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Mike-我是廣利
I am Mike-我是廣利

太陽盛德導師、蜜之歌、福到你家、愛、感恩

第一章 我有凌雲志,十七歲的李雲志

網路文章/作者:廣利


第一章 我有凌雲志,十七歲的李雲志


故事發生在民國初年,台灣,日據時代。地點背景在台灣台中,當時,


在台中有兩大世家。這兩大世家皆出身於江湖武林望族,是世交。


其中一家為俠盜世家,俠盜世家姓李,從李開曾祖父那一代開始,就以


義賊維生,李家家傳的武林絕學《逍遙遊》輕功,據說能夠踏雪無痕、


飛岩走壁,來無影、去無蹤。從李開曾祖父那一代開始,荷蘭人侵占台


灣,因為台灣當時被荷蘭人打壓、侵占,所以曾祖父那一代開始,就每


天晚上偶爾用輕功,去偷竊那些荷蘭高官的住宅官邸,將荷蘭人搜括台


灣人的民脂民膏,貴重又價值連城的一些古董寶物,給偷來,轉走賣給


海外的買家,獲得高額的報酬,將這些賣古董的錢,通通分給那些需要


錢的窮苦人家。


正所謂「盜亦有盜」就是這個意思。從李開曾祖父那一代開始,就以俠


盜發跡,聞名於江湖,不過李家的俠盜形象,一向都很低調,又擅長於


易容之術的裝扮,所以很少洩漏風聲,也從來沒有因為當過盜賊而引來


殺機。


說到這,李開曾祖父那一代,剛遷來台灣的時候,因為是跟一些戲班子


作舞台劇生意的,所以擅長於易容裝扮。之後,李開曾祖父那一代,因


為當起盜賊慢慢發跡,就開起了古董店買賣的生意。


當時,有些人好奇李開曾祖父為什麼那麼有錢,李開的曾祖代只是對外


宣稱:「家中經營小古董的買賣,賺了一點錢頭。」


後來,傳到李開這一代,當時台灣的太陽餅開始慢慢流行,李開年輕的


時後,剛好也對太陽餅的製作過程有點興趣,就跑去台中當時幾家最知


名的太陽餅店,當起學徒。跟隨那些餅店的師父,學習如何做餅、製餅


,之後,李開學習製作太陽餅的技藝有成,就自己出師開店,開了一家


「李家餅舖」,取了一個很漂亮的妻子。這妻子不是別人,就是李開當


初去別人餅店當學徒,那家太陽餅店的女兒。


李開與妻子魏美美,是在魏家餅舖當學徒的時候互相認識的,因為魏美


美覺得李開學習做餅的技術很認真,是個很認真的男孩子。當李開還在


魏家太陽餅店當學徒的時候,每次李開都先把剛出爐烘培好的太陽餅,


第一口,就先給魏美美嚐嚐。


李開:「魏美美,妳瞧,這是我當學徒第一次剛烘培好的太陽餅,妳嚐


嚐看。」李開當年對著魏美美,說道。


魏美美:「喔,好啊。那麼,我就先嚐一口看看。」魏美美拿起剛烘培


好,暖呼呼的太陽餅,吃進了嘴裡。


李開:「美美,好吃嗎?」李開對著魏美美,說道。


魏美美:「嗯,很好吃呢。」魏美美對著李開,說道。


從那個時候開始,兩人就開始了愛的萌芽。


之後,李開自己出師以後,李開、魏美美兩人就陷入愛河,魏美美最後


終於還是點頭答應,嫁給李開。


嫁進李家後的魏美美,之後就跟李開,一起經營李家獨資的「李家餅舖


」。「李家餅舖」做出來的太陽餅也是十分好吃,餅舖的生意慢慢上了


軌道之後,李家也算是小有財力的家庭。


李開雖然忙於「李家餅舖」太陽餅的事業,不過卻也沒有把家傳的兩樣


絕學《逍遙遊》、《易容術》給荒廢了起來,直到李開這一代還是勤於


練武,所以李家到目前為止,還是有家傳武學的傳承。


步入婚姻生活的李開、魏美美夫婦兩人,兩人的感情生活一直是十分的


恩愛,所以最後決定生兒育女,讓家庭多個成員,也多個可愛的小孩。


李開與魏美美所生的小孩,出生後,是個男嬰。


在男嬰呱呱墜地的那一天,李開與魏美美兩人的對話。


魏美美:「哇,我的兒子,是個可愛的男孩子,李開,我們該幫孩子取


個好名字。」魏美美對著李開,說道。


李開:「真希望他以後有一番作為,千萬不要像我一樣,一輩子賣餅沒


有出息。對了,凌雲之志,希望他長大以後,能有遠大的志向,用勇氣


,去實踐自己的理想,我們叫他李雲志吧!」李開對著魏美美,說道。


魏美美:「雲志,喔好啊!好個好好聽的名字,雲志,乖喔!」魏美美


對著李開,說道。


李開見這名男嬰出生下來的時候,長相很是俊俏可愛,李開、魏美美兩


人最後商量,覺得幫這位可愛的男嬰,取個名字。


這個男嬰的名字叫─李雲志。


李雲志在李開、魏美美兩人愛的呵護下,漸漸平平安安的長大,這年長


大成熟的李雲志,是個少年,年僅十七歲。


從小,李雲志在父親的教導下,就學會了家傳的《逍遙遊》輕功,此外


,也跟其他學生一樣,在學校過著一般學生的生活,當時是日據時代的


關係,所以李雲志上學的時候,學校有教學生要怎麼學習日語。所以,


李雲志偶爾聽的懂那些日本人說著日語、日本話。


李家的俠盜世家,世家的介紹,就到此告了一段落。


接著,鏡頭轉到另一邊,我們要介紹的另外一個世家,就是義賊世家,


其實,義賊和俠盜的工作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兩種叫法稱呼不太一樣而


已。


說到台灣台中日據時代,當年最盛行於一時的義賊世家,就屬廖家莫屬


。廖家的祖先跟李家的祖先,在李開曾祖父明末清初那一代是一起遷來


台灣定居開墾的,兩家從那一代開始就互相照顧,可說是世交上的好朋


友。


廖家的祖父廖該邊,原本還不是義賊,只是一個普通的耕田農夫。只是


有一次,好心的幫好朋友保管一袋東西,後來被日本官府抓走,沒想到


,廖該邊的好友,在做走私煙的生意,好心幫朋友保管一袋東西,反而


最後被汙陷的琅礑入獄。當時,廖該邊心意已死,想說這一輩子,家裡


的人也沒多的錢將他保出來,可能連結婚都來不及結婚,就此老死在監


獄裡面。


之後,因為有一次夜裡的某一天,有一位行俠仗義的怪盜高人,全身穿


著夜行衣跑去日本政府的監獄裡面劫獄,還好一路上這怪盜高人使的幻


術很是了得。這一路劫獄的路上,都順利的用幻術,一一將手持短槍的


日本看管監獄的士兵,從背後襲擊打暈,順利的劫獄成功。


當晚,怪盜高人順利的將年輕的廖該邊從日本的監獄裡救了出來。


廖該邊:「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廖該邊對著怪盜高人,感激不盡


的說道。


怪盜高人:「我也不知道,是李家的朋友,李風癲叫我來拯救你的。」


怪盜高人對著廖該邊,解釋著說道。


(PS.李風癲,是李開的父親,故事男主角李雲志的祖父。)


廖該邊:「喔,原來是風癲兄,看來還是李家對我夠意思。對了,你叫


什麼名字?」廖該邊對著怪盜高人,說道。


怪盜高人:「喔,這不方便說。但我這個也是怪怪的,我不喜歡別人叫


我什麼兄、也不喜歡別人叫我前輩前輩。我這個人唯一的嗜好就是偷竊


犯罪當怪盜,我這個人唯一的職業也是偷竊犯罪當怪盜。我喜歡別人稱


呼我怪盜,如果你直接叫我怪盜,我也不會太介意。」怪盜高人怪裡怪


氣的對著廖該邊,說道。


廖該邊:「喔,好,原來如此。你喜歡別人叫你怪盜,那我就教你怪盜


。怪盜,你好,感謝你拯救了我,將我從監獄裡救出來,本來,我還以


為年輕的我,還來不及生兒育女,這輩子就要在牢獄裡面度過。」廖該


邊對著怪盜高人,說道。


怪盜高人:「好說,好說,你太客氣了。」怪盜高人對著廖該邊,客氣


的說道。


廖該邊:「對了,你和李風癲是很好的朋友。」廖該邊對著怪盜高人,


說道。


怪盜高人:「喔,不。普通朋友,普通朋友,這幾天我雲遊經過李家,


李家請我做客了幾天,又送我幾天價錢好的古董、古玩,我非常感激。


我聽那姓李的朋友說,你們廖家出事了,希望有人可以相救,看在掛單


借住在李家幾天的情分上,我決定出手救你。」怪盜高人對著廖該邊,


說道。


(PS.李家直到李風癲這一代,仍然是經營小古董店轉手買賣的生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