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慈悲与野性 雪豹与活佛

无论如何,它回家了,它自由了,雪山才是雪豹最好的归宿。

在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上,隐居着一种神秘的动物。它们生活在高山的雪线之上,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可以捕杀超过自己体重五六倍的动物,在大自然中几乎没有敌手。这就是被尊为“雪山之王”的雪豹。

然而由于人类的捕杀 这种在自然界几乎没有天敌的凶猛动物也被逼近了灭绝的边缘,全世界的总数已不足3500只,中国境内仅有新疆青海有少量分布。高山雪豹早已被列入国际濒危野生动物红皮书和中国一级保护动物的“黑名单”。

玉树藏族自治州赛巴寺仁青才仁的活佛,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他曾经救下两只出生不久的小雪豹,并悉心呵护它们长大。最终目送长大成人的小雪豹,重返雪线之上的故乡,重拾“雪山之王”的梦想和生活……

赛巴寺
  • 活佛救雪豹

赛巴寺坐落在距西宁八百多公里的松沙山大峡谷中,清澈的赛曲河在山下缓缓流淌,峡谷中常年青翠欲滴,鸟鸣啾啾。赛巴活佛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寺庙里,对这片充满神话传说的土地充满了深情。

赛巴活佛原名仁青才仁,不仅是受藏人崇敬的活佛,也是一名环保人士。

一天下午,赛巴活佛正在寺院里念经,一位信徒突然闯了进来报信。“活佛,山里有人捡到两只刚出生的小雪豹正在四处兜售,你看这可怎么办?”雪豹一般都生活在五六千米以上的冰峰雪岭,赛巴活佛虽然自由生活在当地,但也只见过雪豹皮,从没见过活着的雪豹。听到这一情况,他又惊又怒,“肯定有人偷猎打死了母豹!”

幼小的雪豹若不能得到很好的照料,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赛巴活佛顾不上生气,立即骑马和那位牧民前往。在报信者的带领下,几个小时后,赛巴活佛终于见到了那两只失去母亲的小雪豹。

两只小雪豹出生不过十天左右,只有手掌大小,毛绒绒的就像刚刚满月的小猫,惟有全身布满黑色斑点的皮毛和蓬松的长尾巴,显示着它们的高贵。它们还不会进食,显得非常虚弱,惊恐地打着哆嗦。

捡到这两只小雪豹的那位牧民告诉赛巴活佛,有两个外地人要给1万元买下这两只小雪豹。现在,那两个人正在路上。

为了救下这两只小雪豹,赛巴活佛费了不少口舌。“雪豹是国家保护动物,随便买卖是犯法的。况且这两个小雪豹出生不久,如果辗转倒卖,很可能会死在路上。你这样做就成了杀害小雪豹的凶手。不如将小雪豹让我带回寺院饲养,长大后再将它们放归雪山。”这位牧民想着即将到手的一万元,还犹犹豫豫,随行的藏民非常生气,“活佛的话你都不听?你脑子被驴踢了?”在活佛的劝导下,牧民终于同意将小雪豹交给他喂养。为了弥补牧民的损失,活佛将身上仅有的800元钱全部留下。

为了防止牧民反悔,赛巴活佛抱起小雪豹,在深夜骑马又踏上了归程。高原上寒风刺骨,借着月色匆匆赶路的赛巴活佛敞开衣襟将小雪豹裹在怀中,用体温温暖它们。

经历长途跋涉,小雪豹显得更加虚弱,赛巴活佛回到寺院,急忙让僧人热好牛奶,盛在碗里端给它们吃。

在美食面前,两个馋嘴的小家伙再也顾不得手足之情,它们呜呜叫着相互挤撞贪婪地喝着,几次将盛牛奶的碗撞翻,弄得满头满脸都是奶珠。它们淘气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受到惊吓的小雪豹非常胆小,只信任塞巴活佛一个人。最初的几天,每次吃饱喝足之后,两个小家伙竟一头扎在赛巴活佛怀里呼呼大睡起来。赛巴活佛也只好用皮袍裹着它们抱在怀里,像打坐一样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

小雪豹睡觉的姿势非常独特,比身体还长的蓬松的长尾巴绕身体一周再搭在脑袋上,将亮亮的小鼻子藏在里面,像是盖上了了一个暖和的被子,看上去特别惹人怜爱。

赛巴活佛给一雌一雄两只小雪豹分别取了藏族名字:尼玛和达瓦,意思是月亮和太阳。一天三次抱在怀里用奶瓶喂奶,晚上还任由两个放肆的小家伙钻进被窝里睡觉。它们撒娇似的用小脑袋在活佛身上蹭来蹭去,还用粗糙的小舌头不停地舔他的手。

在赛巴活佛的精心照料下,达瓦和尼玛一天天健壮起来。赛巴活佛通过请教专家了解到,雪豹不畏严寒,但很怕热。活佛意识到自己的床铺虽然温暖,但并不适合世代居住在冰天雪地里的雪豹。为了给小雪豹营造一个类似雪山的家园,活佛带领僧人们从寺外运来石块、沙土,花了半个多月,在后院的空地上建起一座巨大的假山,还特意在山顶留了两个山洞供小雪豹居住玩耍。

达瓦和尼玛对新家非常好奇,它们探头探脑地爬到山顶,四下巡逻一遍后,就在山头上摆起了战场,它们各自占了一个山洞,然后互相扑跃着,玩起了藏猫游戏。两个小家伙飞檐走壁、上窜下跳,简直就是两个调皮成性的孩子,把赛巴活佛和僧人们逗得哈哈大笑。

雪豹是典型的食肉动物,随着达瓦和尼玛一天天长大,赛巴活佛和僧侣们不得不承担起豹妈妈的重任,教它们适应新添加的食物。他们买来新鲜的羊肉,剁碎后制成肉糜,然后用手指涂抹在小家伙们的嘴里。达瓦和尼玛尝到了羊肉的鲜美,开始争抢着吃盘子里的肉糜,几个月后它们长出了锋利的牙齿,逐渐可以吞咽成块的羊肉了。

图片来自网络
  • 野化训练

营养充足的小雪豹长得很快,从小在人身边成长的小姐弟,丝毫没有雪豹应有的野性和凶猛,看到身着红色、黄色佛袍的僧人们就会凑过去嬉戏,那样子简直就像两只憨态可掬的大猫。但赛巴活佛却开始为它们的未来发起愁来:雪豹的故乡是雪山,它们最终要回到山野。在这样的人工环境中长大的小雪豹如何适应野外残酷的生存竞争?

为了让尼玛和达瓦学习必要的生存本领,赛巴活佛和僧人们不得不为失去母亲的小雪豹当起了老师。雪豹是世界上身手最敏捷,最擅长攀援的猫科动物。赛巴活佛将学习爬树作为小姐弟的入学第一课。

秋季的一个清晨,他们将小姐弟最爱吃的羊肉放在院里的松树上,逗引着它们爬上去取食,但过惯了“不劳而获”生活的小姐弟哪里懂得捕食。它们在树下转来转去,焦躁地蹦跳,就是不肯爬树,饿了一个上午,羊肉仍然原封未动。大家看的又心疼又着急,不停地鼓励着:“尼玛,爬树。达瓦,爬上去。”可它们还是无动于衷。

赛巴活佛左思右想突然有了主意。“俗话说,猫是老虎的老师。那么猫一定也可以给雪豹当老师。”他急忙派人借来一只花猫,放在尼玛和达瓦面前。第一次见到这种与自己同宗同源,长相相似的动物,小雪豹惊喜不已,凑过去想表示亲热。花猫看到两个大家伙却吓得够呛。周围围满了僧侣无路可逃,它一转身三下两下爬上了树。这下小雪豹可发现了“新大陆”,它们试探着伸出爪子,争先恐后地向树上爬去。

刚开始爬树,小雪豹爬到一半就先后摔了下来。但在树上鲜美的羊肉的吸引下,它们丝毫没有气馁,围着树转了几圈又勇敢地冲上前,经过几次试验,终于爬到了树上。挪到羊肉旁,争抢着吃了起来。此后,每次给小雪豹喂食时,赛巴活佛都把肉挂在高高的树上,让它们自己上树取食。一段时间后,达瓦和尼玛就本事倍增,经常开心地在树上跳来跳去 。

虽然教会了尼玛和达瓦爬树,但如何让它们恢复雪豹应有的野性大家却想不出好主意。一年以后它们的已经长到了十几公斤重,性格外向的雄雪豹达瓦依旧稚气未脱,但雌雪豹尼玛却显得忧郁起来,经常独自站在假山上向寺外张望,似乎听到了雪山的殷殷呼唤。

年底的一天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僧人们正准备关门休息,一条黑影飕地窜了出去。“尼玛,尼玛跑了!”关门的僧人急忙大喊,但大家哪里追得上雪豹啊?正在玉树讲经的赛巴活佛听到这个消息一阵揪心,急忙驱车赶回赛巴寺。

在随后的几天中,赛巴寺的僧侣和附近村庄的信徒们几乎全部出动,在活佛的带领下将附近的山梁沟谷搜索了无数遍,遗憾的是依旧没有发现尼玛的踪影。黄昏时分,一无所获的人们聚集在赛巴寺,焦急地商量明天的搜寻路线,尼玛突然出现在寺院门前。

离家出走仅仅几天,它就饿得瘦了一圈,昔日美丽的花斑皮毛也失去了光泽,显得异常憔悴。赛巴活佛看到尼玛,高兴地迎了上去,谁知刚刚抱住它的脖子,尼玛突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大家这才发现,在它的后腿和腹部有几处鲜血淋漓的伤口。

尼玛显然饿坏了,看到活佛为它准备的羊肉和牛奶,挣扎着爬起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饱喝足之后,蹒跚着钻进自己的洞穴,再也不肯出来。活佛急忙连夜从玉树洲请来一位兽医进行诊治,可尼玛狂燥地咆哮着,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

赛巴活佛守在尼玛的洞穴前,多次试着将拌有兽药的肉糜喂给它吃。但尼玛对美味的肉糜不闻不问,后来干脆躲进洞穴的深处不肯露面。转眼两天过去了,尼玛并未像大家期盼的那样精神抖擞地一跃而出。傍晚前后,尼玛突然晃晃悠悠走出洞穴,看了看一直守候在外面的赛巴活佛,一头栽倒,再也没有起来。

  • 为了了解尼玛的死因,赛巴活佛请兽医为它进行了解剖,原来它的内脏已经破裂,一定是野外遭遇劲敌,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赛巴活佛伤心不已。

  • 大自然才是雪豹的家

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幸存的达瓦已经长大,赛巴活佛想将它放归雪山,但想到惨死的尼玛,他又有些不放心。尼玛死后,达瓦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经常向接近它的陌生人竖起长尾巴示威,眼放凶光。继续将它养在寺院已经不合适,赛巴活佛为此犯了愁。

得知赛巴寺收养了一只小雪豹,西宁动物园与赛巴活佛联系,希望能将达瓦接到西宁安家落户。赛巴活佛思虑再三,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西宁动物园暂时接受达瓦。但他同时又与动物园达成协议:待两年后,达瓦彻底成熟后,如果它的身体状况良好,就将它放归雪山。动物园同意了赛巴活佛的条件,同时保证给它提供良好的生活和居住环境。

1月20日,是达瓦离开赛巴寺的日子。赛巴活佛天没亮就来到假山上看望达瓦。达瓦依旧眯着眼睛舒服地打着呼噜。赛巴活佛轻轻挠挠它的下巴,它才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一舔赛巴活佛的手掌。

上午10时,西宁动物园前来接雪豹的汽车开进的寺院,看到这个带着棚子,模样奇怪的大家伙,小达瓦非常好奇,大家正在商量怎样将它诱进笼子,它却已经悄悄溜进笼子,公园的工作人员趁机将它关了起来。这时小达瓦感觉到情况不妙,烦躁地窜上窜下,不停地呜呜叫着,向不远处的赛巴活佛求助。送走达瓦后,赛巴活佛一直放心不下,仅仅过了几天他就乘车赶往西宁探望达瓦。

从小娇生惯养散漫惯了的达瓦,突然被关进了仅有几十平米的铁笼中,显得很不适应,它一直不肯好好吃饭,还不停地走来走去显得孤独无助。看到突然出现在笼外的赛巴活佛像是见到了亲人,用大头顶着栏杆,似乎想冲出笼门,与他拥抱在一起。

这一幕让赛巴活佛心痛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为了减缓达瓦的焦虑,赛巴活佛只能尽可能多看望它。赛巴寺与西宁距离遥远,每一次探亲之旅都是一次长途跋涉。每次风尘仆仆赶到动物园,赛巴活佛都会快速赶到达瓦身边,一边给它喂食,一边和它说着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话。身着红袍的赛巴活佛在笼中与雪豹亲密相拥的画面,引得游人驻足围观 。

每次从西宁归来,寺院的僧人和信徒就会将赛巴活佛团团围住。“达瓦长高了吗?在动物园习惯吗?能吃得饱吗?”赛巴活佛不知如何回答。吃的好,它就幸福吗?活佛一直为达瓦的未来担心。 

转眼两年过去了,达瓦已经适应了动物园中的生活,并长成一个英俊潇洒、高大威猛的成年雪豹,已经到了婚育年龄。但由于达瓦是唯一的一只在动物园饲养的高山雪豹,它只能“独善其身。”由于已经到了性成熟的年龄,达瓦整天在铁笼中焦躁地跳跃、嘶吼。这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达瓦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一次次撞击着铁笼,撞得头上鲜血直流。

动物园只好火速请来赛巴活佛,赛巴活佛还没走到动物园大门,就听到了达瓦低沉的叫声,那声音悲怆而绝望,活佛的心都碎了。

活佛急忙拿出带来的牛奶和羊肉,达瓦犹豫着看看活佛,终于开始进食。它一边吞咽,一边哇呜哇呜轻声哼叫着,似乎在向他倾诉着什么。赛巴活佛知道,达瓦想家了,达瓦该回家了。

图片来自网络

赛巴活佛与动物园反复协商,终于为达瓦赢得了自由。初春的一天,在赛巴活佛的带领下,动物园派车将达瓦拉到了当初发现它的地方——人迹罕至的唐古拉雪山腹地。

唐古拉山海拔高达5000多米,在植被丰茂的高山草场上,生活着成群的野生动物,非常适合雪豹生存。达瓦似乎嗅到了雪山“家乡”的味道,汽车刚刚行驶到半山腰,它就兴奋起来,它用毛茸茸的大头顶着铁笼,似乎想立即冲出去。

在半山腰,汽车停了下来。赛巴活佛打开了车门的那一瞬间,达瓦一下子就窜了出来,连头也没回就向雪线方向飞奔而去。

看着达瓦越来越远的背影,赛巴活佛再也无法克制着自己的感情,“达瓦,终于回家了,你一定要好好地生活啊。我会想念你的!

送走达瓦后,赛巴活佛一直放心不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乘车去与达瓦分手的地方探望。尽管每次都是扫兴而归,赛巴活佛还是很高兴。无论如何,它回家了,它自由了,雪山才是雪豹最好的归宿。

面对着苍茫的雪山,赛巴活佛默默祈祷,希望达瓦能溶入大自然,成为真正的雪山之王。他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达瓦携妻带子巡山的幸福的一幕。

自从收养了达瓦和尼玛,赛巴活佛对动物保护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由于雪豹数量稀少行踪隐秘,不仅很少有人看到,有关雪豹的记录也是凤毛麟角,一些科研工作者纷纷前来向赛巴活佛了解雪豹的有关情况。赛巴活佛不仅将自己喂养两只小雪豹的经验耐心地向他们介绍,还经常在牧民中宣讲腰保护野生动物。

他说:“雪豹是一种风一样迅捷、闪电一样美丽的动物,是世界高山动物的象征。希望大家都来保护学报和所有在原野上自由生活的野生动物。不要让它们只留下遗憾和无法移动的标本,因为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赛巴寺僧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