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屿人
马屿人

看看、试试、想想

微信群为什么总是争吵不休?

今天天气很好,无风少云,阳光热烈。

新割下的稻子铺满了公园里的一块水泥地。

怎么杂在稻谷里的碎稻秆特别多呢?

问了一下,说机器收割的就是这个样子。

我想,怪不得。

机械化解放了人力,带来了便捷、快速,但并非完美无缺。

机械化也需要进化。

联想到网上里那些真真假假的信息,也是差不多。

互联网、微博、微信、抖音极度地拓展了人们的信息接触面、扩大了信息量,也许我们普通现代人一天里接受的信息比古人一年都多。

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然而和机械收割稻谷许多碎稻秆夹杂其间一样,海量的信息良莠不分,仍然需要人们花时间精力去筛检。人们至今对分辨信息还不适应,没有发展出和信息时代相匹配的信息处理能力和系统机制。对此,AI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但它也有自身的问题。

有些人对虚假信息在网络时代的自动过滤功能十分乐观,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虚假信息迟早会被揭穿、然后它们就会沉淀下去,只剩下真相漂浮在线上。然而现实是,网上许多流行甚广的话语故事,在被证明是虚假之后,仍然大行其道,很多故事甚至都是上个世纪、百来年前的!

马斯克的语录是其中一个例子。

马斯克的这段话,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然而据笔者查证,马斯克在2022年的时候曾经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与过印尼经济论坛(B20 Business Summit)的对话。这是网上能找到的唯一一个马斯克参加印尼经济论坛的记录。他和印尼主持人的对话持续了20多分钟,但是马斯克并未说过图文里面那番话。事实上他整个过程都没评论过中国。

另外马斯克劝告中国人要善待中国人的话也找不到可靠出处。

当然,我完全理解这些语录的流行和很多名人语录的流行一样,可能都是借他人之口诉我之肺腑,人们更在意的是这些话表达出了自己心声而不怎么关心到底是谁说的。

那么就来说说眼下的热门话题之一 — 以色列和哈马斯之战,真真假假、半真半假、似真似假各种消息满天飞。

可能一方面是因为有着先天限制,绝大多数人无法自由地接触到各种信息、尤其是真消息;另一方面,即使是能自由接触到各种信息的人也大多不知道如何分辨信息的真假,不知道怎么去查证,另外就是出于惯性和惰性,很多人缺乏核实信息真假的欲望,还有一种就是纯粹被立场所左右。

比如说:

明明以色列军队还没正式进入加沙,但是好几天前就已经到处传播“加沙人民夹道欢迎以军”的图文了。

明明哈马斯残杀妇孺、铁证如山,其在多年前就被英美等国列为恐怖主义组织,中国在以往各种叙事中也将其与恐怖主义组织等同,但是仍有很多人支持哈马斯的所谓“斗争”。

说到恐怖主义组织,还得提一下不久前在微信群里和一位群友的对话。

该群友在群里问道:为什么恐怖主义组织都是伊斯兰教的?怎么就没有印度教、基督教、佛教、道教的恐怖主义组织?

我随手回了一句:印度教是有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就是。

对方随即反问道:花了那么大力气就找到这么一个?

我当即苦笑:花了那么大力气?

作为在斯里兰卡生活多年的人,谈论恐怖主义组织时想到泰米尔猛虎组织不是十分自然而然的吗?就像说起火锅时想到四川重庆、说起螺狮粉想到广西、英国人说起恐怖主义想到北爱共和军一样,纯粹是条件反射罢了。

泰米尔猛虎组织还算是国际上有名的,若我说斯里兰卡目前公开活动最极端的人物是一些佛教僧侣,恐怕更要让许多人惊诧莫名了吧。实际上斯里兰卡的班达拉奈克总理就是被两个极端的佛教僧侣枪杀的,缘由和以色列的拉宾总理被枪杀差不多:向异族分子妥协。

但是在苦笑的同时,我意识到这是个普遍的现象:人们总是从自己的知识经验出发来揣度他人、丈量世间万事。

现实则是,一些人以为的匪夷所思在另一些人那里却是理所当然,一些地方认为的冷门知识在另一些地方完全属于妇孺皆知。

经典的笑话是农民认为皇帝的奢侈之处在于可以一顿可以吃三碗饭、可以用金制榔头锄田。

我自己不也常犯这样的错误吗?

有几回,看到微信群里传播的图文,凭自己所谓的“经验、直觉”认为事情不合常理、肯定是假的,结果一搜索一核查还真有其事,啪啪打脸,一次次地被迫认识到自己的“经验、直觉、常识”其有效范围和有效概率非常之有限。

本来我们绝大多数人的见识就是极其有限的,毕竟绝大多数人做不到像秦晖先生那样知识广博,也做不到像270夫妇(张昕宇、梁红,侣行)那样上天入海、走遍世界各地。而即便是秦晖先生,他关于巴以的讲座也有差错;即便是270夫妇也有许多没走过的地方、不了解的风土人情。

但是我们见识的极其有限却从不曾阻碍我们对许多极为复杂的事物下斩钉截铁的判断。

其原因何在?

《乌合之众》里说:“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望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拂袖而去。假如谬论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凡是能向他们供应幻觉的,也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据我观察,无论是左派右派、支持巴勒斯坦或支持以色列的,绝大多数都有这个问题。

对于热点事件,我们都太急于表达,而无暇学习研究、深入了解。

三分钟读完的文章、五分钟看完的视频,都可以让我们产生对某事足够了解的错觉。

我们往往过于自负,以为仅仅几个小时的新闻浏览和相关阅读就足以了解别的国家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纠葛,事实是连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事件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我们通常又太虚荣,觉得只有及时的发言才能让我们显得足够聪明睿智、有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且勤于思考,实际上我们也不过是人云亦云,把从A处看到的观点、思想转发到B处而已。

而微信群里的争吵通常都是观点、思想之争。大家似乎都很喜欢说服别人、或者是“打败”对方”。

雪上加霜的是我们很多时候都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说起罗规,微信群里很多人都能说出个一二,但真能遵守罗规的却十无一二。不出三句就偏题、跑题,交锋两个来回然后开始互相质疑动机乃至于贬损对方、谩骂爆粗口,实在都是太常见不过了。

前两天看到一条短视频,up主是生活在芬兰的中国人,讲她家小孩上芬兰小学一年级,一两个月时间里老师跟家长总结都学了什么。

刚开始中国家长有点哭笑不得,因为这一两个月的学习内容是学会好好坐着吃饭,上课不乱跑,发言前知道举手,还有就是1数到10。

这在国内不是幼儿园小班水平吗?

然而接下来的学习内容却都让中国家长震撼到了。因为小朋友们还学习了什么是生气、如何对待生气、生气时哪些事情一定不能做、比如不能伤害他人和小动物、不能乱扔东西、不能长时间停留在生气情绪中等等,如果生气了可以自己到一个地方平复心情,教室里有专门的角落,家里也可以安排一个类似的空间。

视频下面的留言有人说:多希望我也上过这样的课!

是啊,我也这么想。

我们从来都没有上过这样的课。我们的父辈、祖辈没有,我们自己没有,我们的下一代也没有。

我们过于看重具体的知识,却完全忽视情绪管理的重要性。因而即便在知识水平比重较高的时政群中,也很少在长时间的讨论中还能保持情绪稳定的人。

偏激激发更偏激,极端招致更极端。

巴以问题如此,中国社会如此,中国微信群里同样如此。

不说远的,单单一个“狗咬人如何处理”的问题,又引来多少纷争。对所有流浪狗甚至没打疫苗的家狗都一杀了之已是典型的懒政,微信群里的争吵更凸显同理心的匮乏。

这也是让笔者有时感到极为困惑的事情。

你说同理心匮乏吧,有些人对巴勒斯坦人的苦难感同身受,有些人对以色列的愤怒宛若亲临;你说富有同理心吧,同是中国人的这两批人方却对对方的感受理解无能。而且十分夸张的是,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对在以色列的中国人的命运毫不关心、不置一词。

《圣经》中耶稣说,虽然田野里麦子和稗子长在了一起,但到世间的最后,稗子会被拔起来焚烧掉,惟有麦子会被收入他的仓库。

不管信不信基督教,我们还是要努力成为一颗麦子。

用以下图文做本篇的结尾吧。

两家媒体的说法完全相反,按常理我们会推断必有一真一假。于是根据这个推断我们又会引申出许多观点。

然而现实是,这两家媒体的说法都是真实的(片面真实)。

如果去看国际大媒体的报道或者是以色列英文媒体的报道,你就会发现这位被释放的老妇人既表达过“经历了地狱般日子”和“被棍子敲打”这些内容,也表达过“他们对我们都很友好,我们的日常需要都会得到满足”。前面那些内容是描述其被掳走时的情况,后面内容则是描述她在哈马斯的地道里被安置下来后的事情。

而且这些媒体还提供了老妇人在被哈马斯人员交给红十字会时专门向哈马斯人员感谢致意以及老妇人丈夫仍被哈马斯扣留等细节。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