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藍
灰藍

貓奴 / 文具控 / 書蠹蟲 / 可用食物收買

年初五大吉大利 00010 | 走出舒適圈

三秒後又回去了。
攝於 2024 年 2 月 23 日 by W

寫貓日記的時候,總是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坐下來打字的時刻,是貓們最活躍的時間,往往在完成後,又有一些非常可愛、想記錄下來的事件。

當然,奴才是主子腦殘粉,啥都想記。

目前安排的時程,是希望晚上 10 點發 ig 照片,10 點半到 11 點半寫日記加發布。但兩貓有一頓 11 點的消夜,因此就會發生這樣微妙的狀態。

先前花花白白還在的時候也是這樣,花花常在那時段催我上床侍寢。

昨天早早寫完日記。使用電腦的時候,就不停聽到兩隻貓在籠子裡發出奇特的貓叫,不是響亮的喵,而是細細碎碎地嗷嗷,彷彿在撒嬌。

探頭去詢問兩貓的意思(雖然貓說了也不見得懂,奴才的貓語成績萬年被當),這時,大吉主動靠上來,似乎想被摸,一摸就開始呼嚕;緊接著,在下層的大利也開始一起呼嚕。

當下真是一個奇妙的瞬間,擠在貓籠裡,聽著兩隻貓呼嚕。兩貓的呼嚕聽起來很像是某種小型的引擎,聲音低沉,我這個奴才則是沉浸在主子呼嚕的美好。

11 點了,給了消夜,兩貓吃飽以後,就直接洗洗睡了,剛才的撒嬌彷彿一場夢。

忽然驚覺,原來剛才那是,叫奴才趕快給飯啊!

奴才 E 安慰我:「至少還有功能啊!」

想想,其實花花白白也是這樣的啊!我怎麼就忘記了。撒嬌就是來討某個「服務」,而現在我們和大吉大利之間只有食物。


今天的放風時間,小貓真是活力十足,大吉玩了整整一小時的逗貓棒(奴才都累了),還有許多瘋狂地板翻滾動作,讓奴才都擔心他摔痛了。

前幾天,大利都怯生生地躲在籠子裡看大吉玩。今天,他猶豫再三,終於願意靠上來玩,一開始,他只在籠門處揮手玩,後來跑出來撲了一下,三秒後又回去了。

雖然很短,但也是值得記錄吧!

大利的一小步,是奴才的一大步啊!


天氣變冷,加了條小毯子進去。

從不知道一個鞋盒裡能放那麼多東西,底下鋪著小毯子,兩隻貓疊在上面。

貓是液體,每天都在驗證。


#年初五大吉大利

灰藍 @ matters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