之前煙火只是個有看過、有認識、知道是什麼,但不存在於日常中的事物。」心魔站起身,一把將瀕危的頭壓回手臂裡,然後走向廚房準備晚餐。

晚安。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