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加一
播客加一

一档播客的第5年:持续用声音碰撞世界|播客单集推荐

一收到更新后,马上加入到收听列表的第一顺位。

如果有刚听播客的朋友问我可以推荐什么播客给他,我会毫不犹豫地说道:「声东击西」,相信这也是很多听众的答案选择。这5年以来,声东击西一直保持着高质量的内容输出,而且涵盖多种话题,从城市的广告牌公共空间,从巴以冲突美国大选,从个人视角出发的味觉编年史脱口秀,从 Airbnb 到 “手撕 Big Tech” …. 同时也聚焦留学生独立女性年轻人化妆的男生等群体话题… 这五年来的日积月累,让这档播客逐渐闪现出「用声音碰撞世界」的纹理光芒

那么回到「声东击西」的故事原点,彼时还是驻美记者的两位主播张晶和徐涛,为什么想要做这样一档播客呢?受到了谁的影响?当时的她们是怎么看待播客的这个陌生媒介?

而在这档播客走过的另一个节点,也就是徐涛预备播客创业⁽ ¹ ⁾ 时,转折的小故事是?思考的又是什么?

坚持做播客的五年里,又有什么准则或者说是初心同样是一直在坚持的?

我们可以在这期单集中找到答案:

#187 五周年特番:李如一 x 益康糯米 x 谷大白话

( 收听跳转门:[Apple Podcast] [SoundOn] [Google Podcast] [Spotify] [小宇宙] ..🚪)


播客单集简介:

本次五周年特别节目,播客声东击西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张晶和徐涛都聚在了一起,作为联合主播,邀请3位既与这档播客有所渊源、同时又是见证它走过第五周年的嘉宾:李如一⁽²⁾、益康糯米/一帆⁽³⁾以及谷大白话⁽⁴⁾。

就收听体验而言,感觉像是一个分成三幕的声音小剧场:两位主播在开头、结尾和中场休息时与坐在听众席上的我们对话。而嘉宾的声音一响起,则是每一场的帷幕打开,我们再度聚焦视线,集中聆听主播和嘉宾的对谈与回顾。

在每一场里,都含有:
· 回忆录:主播和嘉宾的回忆杀,聊起各自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在「声东击西」下相遇、产生联结;
· 小话题的探讨:主播和嘉宾在不同小话题中的探讨,比如在「李如一场」也聊到了教育、作者的重复等内容。
· 串联起个人与世界的提问:这5年间,外部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缓慢的变化,而你自己又有着什么样的变化?


(一)「声东击西」的前世今生、制作初心

对于节目的忠实听众来说,趁着周年纪念可以听到自己喜欢的节目背后的故事,自然是喜闻乐“听”的。那如果你是第一次听「声东击西」,或者很少听简中播客,我相信这也会是你很好的一个入口~  
来自「声东击西」官网

徐涛在 2014 年收到的一封邮件 📧,是「声音」撞入她世界的前奏。

说话就能把一件事情说清楚,而这种聊天的感觉,挺好的。

这封邮件来自于彼时已经开始做播客的李如一,他想要邀请徐涛上节目聊聊教育这个话题,而这也是「声东击西」这档节目的起点( 一天世界|Episode 29: [番外篇]《声东击西》试播 |2016.11.02)。

同是记者出身的李如一、徐涛再度提起当年做报导的时候,认为播客这个和文字不同的媒介,可以托住一些采访和报导后所流失的、或是没办法说出来的东西并传达出来,这是属于播客的优势。而在第二场和益康糯米对话时,当嘉宾问起张晶和「声东击西」的联结时,张晶也说出了一样的答案:

当时创立的时候,我们(即张晶和徐涛之间)有说过很多次,因为有很多的东西不能在长文章中承载,觉得可以换一种新的媒介和表达方式,(然后也)依然想要分享给大家。

这大概也是「声东击西」的初心:用声音碰撞世界,用声音连接听众和世界。

印象中自己听过最早的「声东击西」播客,大概是聊 2017 年加州大火的一期。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看新闻的习惯,或者说是处于一个等待自己和外部世界的联结再度被打开的时候。所以当听到有人在向我述说世界的另一端正在发生一场大火的时候(这大概也是播客的媒介魅力在发生作用),先是有些惊讶 —— 惊讶于原来世界的另一端在发生这样的时期;之后慢慢地感觉一些距离在缩进 —— 仿佛那场大火就发生在我眼前,世界的边界也似乎无形中被打开,现在想想还是会觉得挺神奇。

不断地问自己,如果我还是要把「声东击西」做下去,它的价值在哪里?

成立公司之后,徐涛遭遇了一个制作「声东击西」的瓶颈期,因为一开始,她并没有打算将节目纳入公司的制作范围中。于是她又开始向自己提问:做「声东击西」究竟是为什么?在这之后,徐涛又做了一系列自己认为「重要的」专题的尝试(比如 NGO 和社交媒体对社会影响的专题) ⁽ ⁵ ⁾ 。现在徐涛对于这个问题想得更清晰了:

它的存在于公共话语体系中有必要的,需要被别人听见的。
温馨提示:以上这些都是我所摘取的片段,还有个中一些细节和小故事留待给大家去挖掘,比如徐涛和益康糯米回忆当时两人各自做播客与他们个人生活的转折点。点击节目传送门,收获更完整的收听体验吧~ 

( 🚪:[Apple Podcast] [SoundOn] [Google Podcast] [Spotify] [小宇宙] )


(二)给嘉宾一个支点,撬动出这五年的一些世界变幻

如果说推荐的第一个理由涉及到的是跟「声音」有关的故事,那么下一个理由则是因为其中的声音所碰撞出的一些世界变幻碎片。
Photo by Maxim Hopman on Unsplash

在节目简介中有提到,节目给3位嘉宾都分别发起了提问:这5年间,外部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缓慢的变化,而你自己又有着什么样的变化?

世界变窄了。立场、光谱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再加上新媒体推动下,它两边虽然是两极越来越远,但实际上你看到的世界越来越窄了,中间的缓冲地带几乎没有了。对于我来说,从 2016 年到现在这是特明显的。标志性事件是美国大选。

谷大白话的这番答案,一下子将世界的其中一段变幻,“咻”地一声召唤出来在我脑海中闪过。不知读到这里的你,是否也会有相似的感觉。

而李如一的答案 ⁽ ⁶ ⁾ ,则是与我们每天都在打交道的互联网相关:

外部最大的变化是互联网的幻灭,而自身最大的变化是对互联网的幻灭。

这个让我想起:互联网从入驻我们的生活、从技术进步的层面上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先进和美好;到如今我们感慨着社交媒体对我们的影响、在看完《The Social Dilemma》 ⁽ ⁷ ⁾ 的纪录片后的唏嘘、还有一系列的 blog、Podcast、Newsletter 复兴....


(三)插播:作为听众的我与声东击西的回响

和很多简中播客的听众一样,「声东击西」、「文化土豆」和「剩余价值」都是我最早开始听的入门播客。现在回想起来,它们和当时我在看的《好奇心日报》一样...

因为时间关系... 要赶在这次社区提案ddl前先将这个单集推荐发出来!于是停在了这里。而刚好,我在写这个的时候,看到「声东击西」的最新节目跳成了和《好奇心日报》创始人的对话,因为他们最近一起出版了一本书《张医生与王医生》。那么.. 我先发送这篇我在Matters上的第一篇文章!然后美美地去听这期节目。我们下篇文章见吧~


➤ 延伸阅读

➤ 批注

( 1 ) 2019 年 3 月,徐涛开始尝试播客创业,和合伙人丁教创立了播客音频制作公司「声动活泼」,希望通过声音这种介质讲述商业故事。旗下播客除了「声东击西」,还有:

( 2 ) 李如一:播客「一天世界」(2016.04 - ) 主播,同时也是已完结的播客「IT 公论」(2013.11 - 2016.03) 主播之一、IPN 播客网络发起人、简中播客界里总是被提及的人。

本期播客中提到的和「声东击西」的交叉点:一天世界|Episode 29: [番外篇]《声东击西》试播 |2016.11.02 —— 「声东击西」五周年的起点。

( 3 ) 益康糯米/一帆:播客「文化土豆」( 2017.06 - ) 主播。

本期播客中提到的和「声东击西」的交叉点:声东击西|#88 手撕 Big Tech |2019.07.06 。(除此之外,他还是第 27 期、第 38 期、第 49 期、第 55 期、第 80 期、第 106 期、第 113 期的 special guest :)

( 4 ) 谷大白话:内容创作者、脱口秀译者。

他曾做客「声东击西」的单集是:聊「迪士尼」的第 29 期和第 30 期,以及第 31 期:)

( 5 ) 徐涛说的,在瓶颈期时做的她认为「重要的」专题尝试,猜测应该是:

( 6 ) 李如一答案的详细版本,可以收听「声东击西」的另一期节目:#189 李如一:对互联网的幻灭,以及一些理想主义的对抗

( 7 ) Netflix 在 2020 上线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大陆译名:《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香港译名:《願者上網》:台湾译名:《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