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orikoikoi
midorikoikoi

翻译/约稿/摄影/home deco 民航/历史/政治/哲学/古生物/西方艺术 不婚dink/杰出废青/无政府主义者/左转中的自由派

论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

2018.5.17

西方国家反政治正确情有可原,因为他们的社会意识已经发展到了适当正确与矫枉过正的临界点。

但我实在不懂瓷国反政治正确的。

政治正确不是指少数派讲个人权利讲过头压迫到其他人群了么?

问题是瓷国的少数派有个人权利么?

学者专家都公开讲死多几个缺血的公众才会对献血引起重视了,女权、黑人、LGBT都成嘲讽靶子了,少数派命都不算命了,哪里来的过头?

这相当于对一个没饭吃的人说:“千万别暴饮暴食啊,会长胖会得三高的呀。”


2019.1.23

《Stephen Fry辩论:政治正确是进步吗?》

https://b23.tv/av40505281

《齐泽克论政治正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dNbWGaaxWM

反对政治正确带来的迫害与不公(合情合理),不应代表反对政治正确包含的价值观集合(如反种族歧视、反性别歧视、反多数派暴政等等)。

正如可以嘲讽美国的部分行为,但不应嘲讽民主。民主是建立在相当文明基础上的、现行制度中最为先进的政治产物,deserve some respect。

歧视几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快感冲动,而拒绝歧视则是对本能的克制,后者往往伴随着痛苦与质疑,但似乎更接近文明。

根据wiki版本,“政治正确是指态度公正,避免使用一些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的用词,或施行歧视弱势群体的政治措施。如不能冒犯不同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和不能打压因政治观点的不同而产生歧视或不满。常见的争议点包含女性、不同性取向、宗教信仰、持不同政见者、少数族群。”

个人比较赞同该定义,但认为目前政治正确与初衷背道而驰的最大原因在于,始终没有给“冒犯”制定可以量化的客观标准。

如果只有受害者(首先还得确认这一点)有资格定义“某行为是否造成了冒犯”,那政治正确就成了纯粹建立在一方主观感受上的君子协定,这在尚处于文明过渡阶段的人类社会显然必定会造成混乱、诽谤和对立,从而掩盖掉它的本愿。

另附上《马华灵:政治正确走火入魔了吗?》(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74833913/&dt_dapp=1)。


2019.2.25

不完全对。

很多瓷国人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只是极小部分原因,私以为比重最大的原因就四个字——利己主义,再扩充一下就是目光短浅的利己主义,坊间又称“小聪明”。

下面我一个个论述一下。

首先,政治正确确实是服务于少数人的,而大多数人都不在获益者范围内(甚至是需要让渡红利的既得利益者),那其中一部分人的思路就很朴素啊——“我拿不到好处我为啥要支持呢?少数派是死是活关我屁事啊,反正我又不是。说不定他们发达了之后还要抢占我的资源,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吗?”

考虑到我对人性之恶的悲观态度,事实上我并不打算从道德角度指责该逻辑(也没啥好指责的,所有生命的最终目的都是繁衍、掠夺、扩散,利他才值得惊讶),而是要从所有社会成员的长远利益切入。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讲到,“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因为对一个人的不公,所显示出来的是制度的逻辑。这种逻辑,可以用来对待所有人,无人能保证自己幸免。”

所以我说这种利己主义是短视的,是一种蠢而不自知的“小聪明”,是一种无缘由无根据深信自己永远不会成为少数派的“自信”。

类似情境参见那些不属于上流社会的男性呼唤一夫多妻制回归。他们不晓得,一夫一妻制恰恰是上层男性对底层男性的让利,否则相当一部分女性(尤其是“出色”的女性)将全部向上流动,正如封建社会卖烧饼的也只娶得起一个婆娘。

扯远了。我想说的就是,这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短视和“深信自己永远属于赢家”的自信普遍存在于人群中,更糟的是这部分人大多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原因,不是很想打字了,可能下次在评论里补充。

啊对了,反政治正确者(这里指的是反对政治正确中包含的价值观,反对政治正确带来的迫害与不公我非常赞同)可能还不知道吧,wiki给出的定义里,政治正确包括“不能打压、歧视不同的政治观点”——你们激烈反对的,和主张捍卫你们权利的,是同一个东西。So ironic.


2019.3.20

《新西兰枪击案的凶手走遍了世界,却一直生活在兔子洞里》

https://mp.weixin.qq.com/s/35tA_MMD3vXXyVmkQvUI7A

“观念和观念之间其实就是一场你进我退的战争。中立、温和、理性的声音如果退席,极端和更极端的声音必然会填补真空。

所以,不要吝啬去维护和传播那些你认为是正确的观念,只有当歌声足够响亮才能盖过噪音。”

别害怕被当成白左,毕竟最用爱发电的政治小清新也比纳粹预备役右翼好得多。

最讽刺的是,很多右翼分子同时也是信奉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而他们却惧怕其他强势文化/种族进入自己领地。

排外=自卑,这个等式完全可以列入真理范畴了。

Btw,中国大陆是右翼势力的根据地之一,看文章评论就知道了——大多数人不赞成的是他滥杀无辜,而不是他排外。

更极端的连前半句都不认可,他们认为msl没有无辜者。

全球化如火如荼的同时种族主义却大面积死灰复燃,充分彰显人类作为社群动物党同伐异的狭隘本性(再次祈祷人类尽快自然灭绝)。

像我这种支持废除国家概念的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生活的地方是什么颜色。一双眼紧盯“血统纯正性”的人是种猪托生来的吗?职业病也是病,得治啊。

21世纪了,还有人担心“亡国灭种”。

科技在飞速跃进,人类认知水平还停留在中世纪家国观。

我真的很想知道死死抱住“国家”和“民族”标签不放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因为去除集体概念ta就失去作为人的所有价值了吗?

若是如此,我倒不禁有些同情民族/种族主义者了。

Plus,“纯种”是我见过的最傻逼概念,不管放在宠物还是人类身上。

哪天全世界都是混血儿了大概才会真正和平(冷笑

不过有意思的是,海外华裔的平均政治光谱却与大陆地区大相径庭(http://aaldef.org/TheAsianAmericanVote2016-AALDEF.pdf)。


2019.7.18

《歧视和仇恨言论也受到“言论自由” 的保护吗?》

https://mp.weixin.qq.com/s/AN2Iufc5nlpMIsy12HbrkA

Hate speech的范围可以适当扩大为“令多数人感到不快或违背多数人利益的言论”。

我认为只要类似言论不涉及造谣、诽谤和辱骂,就不应该鼓励使用举报或诉诸权力干涉(如封号、禁言、加入信用体系等),这是中世纪的解决办法,既不正确也不明智。

面对自己不赞成的言论,辩论才是最接近完美的选择。我想大多数人都同意,私人语境下的言论不受道德和法律干涉,而冲突的根源正是这些言论走入公共领域。

使用辩论应对该问题的逻辑是,辩论的目的并不必然在于使对方本人改变看法,更重要的在于使对方失去信徒——即通过用一种证据确凿、逻辑严密、表达通顺的方法展现你的观点说服尽可能多的人,使对方的言论语境无限接近于私人。

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其实本质是“差距越辩越明”,而群众则基于差距选择更同意哪一方。如果差距不够明显,一说明可能辩论技术欠缺,二说明该问题并非空穴来风,不是靠辩论说理可以解决的,应该得到重视并敦促在现实中做出改善。

正如罗素的观点,分歧必然存在,并且只能被缓和不能被消灭。如果我们想要共存而非共亡,就必须找到一种办法包容分歧。


2019.7.22

《VICE 简报| 伯克利市将抹去市政条例中所有不性别中立的词汇》

https://mp.weixin.qq.com/s/mCtPAQwEBqe-RsKd-741Dg

看评论就知道现在反政治正确已经成为新的“政治正确”了。

女性和性少数群体被压迫了几千年也没见男性站出来说这是不对的,他们只会冷冰冰地甩一句:“自己去争取啊。”

现在我们学会争取了,我们游行,我们示威,我们推动法律改变,同一批人又开始说:“你们太贪得无厌了。”

看看,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双方不平等,同时并无意改变。所以哪怕一个国家的一座城市变更了市政用语,他们都能用上“文化大革命”这样充满恐怖意味的贬义词。

几千年来享受着性别红利的他们,在女权兴起几年后就坐不住了。他们感到恐惧,这是好事,好的革命就应该让既得利益者感到恐惧。

占据所有资源和优势的群体对弱势群体谆谆教诲:“权利是靠自己争取的。”

正如人类高高在上对动物园里的动物说:“自由是靠自己争取的。”

谁信谁才是傻逼。


2019.12.27

关于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的讨论、调查与报告。

前4p是我之前跟意大利朋友聊天的节选,可以部分佐证p5的结论,即西方国家很多人同样反感政治正确文化,但更厌恶hate speech。而瓷国人只看到了前半句,最终向极右发展,根本是南辕北辙,假言论自由之名行纳粹主义之实。

最后一篇是演讲誊录,所以字数较多,完整版可扫码阅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