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調子人生
半調子人生

人生中場,生活、婚姻、職場、投資都是半調子,但,這沒什麼不好。光譜般的方方面面,都不該只有好或壞、對或錯,我喜歡現在的生活,喜歡現在我的半調子人生。 邀請您一起來參與我的分享。內容主題也許很雜亂,但複雜是人生的本質,而簡單卻是我們的選擇,擇我所愛、愛我所擇。

關於傷痕 ︱ 我不會游泳…的內心陰影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根本無法反應過來,只能扭著身體、揮著雙臂,不斷在水面下掙扎,而上面是厚重的黑色泳圈,瞬間我看不見光,只感受到無法呼吸的恐懼與不安。

是的,我不會游泳。我大方的承認…


有一句挑釁、嗆人的話:「去旁邊玩沙啦!」平常聽到可是會火冒三丈,但場景一但到了海邊,我會立刻大聲的說:「好~~~」然後就開開心心去堆沙堡了。這就是我從小時候一直到長大去海水浴場玩的情景,家人或朋友們開開心心的在水中玩耍,而我就在一旁玩沙。其實,我不是特別愛玩沙,只有我自己明白,那是一種逃避。


在更小的時候,大概是讀幼稚園時,老實說,很多事情我都沒什麼印象了。但接下來我要說的,卻是我少數記得,而且連當時內心的感受都很深刻的一件事。話說當時老爸老媽很常帶我們三姐弟出門玩,海水浴場也算蠻常去的,印象中舊家的儲藏室裡常年有兩、三個黑色的大游泳圈,感覺很像大卡車的內胎,好厚實,不像現在的游泳圈都小小、軟軟、五顏六色的。我下水一向是套在游泳圈裡,雙手巴緊那厚實的游泳圈,隨著它四處被老媽、姐姐們推著漂來漂去,我也覺得很舒服、開心,偶爾雙腳踢動幾下,也能往我想去的方向前進…。


其實,我不太了解會游泳這件是幾歲算合適?那次,天兵老爸不知道是不是玩嗨了,還是看我老是套著游泳圈不太順眼,或是覺知身為父親該教導子女的責任,突然在海中靠過來,對我說:「不要老是套著泳圈,要練習游泳。」接著就把我與泳圈分離。但…重點來了,根據我自己陪女兒的經驗,幫小孩分離泳圈的方式有三種:其一,女兒很小時,我會把她抱起來,她就會脫離泳圈;其二,女兒略大時,會卡住,我會要他把手舉高,我拖著她並把泳圈拿起;其三,女兒更大些,我會直接帶她上岸,她自己脫離泳圈。當然,女兒的泳圈不是黑色厚重的泳圈,但我實在沒料到我老爸幫我脫離泳圈的方法會那麼有創意……就是…

 接

   按

     著

       我

         的

           頭

             往

               下

                 壓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根本無法反應過來,只能扭著身體、揮著雙臂,不斷在水面下掙扎,而上面是厚重的黑色泳圈,瞬間我看不見光,只感受到無法呼吸的恐懼與不安。後來好像是老爸把我從水中拉起,他似乎有點意識到自己的粗魯,旁邊來不及阻止他的老媽,則是不顧旁人的斥責老爸,兩個姐姐也呆站在一旁,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我則一手拉著媽媽,一手緊巴著游泳圈,因為我剛剛深刻知道我離開它會有多恐懼、不安了。老爸被罵得不敢回嘴,但我相信他一定很後悔這麼做,以後應該不會再犯了,因為…也沒機會再犯了,從此,我不再下水,不再讓自己有任何機會感受那樣的恐懼與不安,於是,我成了海水浴場裡,那個「去旁邊玩沙啦!」的孩子,只是,我是自願的。


後來,我從來沒有特別去想,但我想我是害怕「水」了,因為我親身感受過它可以平靜而無聲的讓我感受痛苦、甚至帶走我的性命。所以,在後續成長的歲月中,我盡可能的逃避上游泳課,我的小學是少數有游泳池的學校,每次游泳課我都故意不帶泳褲,被老師罰跑操場,那陣子讓小時候有點肥胖的我體力變得不錯,即使真的下水了,也是巴著岸邊學踢水,一踢踢了好幾年;後來,大學讀的是師範學院,我不懂為甚麼一定要學會游泳,我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學自由式,但我從來學不會換氣,因為每次要換氣時,我總會感受到當年那個無法呼吸的窘迫感,身體反射性的站起來,似乎無法承擔任何一秒那種不安的感覺,所以,後來測驗實我只能一口氣游到底,但終究還是沒完成規定目標,只是老師可能也不想強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我低分通過了。


當了爸爸之後,女兒特愛玩水,我順理成章的陪著她玩,在漂漂河、淺水池,到後來她國小體育課學游泳,總是央求著我去深水池陪她游泳,我從拉著她踢水,到看著她學會漂浮、學會自由式、學著自己摸索游仰式,在水中那靈活自在的模樣,我好生羨慕;也慶幸自己這個內心、潛意識裡受過傷的父親,也因此沒有太多自以為是的強求,讓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去體驗、學習在水中游泳的美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