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之城
山上之城

在這搖搖晃晃的世界裡尋找真理。

寫在2024的開篇

“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制;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

人似乎總是在經歷了一些大起大落以後,才會有噴湧而出的抒發慾望。今天是2024年初,時隔兩年,我再次打開matters這個平台。不為別的,只為抒發一些雜七雜八的感想。

從小就喜歡寫東西的我,初中的時候曾信誓旦旦地告訴語文老師,我長大要當一名作家,像三毛一樣。語文老師記住了我這個“理想”,以至於畢業多年後回學校探望他,他第一句話便問“你的作家之路如何啦?” 我只好打趣地說,“成為作家太難了,還是做回一個普通人。”

去年開始接觸到幾個出版社,跟幾位編輯相談甚歡。他們開始鼓勵我寫作,說會寫作也是一種恩賜,不要浪費了。我開始投稿,也順勢刊登過幾篇文章。幾個來回下來,我開始體會到,如果興趣變成職業,那也是蠻痛苦的。像每次準備起飛的小鳥,總要被人剪掉一邊的翅膀,或是在腳上綁上一根繩子,又或者塗上一些不倫不類的顏色。於是我決定,還是不能放棄這個平台,讓這隻小鳥自由地飛一下。

2023年雲南大理拍的天空

過去的兩年,說是生命中的重大轉折也絕不為過。像《繁花》裡的寶總遇到爺叔以後,生活從此進入了一個新的軌道,一面加速,另一面失控。上海話的“爺叔”聽起來很像“耶穌”的發音,看劇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嘴角上揚。因為我也是認識耶穌以後,人生開始進入了一個很刺激的賽道。有時候我會想像自己站在一個上帝視角來看待自己的人生,並幻想跟耶穌對話。祂在上面笑著說,“你不是喜歡刺激嗎?這就給妳,你準備好了嗎?”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從前年年底開始,我認識了B小姐、J先生,緊接著我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離開了生活了6年的北京,跟家人的關係經歷了重大的和解,開始深度參與曾經我覺得遙不可及的事業領域。按原計劃,今年開始會加入一個機構工作,這也曾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鐵飯碗”,我也為此準備了一年的時間。可就在去年的最後三天裡,我突然看清楚了自己內心的渴望,也終於承認自己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就像《繁花》裡的汪小姐,憋著一口氣,就為了證明自己,就算離開了27號,也能闖出一片天地。於是在即將進入2024年的前夕,我決定在既定的道路上踩個急剎車,這也讓很多人大跌了眼鏡。去年發生的一切都那麼突然,但又像命中注定一樣,但凡彈錯了一個小小的音符,都無法構成今天這個旋律。

《繁花》裡的汪小姐

去年在雲南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我夢到一灘清澈的水,水下面有一些文字。我看不清,內心很著急,甚至拿了一個放大鏡,伸到水底下,只為看清一點線索。最後看到兩個大字,寫著“救贖”。醒來後,我依稀記得內心那種想要看卻看不清的膠著狀態。後來,我明白了,那灘水是我的心。只有當我內心平靜,不被環境所困,才會看清水底下的文字,才會看清未來的方向。剛過去的那個聖誕節,J先生送了我一本書,書的名字是“still water”。我心想,這就是我今年努力的主題了。

去年是我回國的第七年。從高中畢業離家開始,已經走過14個年頭了。前7年在外求學,也算是體驗了一番亂花漸欲迷人眼。心高氣傲的我,總想著在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尋找自己的位置。後7年在國內,在看似屬於自己的地方,尋找不屬於自己的位置。這14年下來,也算是涅槃重生了。可問題是,當中有多少涅槃是不必要經歷的。

上個月跟一位多年前在東京認識的姐妹,聊起來我過去幾個月在雲南鄉下的經歷。她笑著說,“你這些經歷總讓我想起約瑟坐牢的經歷”。我笑了笑,若真像約瑟,我倒是很期待“出獄”後的下一步,成為宰相的日子呢。 2024年開始,我知道我的人生會步入一個全新的軌道。對於前面的未知,沒有時間恐懼,只有相信,相信我的“爺叔”。龍年快樂!

寫於2024年2月10日,大年初一

在廣東18線城市的一個咖啡廳裡,一杯新中式鴛鴦陪我寫完這篇文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