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儷望
成儷望

詩人。法文系畢業。請不吝留言。需要很多很多愛。 nanairis825@gmail.com https://emmanathalieraphaelle.blogspot.com/?zx=f76d94448fea4794 連載作品↓ 【四月大學】 《我的暗戀遂得以延展》房璿

第二章 推理研究社全員出擊04

話說回來,推研社家財萬貫的社員還真不少。否則社辦也不會媲美圖書館。

不提寧夏,陸羽的父親雖然從事神職,但從醫的母親去世後為他留下豐厚而燦爛的遺產。

既然錢不是問題,困難就在於舞台劇的統籌策劃。

前社長任內辦過大大小小的音樂會,舞台劇卻超出現任社員的專擅領域,一群無知的門外漢天真地想引君入甕。

寧夏基於臉面,不願商請表演系外援,十萬火急找何影來,不過他隸屬魔術社,能幫什麼忙還真是大哉問。

「舞台跟燈光外包給廠商?」

「我覺得你這樣會失去做這件事的意義。」陸羽不以為然地盯著寧夏。

她沉思半晌。

「你說得沒錯。我們應該自己來。」她倒是坦率承認自己的錯誤。「家政系那邊沒有資源嗎?」

何影領悟這句話的意圖。

「我問她。」

家政系的學生簡直是過去女德的現代加強版。舉凡裁縫、料理、家事、手工藝……,無所不能,堪稱實質意義上的「才華洋溢」。

誰能交到家政系的女朋友,簡直是走路走風,比上第一志願還要揚眉吐氣,是以家政系的女生比其他系花更受男生追捧。

偏偏何影的女友就是家政系的。

「是嘛,別人的女朋友和員工要盡量利用。」

「這是外交手段。況且沒找勤勤幫忙,她一定會生氣。」

「女朋友該聽老闆還是男朋友的話?」

何影收線。

「她晚上到。」

「那晚餐在這裡吃!」寧夏樂不可支。

「為什麼?」

「勤勤一定會做好便當帶過來。」

何影聽到這句話竟然也不生氣,只是微笑。

「主要還是演員的問題。」

「由尹同學擔任首席,女主角內定阿房,其他角色用公開徵選製造噱頭。」

「此地無銀三百兩。邀約尹同學,總要有個好聽的理由。」

何影說得不錯,獵物不來,眼下不過是紙上談兵。

「愛情不就是最大的理由。」

「也是最爛的理由。」

「外交系難道沒有別的公關說詞嗎?」何影語帶挑釁。

「那些話當然很簡單。」寧夏不以為意。

「我很想演那個醫生的角色。」陳穹躍躍欲試。

「因為台詞跟你一樣白目。」

晚飯時間,王勤勤果然帶著手製便當現身。

她個頭嬌小,身材穠纖合度,愛笑的嘴脣微微抿著。

何影接過她的便當,當著所有人的面不避諱就輕輕摟著她吻了一下。

「喂喂喂。」寧夏揶揄。倒像看戲。

人際關係的分界是隱形卻看得見的。

推研社分為陸羽跟寧夏兩派。男、女生都跟著寧夏玩。

陸羽自有一股威嚴。基於對永春學姐的禮貌,房璿跟琹子並不太主動親近他。

王勤勤其實不是學姊。她和房璿同屆,但跟何影一樣,都是陸羽那邊的朋友,很不熟。不然以寧夏的個性,早拉著她們到處玩了。

好像有一把看不見的尺將他們剩下的人排除在外。

「學姊,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們?」聰明如寧夏,馬上領會她的問題。「那年暑假我接任社長,陸羽升大一。我們在調查一件失蹤案。」

她敘述一場精采的馬戲團表演,關於一個不笑的女孩、狂妄寂寞的凶手、天賦才華的小丑、會說話的無頭屍體,以及法律上對加工殺人定義。

「陸羽,化妝不找上官?」

「他應該在忙。」

「我們大家不是朋友嗎?」王勤勤對陸羽的託辭很是不悅。

「只有你才會這樣認定。」

王勤勤不說話,只是直直瞪著陸羽。陸羽卻像被潑一臉髒水似的。明明王勤勤是別人的女朋友。

「……知道啦。我找他。」

雖然陸羽很不耐煩地答應了王勤勤,房璿還是從其中嗅到疼愛的味道。

「店長,」王勤勤繼續說。「咖啡店那邊忙不過來。」

「先停掉吧。」陸羽果斷下令。

「你的店到底什麼時候裝潢?」

提起母親留給他的遺產,連日的疲勞轉瞬即逝,陸羽的眉宇沒入溫柔神色。

「反正現在是沒辦法了。」

「對不起……。」房璿小小聲地道歉。

陸羽只是隨意地擺了擺手,很不在意的樣子。

「搞事搞一半也不是我的作風。」

寧夏用力摟勒陸羽的脖子。

「我們陸大羽社長可是溫柔的男人哪。」

「囉嗦。」

陸羽學長的確是個內裡溫柔的人。房璿心想。

「服化都搞定囉。」寧夏轉身就把勤勤抱在懷裡。「你的女朋友在我手上!」

「幼稚。」何影笑了。

「勤勤學姐跟學長是怎麼開始交往的?」陳穹插話。滿滿白紙式的好奇。

陳穹對愛情的確是天真而無知的。這是他的美質,也是最遭人詬病的地方。

是過於真純了……怎麼去愛別人呢……。

「那時候吧?」王勤勤愛嬌地歪頭。「陸羽叫我去咖啡店工作,然後何影就問我……。」

「什麼?」寧夏追問。竟然有她不知道的細節嗎?

「他問我……問我……」王勤勤並不扭捏,只是不懂怎麼述說才好。「……問我願不願意嫁給他。」

何影別過頭。看不到他的表情。

「哇哦。」

「你怎麼回答?」寧夏興致勃勃,幾乎是氣勢洶洶。

「我問為什麼,他說:『你那麼累,我想照顧你。』」王勤勤甜蜜地笑了。

「好死相喔。」寧夏笑得花枝亂顫。

「可是我拒絕了。」

「嗯?」所有人瞬間一頭霧水,彷彿聽見猛瑪闖進校園。

「因為他沒說喜歡我。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我快瞎了。」寧夏笑得前仰後俯。

第一次工作會議結束,房璿不知道被揶揄多久,寧夏讓王勤勤的天真用力打了幾個巴掌,陳穹掃了幾次颱風尾,何影丟出幾輪反駁陸羽鏗鏘有力正論的質疑,最終依然在劇本台詞的笑聲中落幕。

何影和王勤勤一起走。陸羽繼續寫報告。房璿拉了寧夏和琹子就去聽尹綠雅客串的音樂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