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

女性向雜誌。 性感這個概念還包括着一種極具個性的氣質,一股能夠吸引別人的個人魅力和一份可以恰到好處地展現內在和自身優勢的智慧。 【新性感雜誌網站】https://newsexysoul.wordpress.com/ 【訂閱電子報】https://newsexy.substack.com 【聯絡信箱】newsexysoul@gmail.com

【靈魂告解室】荼蘼之衣,水晶之傷(二)|小說

(edited)
我夢到五朵哭泣的小荼蘼,紋在殘破的小白衣,哀戚地不斷找著最後一顆黃水晶······

1.2 大體解剖室

到了大體解剖的外部準備空間。

可······這裡比我印象中的規格,多了一個層級的防護,要求絕對的自我保護。必須著上不透風的全身防護衣,強制配上隔絕外部的安全措施。這是──P3的規格了吧?

這是我可以進來的地方嗎?

楊士琳沒帶我來錯地方嗎?可他走得挺胸有成竹地,就像入他家廚房似的,還挺熟門熟路地很是自在。反而跟在後頭的我,顯得拘謹。好似被空間桎梏的肉身,只能安安分分地跟著楊仕琳。如同一個放棄思考的遊魂跟著領路人,一同來到解剖室的前室。

又是一個充滿制約的空間。

兩側如此的乾淨又明亮,卻潔淨到靜默了整個空間。兩道白牆立起章法,將裡頭充填滿了精明。多麼敞亮的空間,卻如此的壓抑。禁錮了多餘的感知,讓人不敢妄為。

我只能處若木雞。綁起左顧右探的目光,眼界縮限在一點,穿過門上唯一的透明玻璃,直視著裡頭。好像有高壓滅菌鍋?

從內外雙層門的防護,還有門上壓力監測表,應該是P3實驗室吧?看起來也不像只是單純的解剖空間。

楊仕琳恰好與裡頭的法醫對上了眼。再先後大手大腳地指向了我和他,最後向該人員比了一個······讚?這是······進入的暗號?

我滿是狐疑地看著兩人的「溝通」,而他人卻一且了然於心地,回應同款手勢。恩,好。是暗號沒錯。應該是我們獲得了進入的允許吧?

可是楊仕琳是怎麼取得這裡的進出限制?他似乎跟這邊的人員,有一定程度的熟識?可他不是任職刑事局特殊單位嗎?還是,特殊單位已經特別到可以四達八通了?不過,他們組織內部的事,似乎也不甘我的事,我只要當好我的小顧問就行了······吧?

只是──我還捨不得放不下我的好奇。直盯著楊士琳輸入私鑰,為何他的權限可以自由進入?反覆推估著各種可能······

直到,楊士琳示意我一同行動後,才拉回想繼續探究的心思,與他相繼地踏入解剖室。

的確是P3的規格。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就完成了造冊獲得進出資格嗎?

這裡除了解剖的設施外,連接著一個實驗小空間,裡頭擺放著幾台貴重的分析儀器。

三位的死者,已完成程序歸位,還有一位縫合完畢的死者,正由兩位法醫善後中。所以,這裡的死者只有四位? 

從死者指尖肉、嘴唇、部分皮膚發紺,確實是缺氧。而且沒有明顯外傷。他們為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執行司法的解剖,是「事先」掌握到了些甚麼?又是怎麼知道的?

但是還不到打探的時機。

因為接洽的法醫,不喜歡我們的到來。如果說得再準確一點,是不喜歡我這個「外人」的到來。

在我踏入那一刻,促使他語不詳地終了的對話。

「死者肺部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空間,已經被膠狀物填充。這些膠體也從從肺部蔓延,至鼻腔、口腔、喉部、食道、眼窩、耳道。初步推測應該直接死因──缺氧。這與初步相驗的結果相符。但是,關於佈滿膠狀物的成因······」他略有防備地看了我一眼,也不願意再多透漏點什麼:「結果大概在十分鐘後出來,我再跟妳說。」

他毫不遲疑地結束對講機的談話,直直地打量我。興許他也是疑惑著,我在這案子擔任的腳色與存在的必要性?或許親自來到這也真是過分了。

楊士琳似乎也注意到落在我身上的「關注」:「王醫生,這位是林隊剛剛有跟您提及的,我們隊上外援顧問──蘇雨琦。」

我極力忽略著王醫生的神情,禮貌地點了個頭。畢竟確實過分了。安排我進來的人,太過分了。誰沒事會想來P3實驗室?我也是被坑來這裡的啊。但說白了又有誰信呢?

「您好,王醫生。」

「好。王智良。」

還真是簡短又俐落。

「王智良醫生,也是這裡的首席。」

楊士琳似乎也想添多點友善度?可惜沒起到多大的效用。王智良還是正而八經地,講著一套一套的場面話。

「是聽說有人要來參觀。」

王智良自顧地走向的一旁矮櫃,散散地拿起一疊資料,側身依靠著一旁的矮櫃展現愜意,一副等著我們的樣子。

「你也知道這裡是正經場所,難免會有些招待不周阿!就不隨意了。」

這「不隨意」隨著王智良的目光,最終落在我的臉上。就這般「不隨意」的本人一手叉在胸前,擺出個隨意。一個隨手,將桌上散亂的死者名單與初步相驗的紀錄,敲敲整整個一兩下後,轉給了楊士琳。這般自如,可說是再怎麼不隨意,都隨意了起來。

王智良是在提點著我的無理嗎?還真無理了。

只是他也沒料到,楊士琳接過文件後,卻將文件先傳給了我。著實讓我驚訝了一下。倘若他為此得罪了,「同一陣線」的前輩······也是尷尬。不過他的未來,不在我關心的範圍。

我只關心現在。現在還真是一言難盡。

我正被王老兄一雙目光所烙視,他的眼神太過炙熱。不知是審視著我,還是不屑著我?還是想只用區區一雙眼睛,來顯耀他一身公允的正義?

是的。我就那自定義的無理小姑娘。就是故意進來這裡,就是想來討點顏色繽紛自己的!又能如何?

我又能如何?我也是奉命辦事而已。

不再發一語,接過楊士琳來順過文件,不禁想著此境此景──太可笑了。只是這笑意只停心中,冷哼著幾聲,就被自個兒悶住了。

文件上頭果然也只有四位死者。

「這應該不是全部的死者······」脫口而出的疑惑,就這般不知趣地冒犯到了這位專家。

「這裡目前已知的受害者,以後會有多少,是以後的事。我又不會預知之未來,怎麼知道以後還會有幾位?」王智良在瞬間扳直了身子,氣焰更是一瞬衝破了怪理怪氣。

看來他真的被我氣到了。也是,這確實會冒犯到他。

「恩。」

其實他說得也沒錯。不過,我說的也是「目前」狀態。

楊士琳遲鈍了一下,才接回我遞過的文件。可能還在消化我剛剛地冒犯?他只稍稍點個頭。卻也沒有多說,這表現得也太過安靜了吧?

唉!算了。辦正事。文件上雖有詳記各解剖的數據,還是缺少了些死者的背景資訊。這些背景應該是他們早已知道的吧?不然,怎麼會隨便一粧案子,就動用P3呢?

「請問受害者是否有COPD的相關病例史?」我想知道王智良所說的「呼吸系統充膠的狀態」,是漸進式漫浸入侵,還是猛爆式填充?

「恩哼。不只COPD,還都有AIDS。所以,這裡解剖室的規格比較高。」

聽王智良的口氣,似乎我問了一個蠢問題。彷彿我的疑問早已是一個必然的因果,而我只是多餘的強調。故意提到AIDS是為了什麼?這般刻意,讓人不適。還是他誤會,我想以那點「略懂、略懂」來套近乎?那還真是想多了。

話說為來,肺部百分之八十充膠,也有可能是慢性誘發COPD的主因。但是,外來膠體漸進式漫浸入侵肺部,怎麼會讓人不約而同地同日死亡?其中有什麼調控的機制?等等!剛剛王志良提到AIDS?加上在如此高規的解剖室實行作業,又恰巧死者們都患有AIDS,會不會是經人工設計的特殊······

「Viral robot?」只是我還是在心中留下了一些疑問。

王智良先是睜了一下,才久違地正視著我。想當然這位老前輩在意的點,不在於Viral robot,而是從我口中說出Viral robot。或許我不應該知道這些,對他來說比較像「靈媒」?

「你知道 Viral robot ?」

「剛好上課有學過。」

「念相關科系的?」

「對。」

「妳的引門人是誰?」

嗯?怎麼會這麼問呢?我以為會問哪間學校的?或者,是念什麼相關科系?還是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他只在意我地引門人?他會這麼問,不就是代表著他也懂行嗎?是否代表著特殊單位的同仁另有派系之分?

只好拿阿公來賭一把了。

「蘇志強。」

「原來是蘇老的孫女。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不用客氣。」王智良語氣突然和緩了些,又有點刻意地欣喜?

我又不知不覺間,蹭到了阿公的福利嗎?要不以後我的識別上,只寫蘇志強的孫女就好? 

「謝謝,王醫生。」可就怕我受不起啊!不過,我可不會錯過打聽消息的好時機:「這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取得的技術。」

「恩。士琳,你們查到哪了?」

「目前還沒有確切的嫌疑人。」

「恩。有一再說一,慢慢辦吧!」

有一說一?那你們倒是說說呀。悶在腦袋裡面,要人怎麼知道?真當通靈者萬能嗎?

正當我想游離時,Timer 恰好打斷了思緒。王智良驟然起身,朝著基因序列分析儀器走去。

這——要跟上去嗎?

楊士琳倒是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這也許是,他們的默契?我是否也該承襲他們的「默契」?

「士琳,回去跟林諭說,調一下五年前鉻污染的案子。」

這看似沒頭沒尾地來一句,又在我心中存了疑。

「你們看這一段序列,跟五年前的與那個案子中,人造病毒的保守序列一致。」

不同於王智良的明朗,那一長串由 ATCG 組成的暗號,在我眼中那只是根根分明的尖刺,守護著不可一眼望穿的奧義。為何對王智良來說,好似帶著使命的訊息?還真是「特別」。也不知為何王智良會轉變地如此的積極?

只是想要再進一步向我們證實,「五年前」與「五年後」所聯繫的必然嗎?

他一邊將資料丟入刑事局內資料庫中,一邊吐著病毒的相關資訊:「這類此病毒喜好分布在肺部為主,而且只在免疫低落族群的體內,才有複製病毒株;換句話說也只針對免疫低落的族群,具有感染力。還有,這類病毒的遺傳資訊是DNA,也有能力將病毒內部的 DNA,直接嵌入宿主的DNA。也就是說,被感染的細胞,可能會永久性表達病毒載體鎖嵌入的DNA資訊。」

王智良又特意向我們展示索引結果:「綠色線框起來的這一段,就這是這次的案件,病毒載體內部所載入的DNA。這就是促使肺部細胞,不斷分泌膠體堆積的原因。再來看黃框的地方,這是病毒載體地保守序列部份。這一段跟與五年前,我從一個五歲的小女孩遺體內,分離出的病毒株非常相似。那個小女孩,是鉻案的唯一受害者。所以我懷疑兩個案件,有高度相關性。」

「上面,我說的這些,都有聽明白嗎?」

「應該······有吧?」楊士琳拉了長音,聽地似懂非懂。

「什麼應該?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沒有,也沒關係。你可以問旁邊的。她應該有聽懂。」這段話是王智良今日最不拐彎抹角的發言了。

「我先把資料傳一傳,你們快去先去外頭卸裝備。我去跟林諭說快去調資料,等你筆錄做完一起開會。」

「好。」

「好。」

我倆小輩也還真是一口同聲。


「你還帶著那條護身鎖?還有隔絕的作用嗎?」

他怎麼知道這護身鎖的功能?是阿公告訴他的嗎?我還以為這是存家族之間的隱私。

「恩?」

「看起來沒什麼隔絕能力了。」

對呀。他不這麼說,我都忘了楊士琳也是一個特別的人。

「還是有一點。再說,工作跟生活總要保持點距離。」

「你有看到兇手是誰嗎?」

「這案子······不論兇手是誰,對你們單位來說都必須辦下去,不是嘛?」再説,你們也是各自有埋有心思呀!就算我知道了,也未必對現在的案情有幫助。

還未等到楊士琳的回覆,後頭竄出的王智良就截斷了對話:「你們怎麼這麼慢?」

王智良也注意到,楊士琳身上平坦如新的制服:「仕琳啊!不是每個女孩都是制服控。還有,動作快了!」就一溜煙地揮別了我倆,獨留了無語給我們。

「你······現在還想要去現場嗎?」

「我就先跟著你吧!你等等不是要去做相關人的筆錄?」

「好。」楊士琳倒是答應的很爽快。


而我疑惑是解了些,也藏了些。全部也就這樣不做聲響地帶走了。

「為什麼他們能在短時間,就判定需要到P3實驗室?」

「為什麼在外界並沒有封鎖做細部必調查?」

「為什麼有把握病毒不會感染免疫健康的人?」

「他們是不是早已······全面監控?」

靈魂告解室作者:
@寧想白
開卷篇:命中注定的獨遊
荼蘼之衣,水晶之傷(一)
將會連載於 寧想白專欄區 談食,聊感 中,歡迎追蹤!
關注新性感雜誌:新性感Matters平台文章索引Matters方格子電子報
延伸閱讀:
料理,為食材著衣,也為生活添彩
在異鄉共織的味覺記憶

兩個人的足跡,一個人的旅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是由生活在台灣,日本,香港,中國,加拿大的創作者所組成的女性創作團體。有著不同的生活圈、文化習慣,也代表各自不同階段的女性為追求多層面的自由而發聲。 歡迎追蹤「新性感」圍爐,也邀請您透過訂閱給予我們實質的支持! 每期雜誌皆有一個特別企劃單元,我們將會在此討論女性私密的話題,相關內容因涉及成人話題做上鎖處理🤫🤫

091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