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X沙
泥X沙

我们是一个充满吃饭和做饭热情的神经病组合,一对没有工作、相互寄生的同性伴侣,两个没有生产和再生产计划的日常创作者。

分享一个可以play的故事……

(edited)
An adventure of inhuman writing

在英国的时候写了一个故事送给Nisha作为我们约会一周年的礼物。那时候她正在医院化疗,我正在……不记得在干嘛了。

只记得有一天正好打了第二针还是第三针新冠疫苗,反应比较明显,发烧似乎很厉害,什么都做不了,窝在被子里,却觉得有无限强烈的写作欲望。于是昏昏沉沉地写下了这个故事。

当然这是骗人的。

这个故事前前后后写了大概2个月时间。设计了五条支线/岔路,每一条都不知所云。再加上是用非母语写作,完全搞不清楚这里面有几句话是自己的,几句话是从其他地方抄来的、强记的,或偶然刻在脑子里的。明明是不到两年前的事情,但那个时候很多记忆都是错乱模糊的,我的脑筋一定处于被挟持的状态,感觉被一股强大的、非人的、令人畏惧的未知力量笼罩和拉扯着,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一定不是我写的。

不管怎么说,它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我走过那段路。帮助我去试探情感/感染的边界,在趋于湮灭的涌流和持续存在的稳定性之间找到一个虚弱的平衡点。

故事的题目来自The Killers的“Human”里的一句歌词:Are we human, or are we dancer,其实没认真听过歌词,也不了解创作语境,仿佛歌里是要我们做人,但这个故事偏偏诞生于人类的身份被其他力量所渗透和动摇的那个高潮时刻——Dancer比Human更突现的时刻。

这是一个可以play的故事:

http://textadventures.co.uk/games/view/MjyGErWia0qGjv2r-h1h1Q/are-we-dancer

(p.s. 这篇推文的set cover来自VanderMeer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fan art @nick/sarah:https://asaethiel.tumblr.com/post/168015374001/a-whooooole-bunch-of-southern-reach-things-that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