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詩情詩意

Flora詩情詩意

Flora異想

102 Articles

Flora詩情詩意

Flora詩情詩意

Updated

流連

那是一條名為自由的路 恣意的風 青綠的草原 映入眼簾地盡是 人口中的絕佳風景 唯有身處於此 方能體會 如浪般搖曳的稻穀 隨風或左或右 這一片美景 讓回家的路變得漫長 只願倘佯在這清脆綠野中 熾熱的太陽也柔和了 漸漸泛紅的夕陽 連絢爛的雲彩也得低頭享受 …

寫詩

在我心裡一直認為詩人是浪漫的,而我喜歡浪漫,所以喜歡詩。詩人當然也有分別,有的寫得是愛國激昂慨然的詩句,有的寫的是風花雪月情字綿綿,各有各的特點。以前讀席慕蓉的詩時,心中難免會有幻想,想像著自己在愛戀中的樣貌,該是多麼綺麗的風景,可能還會變美。

生命展現

生命的展現常常不在我們的預期內,生命的消逝也是。今早一位患者因為需要可以提醒她約診時間的app,想請我幫忙,她說以往都是女兒幫忙輸入,現在她不在了,沒有人能幫她。我問她女兒去哪裡了呢?她還沒說出話呢,眼淚就撲簌簌地流了下來,原來過年前她的女兒離世了,讓她既傷心又悲痛。

荏苒

時光荏苒 快速地令人恍惚 眼前的種種 晃眼已過 熟悉的呼喚 化為一圻黃土 化為漠然高塔 笑顏彷彿仍在 卻如夢霎時遠離 唯剩下方框中 堆滿笑容的影子 縱有鮮花滿把 喚不回往日光景 人終究一老 年輕的歲月逝去 新一代也將更迭 亙古不變的是 永恆神之愛 能替代哀慟 拂去淚痕 再次展顏前...

低語

是心頭的低語 還是腦海裡的掙扎 輪番上演的戲碼 像是戀人間的執拗 聽見的竊竊私語 終究抵不過虛情假意自私的想望 彼此的成全 無妄中的笑談 已成了傳說 沒有懷疑地前進 才知道終點竟是瘋狂 不忍回首遙望 卻歷歷浮上心旁 讓過往雲消煙散 奮起再次展顏 迎向那有風的地方

再一次的豐盈

如心臟跳動 絲絲起伏 眼眸旁卻汩汩 順著白皙臉頰 盡嘗甘鹹滋味 流不進的是傷悲 順流而進的是冷漠 如窗外的風雨 看不見停歇之時 想像著晨光鋪天蓋地而來 曙光何時能見黑暗從來就不只是黑 傷口沒有復原的盼望 最後一片花瓣落下 等待來年的豐盈 那時 仍有悸動相迎 放下不該存留的夢 迎向...

模擬

想要模擬   模擬詩人的思維   將詞語緩緩配在一塊   成為另一種意涵   包覆著另一個生命   是屬於詩人獨有的特質   或說這叫做文青害羞的雪莉詩人僅用短短的字詞 將滿心的相思 化作淺薄的文字 卻蘊含深意   請候鳥捎給你   或請雲彩寄予你   那是所能想到的   最...

人心多變

綠葉在風中搖曳 與髮梢飄往同一個方向 櫻花在日光下綻放 與湖畔連成一片 波光粼粼的湖 如止水的心 彷彿天差地別世人的幽微情懷 美麗勤勞慵懶醜陋 大地給予同樣孕育 卻出現百樣人生 面貌顯露出未知 人心最是難測 明哲保身 或如花香飄然 借問心屬誰人 輕紗已透出輪廓

純粹

天空的藍如此純粹 晨光輕輕透出形狀 像剛煎好的荷包蛋 想將太陽佔為己有 以為也能填飽肚腹 紅花綠葉沾染了溫度 用飽實豐盈的光采 映出對日光的感懷 雲彩玩起躲藏遊戲 如心牽絆 帶著沒能散去的痕跡 從這頭到那一頭 娃娃指著天空開心地跳躍 緋紅的雙頰 都是對日光的感念微風吹拂 闔上了...

只想

1.這片天空好美 清透的藍天白雲 只想躺在草地上 與你一起仰望 2.這片海洋遼闊 深邃的湛藍顏色 只想站在碼頭旁 與你一起倘佯 就像傑克懷抱著蘿絲 為未來展開雙手 擁抱著彼此 觀看前方洶湧波浪 在海風中飛翔 言語都是多餘 只剩 我倆在船上刻劃的情感 想問你 是否再次為我停留 ...

空虛的等候

像一盞燈   在風中殘喘   像一個謎   解不開理不斷   訴不盡地風華   道不盡地滄桑   獨留青澀的模樣      空虛的夜   留有你忘了帶走的溫柔   緊握著不放   是我的心慌意亂   我想再一次呼喊   你的名字   卻聽不到任何答案空虛的夜   留有你忘了帶...

一起變老

想和你一起變老 路邊的小花綻放 天上的雲彩飛揚 然而時光的流淌 令人惆悵落葉飛舞 隨著想念的詩句 迎向你 想與你牽著手 隨著簾幔掀起的那一刻 與你在窗前凝望 花香依舊 白雲仍在天上漫遊 你的聲音如在耳畔 告訴我 要白頭偕老一起走

縮影

品嚐日光的縮影   如調味料般撒下   用來調理生活   會因而溫暖   還是更顯寒冷      淺嚐一杯   濃郁的咖啡   讓振奮在心裡流竄   勇氣會不會也多一點力   沙發上的光影   吸引貓兒貼近   如沙發上的日光浴   曬黑了內心的血色   還是更像黎明的太陽 ...

最後一次

那是最後一次 惶惶不安中 緊握的手卻鬆開了 遙遠的天空 透著微微火光 我們狠狠地逃離 為了心中渴望的愛情 倏地 恍然如夢 醒了 兇惡的手 仍在原地等候 雛鳥飛不出巢穴 那是伸手可得的距離 自由就此喪失 卻誤以為是愛情 破碎的記憶 將我抽離 那是最後一次 信你 也是最後一次 被欺...

虛構

滿山滿谷的葉 像火紅的天 片片掉落地是我的心 說好要一起賞楓 卻無疾而終 言而無信的你 讓我又一次孤單 卻仍舊是上了山 望見了楓紅 也望見內心的空洞 一個永遠也補不起來的洞圖片取自unsplash那些曾有的快樂欣喜悸動溫暖 全掉進洞裡 追不回也撈不起 該用什麼補上我的青春 我的美...

鬱悶

鬱悶   就像口裡有東西卻吐不出來   明明就有一張嘴   能張開也能閉上   卻吐不出心中的沮喪失落難過   懷揣著憂鬱   擁抱著壓抑   鬱悶吞噬了自己   口中的文字   都被愁雲淹沒 有口難言   若能坦然豁出去   風景就能轉換   明媚旖旎或崎嶇 僅在一念之...

逝去

無法忤逆的歲月   那是消逝的青春   如同逐漸發黃的葉片   永遠也回不到青綠   只能看著它漸漸枯萎   經不起一點揉捏   即使只是   輕輕地觸碰   都會使它墜落碎裂   經不起過度的消耗   不再青綠的葉片   早已失去彈性   承載不了養分的它   無論如何究底...

念想

風咻咻地吹   葉片在風中搖擺   就像此刻的心思   飄渺不定   夜空中的星宿   無法給予答案   只能獨自思忖所有的可能   那是來自哪一方的消息公園裡的夜鷺依舊唱著   尋人的歌曲飄揚   不禁猜測   是誰   究竟是誰   代替了他的遠方   讓思鄉人哭斷了腸 ...

晚詩

晚風徐徐吹拂  髮梢輕飛  沿途的風景不及這風來得賞心  埤塘裡裝著月光的倒影   令人醉心的池水 波光粼粼 映照著愛侶的心緒 如詩仙般的浪漫 寫下萬古流傳的詩句 船頭被夜光鋪滿 遂而吹起羅曼蒂克的風 彷彿訴說著古老的愛情傳說 詩人的情愛便以文字出現 流傳至每一個充滿愛情的所...

我的小世界

我的世界很小 小到只有你的喜怒哀樂 我的世界很窄 窄到只能裝進有關你的一切 我的眼界短淺 淺到只能看見方圓五十米的事物 我的學識薄弱 只有無知住在我裡面 能展現的 唯有愚笨的文字然而所有的愚笨 都只是為了與你/妳相遇 如果你/妳也看見了這份真誠的憨愚 請收下關於文字的繾綣 閱讀屬...

因為有你

我在台東 天氣陰晴都有 冬季的海風吹得我 心慌慌髮亂亂 唯獨感到溫暖地 是身旁的他有他 無論風如何寒冷 如何狂亂 我的心緒都能穩如泰山 海邊的風浪似狂潮 心卻彷彿在瀑布飛瀉下的鳥巢 雛鳥安穩地在巢中安睡 我的心也不動搖在顛簸的路途有他相伴 再坎坷也能在轉眼間撫平 那是可以平定爭執...

愛,依然永續

☘️☘️☘️結婚紀念日快樂☘️☘️☘️ 我愛他 三十幾年前陷入愛情 他的反應靈敏幽默風趣 具磁性的嗓音迷人 深邃魅力的眼神勾人 當時的溫柔倜儻 是為了追求 三十多年後 依然愛他 即便魚尾紋多了 幽默變成了白目 嗓音不再為我歌唱 而今的體貼 成就了真實的愛台東之旅我們之間 從 熾熱...

生命的幽微

生活的幽微之處在於是否能以此來品嚐生活,如一朵小花,或一片茂盛的草原,都是生活裡不能忽視的一隅,或大或小都是。在生活的幽微之處 有個細細地 並非醒目的 小小花朵綻放真的只是 小小的 在一片荒蕪之地 透著一絲絲亮光 生命重新有了輪廓 輪廓裡有了可以呼吸的 在荒蕪的一隅 小小的 生命...

甦醒

韶光乍現 往事歷歷幡然而過 心卻抑鬱 無論窗外陽光如何絢麗 都進不了一扇關掉的窗門 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心門 罪疚在光照下 如影隨形 就算開了窗 風兒也不見得能吹進好友拍攝但 和煦的日頭 仍舊藉由一絲絲的細縫 鑽進了以為被奪去的喜樂 心靈的髒污本能地逃離 沉睡在谷底的 也要甦醒 如...

轉身

轉身 總能看見你 直立立地站在那裡 笑臉可掬迎向我 用最溫柔的面容 深邃的眼神深情地望著 那就是你 擁有最無邪的性情待我轉身 總能聽見你 輕聲溫柔的呼喚 帶著磁性的聲音 唱著熟悉的情歌 清亮嗓音沁入心靈 微寒的心 也能頓時升溫 心底便生出了愛 愛緊緊將我包覆 連心也賠上了 從此兩...

你說

你說不愛我多話 聽了厭煩 卻也怕我不說話 以為又要冷戰 究竟要我說還是不說 你又說不愛我管太多 覺得心煩 卻又怕我什麼都不管 究竟我是該管還是不該管 婚姻的本質就是愛 愛是包容也是忍耐 應是兩人相補又互諒圖片取自unsplash我的慎思是你欠缺的 你的陽光是我所需要的 婚姻本...

不變

人並非一成不變 縱使每天的工作相同 見到的人也沒變 但 昨日或許是憂傷 今日變為開懷 明日可能會有沮喪 今日成就地卻是快樂 每日的情緒不同 心情起伏也有差異 人怎麼可能一成不變看看可愛的Hana搶我的櫻桃現在的悲憤 明日將會有不同 往往就在 驀然回首時 驚喜就如萬馬奔騰般 飛躍而...

時間的刀口

站在時間的刀口 才知道它的殘酷 年邁的行動 只剩緩慢步伐 這幕幕望進了眼底 內裡升起 陣陣酸楚圖片取自unsplash過去的大手擁抱撫育 獨自撐起的一片天 昔日家中支柱 而今身形孱弱 微抖的身軀 全在眼底裡刻下 房門闔上 喉頭的哽咽便發出吶喊 轉身後的盈眶 疼惜的淚水沖去無謂的掩...

融化

一股莫名的泉源湧進 淚水便似狂潮而至 心底的洞再次被撬開 態度 一直是態度的問題 語氣 語氣更加增了憤怒 用愛心說誠實話 也要用愛心體貼 忘了曾經的愛戀允諾 此時只有似狂風而來的慍怒 口出惡言 無辜身心被傷及 有誰能判斷 誰能計算 裂痕就這麼進入 關係也跟著碎裂 外頭的黑暗籠罩不...

寫詩

為什麼會喜歡寫詩?其實我也愛讀詩。雖然讀的不多。近來思考了這個問題,我想有一個很確切的答案,就是因為喜歡讀詩。我還是仔細回想過去想要寫詩的原因,一開始可能只是單純地覺得寫詩很浪漫,特別是情詩,令人感到輕飄飄的。便從閱讀詩句開始接觸,接著就想自己寫寫看。

回顧詩

這是去年兒子結婚前,因著放與不放帖子這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所寫下的詩。如今臉書回顧再次回憶起當時的心情,我自己倒是很喜歡這首詩,完全將我心中的疑慮和愁緒寫了下來。很符合我自己的感受,甚至覺得自己寫得真好(真是厚臉皮),於是再貼上一次。不過我找了自己的文章很久,都沒找到,不知道是忘...

刺得頗深 而且極痛

說不出

是一股無法言說的苦 是一種說不出口的委屈 誰能代我轉述 誰能替我停留 若思想能化為文字飛向你 我便不再自欺 就像海的另一端 也是無盡地深邃好友拍攝我被埋進深淵 如同吐不出的遮蔽物 卡在喉頭的魚刺 身體的機制一直阻擋著 前進或是後退 是否能選擇 只求述說明白 申冤在你 該如何自處 ...

重生

刺骨寒風向我襲來 溫熱的臉蛋隨即變得冰冷 拉了拉衣襟 順了順頭髮 未來的路途仍需向前 再怎麼冷冽 也需咬緊牙關 向前邁進好友拍攝毛茸茸的手舉起 往前一揮 以為打著了什麼 原來撲向過去地只是往事如煙 反撲而來的卻是 無情的打臉 此時更冷地應是我的心 窗外的落葉滿地 只因寒冷的風將...

迷途

夜是如此沉靜 雨聲也總是突破重圍 透過門窗闖入我的耳 門外的風 窗外的雨 像是和聲般的一唱一和 陪著我一起面對深夜的黑 那股黑 不令人懼怕 偶有迷途的羔羊 總有路燈相伴 亮光成了最大引路者深山裡的黑才是真正的侵蝕者 無盡的前方看不到一絲光點 人生道路上的燈何時才被點亮 尋尋覓覓 ...

如果我是個假人

我是個假人, 整日躲在文字的背後, 做著美麗無暇的夢, 期待夢境總有成真的一日, 能成為眾人簇擁的名人。我是一個假人, 以為躲在文字背後, 就有如一座城墻為我築起, 為我擋風遮雨, 我就能安穩地跋扈, 不怕任何阻礙, 或許哪一天我也能高飛,沒有煩惱,只有一股熱血。

請記得我

都誠摯地希望你記得我

目光

微微的火光洩露了所在

純粹

原來所謂的純粹正是如此

短詩|那一抹光

短詩|時間的河流

原來的平滑柔軟被你給弄皺了 任何人都逃不過你的折磨 在日出和黃昏中看見你 在樹葉與嫩芽中瞥見你的足跡 總是毫不出聲就能 破壞一切 或 成就一切 🍁🍁 時光的場域裡你不著痕跡地溜過 花白的髮絲中驚見你的作為 身體裡的血液和筋骨見證你的存在 你是如此的無情卻又何等溫柔 不時被你匆...

戀、愛?

信裡告訴他做朋友可以,希望就只是朋友,彼此通信交流,當個筆友也很好。

短詩|雲

喜歡看著雲發呆 它的變換萬千 時而張口吐煙 時而張口吞食 時而溫柔的像棉花 時而粗暴的像怪獸 時而像個寬闊的蔚藍海洋 飄逸的雲啊 何處是妳的居所 妳想飄向哪兒 若可以 為我捎個信息給遠方的他 告訴他我的想念 如同鍋上滾燙的水 如同海邊洶湧的浪 如同山谷飛瀉的瀑布 也如同螞蟻竄心...

短詩|讀你

讀你 就像讀你的詩 就像讀美麗的你 讀懂你心底最深的言語看你深邃的眼睛 思考的樣子 都在我心底掀起陣陣漣漪 心裡的湖水 被你的美 震盪地不再平靜 彷彿湖底的寶藏已被你發現 那是我純真的心 珍貴的寶 你能珍愛嗎 倘若你能 我就潛入那湖裡取出給你 只願被你帶走的珍寶 能被你的愛來包裹...

段詩|愛情的調劑

有一個 沒被愛情覆蓋的角落 常常隱隱作痛 便在戲劇裡找解藥 也在書頁裡尋覓 或在人群中 遍尋某些可能好友送我她拍攝的花朵然而 然而 每一種經歷 都需帶著前進的步伐 使生命添加香氣 這馨香之氣乃是 之於你 有愛情的調劑 就像注入了青春的氣息 髮也黑亮 心也輕盈 臉上綻放的笑 像極...

短詩|風的面向

風是活潑的 它將妳波浪般的秀髮吹起 讓妳的髮搖曳地 像是在舞蹈 🩰🩰🩰🩰🩰🩰🩰 風是戲謔的 將妳飄逸的裙子撩起 讓妳來不及遮擋 只能充當瑪麗蓮夢露 💃💃💃💃💃💃💃 風是多情的 它讓楓葉飄下 像一場浪漫的雨 輕灑在妳身上 🍁🍁🌧️🍁🌧️🍁🌧...

短詩|冷

風聲卻悄悄帶來冷冽的消息

短詩|過往

窗外疾風振振 心裡卻是空蕩蕩 思想的都是與你有關的畫面 人心實在難測 熟識的你也是如此 一度以為的過往 仍舊被撕了開常被自己的隨性弄得無所適從 究竟是怎樣的性格造就出的我 一點風吹草動 便以為又是我的傑作 總是不願意相信自己 會做得比想像中好 害怕的結果就是 停 滯 不 前 這樣...

空白

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短詩|想像力

老鷹若是失去了翅膀怎能再飛

短詩|愛&書

因為我的書櫃 永遠缺少一個 妳

短詩|日常

我閉上眼睛 細細感受。那細碎的光影仍溫暖了我

短詩|新兵

新兵也有變成老兵的一天吧

短詩|甜與苦

你喜歡甜還是苦 有過兩種不同面貌的 才算是人生

短詩|黑暗&夢

黑暗的盡頭不會是白日 只有無止盡的黑然而 光能終結黑暗

短詩|假的很真

只怕真是假的 然而你卻假的很真

短詩|無法連貫的夢

只為了和他們一同追尋 不受限制的快活 一直嚮往的自由

短詩|心之所向

那道光明的燈塔 是你心之所向 那是家的呼喚

短詩|我想念我自己

文字之美 是我不能躲藏的缺憾

妳的幸福

一幅一幅用著妳審美眼光 一篇一篇用上我的燒腦心思

短詩|網

讓新網迎接另一個豐收

短詩|夢

你的臉慢慢的貼近我 瞬間呼吸都像是被凍結

短詩|掩蓋的傷口

原來那些痛其實一直都在 只是被表面的美好掩蓋了

落葉

清風起 落葉飛舞 我撿起一地的愁

短詩|無法溝通的你

看著無法溝通的你 猜不透你的心思 要如何表達我內心對你的狂熱呢

短詩|凝望

因我深知 凝望無法帶來變換 因我只是一介平凡

短詩|渴望與自由

心 渴望有個可以停駐的地方 無奈 你的眼裡沒有你的心裡沒有彷彿你我間有層厚雲

短詩|晨吻

這是發自溫柔的你 所給我最完全的愛

短詩|晨曦與夢

來自鏡頭後最細膩的妳 一一的採樣

短詩-飛鳥

輕輕落下的羽毛 是永恆也是唯一

短詩-在雨中的呼喊

卻看著口中的每一個字 被雨打下

短詩

我的風景放不了你的渴望

心傷

這一天他哭了,為著自己的無以為繼,為著自己的枯槁。哭,是難過自己,也是為難自己。文字是他心裡的殤,記不得是他心裡無法言說的痛,短期記憶的遺失成了他的荒蕪,不再出口成章,不再行雲流水,只有腸枯思竭如影隨形。(跟我很像)他哭了 為著內裡的荒蕪 他焦急 文字的入不敷出 是痛苦的來源 也...

與樹共贏

它在微風中搖曳 靜靜享受著風的軌跡 風兒輕拂過它的髮梢 枝瓣也輕盈地搖曳著 髮葉隨之起舞 跳著大自然的旋風之舞 日光輕柔地灑向它的全身 光之剪影在枝葉中跳躍 令它顫動躲避烈日的人們啊 別忘了矗立在這裡的它 與你們共生共長 對它報以溫柔 它也必將手臂向你們敞開 讓彼此共贏

我的貓兒

她的眼神充滿了期待 斜睨著我 彷彿等著我下一個舉動 而我就只是靜靜地看著 我知道她知道我正在看著她 因為她也正看著我 此時 唯有其他的動靜 才能轉移她的目光 那個令她轉移的 是他 是我的他 她心目中最愛的也是他 每晚的撒嬌 是她的日常 轉而向我撒嬌 這是新的日常 她也愛上了我 在...

綻放

一轉彎 望見了他 他駐足的一眼 令她心花綻放 驚嘆的神情 眼中透露出讚賞 藉由那短暫的一秒 傳遞給她圖片取自unsplash腳步的輕快 證明了這一眼 多麼地令她心動 久未被炙熱目光注視 如此熱切眼神 驚訝於 還有被觸電的悸動 來自陌生的他 彷彿又回到青澀時期 懷著淡淡地飄飄然 ...

冷冽

冷冽的風吹進我的骨子裡,連心都冷了起來,雖然房裡還有20度,我卻冷得直發抖,原來心裡的冷比外面的溫度更為讓人凍傷。內心的冷是無論吹了多少的暖氣都無法上升的溫度。好友拍攝冷冽的風 吹進骨子裡 心冷 電暖器也無法升溫 縱使身體有37度 吹進骨子裡的 卻只能停留在零下十度 像是凍傷了的...

餘暉

坐在礁石上 望 落日餘暉 在海洋遠處的邊緣 金黃色的球體 落入海的喉頭 像是灌入了佳餚美酒 渙散的眼神 也是醉了 迷濛了 在你眼眸的深處 透出一個影像 那是我 也是你 兩人愛的印記好友拍攝夕陽落下 餘暉盡了 夜悄然無聲地 走了過來 我仍在此處徘徊 海潮將要淹沒礁石 已無立足之...

徵文:紅|紅了眼眶

紅了眼眶 外面的豔陽火紅 心裡的激動亦如熊熊烈焰 紅色的火焰在夜空中燃燒 悲痛也是 炙熱的火光 灼熱了心 燒出了洞好友拍攝:紅心若燃燒殆盡 是否能喚回生命 喚回最後的一眼 一刻 昔日的微笑和堅韌 彷彿還在昨日重現 而今卻已冰冷 靈魂飛越時 是否看見了我們的哀傷 是否也痛得如我...

心跳

第一眼看見你 我的心就明白了 從此只為你跳動 有時像是急於奔跑的羚羊 有時緩如慢行的樹懶不見你的那一刻 心失去動能 緩慢地就像沒上發條的手錶 但今天 雖不見你 心卻撲通撲通 跳個不停 快要蹦出體外 像要找尋你的足跡 好幾個一百下 需要深沉的呼吸 才能壓低 才能安撫 快來吧快來吧...

薄霧

薄霧籠罩 城市朦朧 車子不車子 人影不人影 但 似乎更增添神秘 即便他正在燈火闌珊處 妳卻渾然不知緩慢地靠近 越是接近 那戀人的身影 便緩緩顯現 在霧中 宛如雲煙繚繞的氤氳 妳抬頭竟瞥見了他 緩緩向妳走來 這是妳一直渴望的身影 終於在薄霧裡出現 妳的欣喜無法隱藏 在霧氣逐漸消失的...

再生

世俗的紛擾 慢慢褪去 白日的光芒冉冉升起 信心也在沉睡中甦醒 光總能帶來希望 驅使我走向它的 是 每一次風暴後的反省 是 黑暗過去後的幽微時刻在前方 有一雙時時抓住我的手 沒讓我跌落山谷 帶我找回心之所望 如同微風輕拂 雖然輕淡 卻是深刻 將煩擾甩開 邁開步伐 走進豐盈飽滿的林中...

植物的獨唱

茶花 敲著風來到你面前 梅花 踩著雪夜前去探視 玫瑰 說著雲彩的細語 輕輕的 慢慢的 揭開了一場愛情饗宴好友拍攝吃飽了愛 喝足了情 走到你的跟前 像醉酒似的 吐出一場風花雪月 然而小草不領情的 甩頭而去 清風的描繪 該說給誰聽 白雲的故事 又該流向何方 徒留枯枝獨自守著山巔 這些夢幻的云云 將隨落葉而去

無形的銀針

銀針落在樹梢 也落在心底 隱沒在河裡 也隱沒在無數的花瓣裡 如同從未出現過 卻有著它的痕跡 在浸濕的身上 在濡濕的髮上圖片取自playground 銀絲落下 針針扎傷了心口 那緩緩地 像是不曾流逝的時光 在無盡的人生裡造弄

每一個都是你

我的每一個文字都是你。我愛你,用文字說不出來,用思想也無法表達,只有心意相通的默契,能傳達我的愛意。神啊,我該如何對你訴說,心裡有許多的不快,卻無力申辯,好似失去力氣的參孫,任人宰割的牛羊,停在這裡,等著救贖,這裡的救贖何時啟動,何時來臨?

天空的形狀

天空本來是沒有限制的,也沒有任何形狀,它的寬廣可以容納世上所有的喜怒哀樂,還有陰晴圓缺,更能容下天上的星宿。但若站在兩棵樹之間,或建築物中間,再俯首望向天空,天空就像被侷限住,有了可以形塑的模樣,而且是自己想像的形狀。是圓或方或各種形式。我想“人”是否也是如此,在別人眼中被侷限成一種樣貌,然後就成了別人眼中的樣子。

音樂魂

如靈魂流洩的樂音 尋常地擺動 音律隨之流出 撼動人的心懷 療癒人的傷痛 音樂迎來的 如同天籟 如同水流 流淌進靈魂深處好友拍攝任憑時光的摧殘 音樂依舊在人的心中 替代所有的悲喜 溫暖了 也理解了 碎片般的記憶 在音符的圍繞中 完整了 毫無欠缺 獨留 小提琴的專注 大提琴的深情...

時光書頁

時光像書頁 一頁一頁地翻了過去 書頁裡迸出了影像 鮮活的模樣映入眼底 那是你 是我記憶裡的片段濃眉大眼 親切笑容 對我施以援手 消散了暑氣 吹來了涼爽和風 年輕的腦海裡 滿溢著你的熱誠 輕聲說著謝語 盼能悄悄地送進你心裡 若時光倒回 那句謝謝必要送出去 遺憾便不在心底 落得只剩...

看貓心情就好全身的細胞傾注於它 在我的眼睛裡炸開 無法聚焦的倉惶 直搗頭部中心 太陽穴緊縮 肌肉的緊繃 我的全人 都將為它而激動 無法控制 無力思忖 腦子裡充滿的是一地的散碎 只要小小一顆 或許就能消逝 然 眼前的渙散 終究是看出了它的問題 原來 這就是令人畏懼的 痛那天工作忙得...

有風的日子

2023/3 有風的日子 眼睛被風吹進了沙 紅了眼眶 正好 掩蓋了一直想要流的淚是想念你 還是想念您 或是想念我自己 喝了點酒 帶著微醺的搖晃 想著所發生的一切 老爺哭得顫抖的身子 想念的母親 安息禮拜家人聚集的愛 令人動容的影片 這是一家令我又愛 又有著莫名心結的家人 親人...

痕跡

這是一畦荒蕪的田地 你左手撒種 右手施肥 你的耕耘看見了成果 文字是你努力的果實 詩篇是你流下的汗水 即便只有一丁點收穫 都是極其珍貴文字的田地因而豐收 心靈的荒土得以茁壯 努力耕耘雖不一定有結果 但過程 必是令人深刻 曾付出的每一分心力 都將會是迴力鏢 在自己的身上看見 來回的痕跡 將投射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還有明天 你會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能夠重來一次 想要改變什麼 是脾氣 是原生家庭 還是所有的一切 若能選擇 是理性多一點 還是感性多一點 是愛心多一些 還是私心多一點 若能塑造 想要豐滿 或是窈窕 是傲人的身材 還是人人欣羨的外表 若能再一次 要變成溫柔似水的女性 還是擁有帥...

自己才懂的孤獨

這幾天讀了馬特市裡一個文友@亜希 寫的一本書《如果我能將你拾起》。會買這本書一方面是想支持文友,另一方面是自己也喜歡這樣的小品文及詩集,於是我便將這本書買了下來。讀了一小部分後覺得很值得。這是本溫暖的書,是本令人想要成為幫助他人的好人。有時簡簡單單地一點點助人的心意,就能讓孤單的心被摸著,讓人感受到真摯的關懷。

這植物有毒

藍星花斑葉冬青這植物有毒 而我中了它的毒 那植物有毒 我也中了它的毒 這名為療癒的毒性堅強 我始終逃不出 它的魔掌 深深吸引我的心腸 我的肺腑 我的目光 全身都有來自 它的毒害藍星花藍星花這毒是 令人盲目地 愉悅 滿足 快樂 相信 釋放 無法言說 像是置身在天堂 恍惚般地飛舞在庭...

真心

你說 我不懂得你的好 你又說 溫柔在我身上找不到 而我 卻無言以對我承認 我很凶 也不夠柔情似水 但感情是真的 愛是真的 心可以剖開 你看見的 絕對假不了 心裡絕對有你圖片取自unsplash只是 當你剖開時 我就真的死了 無法再愛你 也無法再產生真心 疑人不用 用人不疑 愛 就...

價值

天空又在下雨 浸濕了我的臉龐 也濕了衣裳 仔細一瞧 不只是天空下雨 我的眼眸也是天地一沙鷗 我有如塵埃中微小的一粒 毫不起眼 毫無作為 縱使如此 我仍像顆貴重的珍珠 那是你眼中的我 雖然我從未如此看待自己 或許真有那麼一天 在瞬時間  我便明白了 也許就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模擬悲傷

為賦新詞強說愁,是我寫詩一貫的方式,總覺得有強烈的愁緒才能引發心中的低吟,然後將詞句寫下,所以我的詩常會有令人惆悵或心情低落的感覺。當然有時的確是心情不好沒錯。年輕時如此,現在也依舊。最近迷上觀葉植物我的心破了一個洞, 悲傷痛苦全都流出去, 欣喜也沒能留住, 像是一個空殼子, 無法承載任何重量。

「如果」的虛晃

以下是Flora不負責任的想法: 「如果」,這是一個虛晃的詞,因為世界上永遠沒有「如果」。雖然我們總想藉由「如果」幫助自己能不懊悔,但「如果」永遠沒有用。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真的會有什麼不同嗎?回家的路上想著,如果婆婆當初沒有跌倒,至少現在都還活得好好地。

無法成雙的襪子

玩玩新詩,把@豈几文 和@小鹿斑比 的沐浴乳拿來用用,請見諒喔。那隻無法成雙的襪子 孤單地晾在陽台 如同形單影隻的他 默然地看著它隨風搖擺 落寞之心隨而升起 這是第幾次將襪子留下 讓它在空中飛舞著 彷若它在妳也在 少了一隻的襪子 終究無法穿上出門 只能掛在外頭 或丟棄放在心頭 失...

催促

耳畔傳來滴答滴答聲 催促著人的心 心中的擔子似乎也正茫然 催促著他的腳步 催促著他的遲疑 該加快腳程了 該做出決定了 心中的惴惴不安 也在醞釀 誰能託付 誰能及時幫補 圖片取自unsplash此時的每一個聲響 像在訴說著 不公平地對待 對你對他都是 胭脂雲曾被賜予的恩典 不再是恩...

釋放

想釋放心中的桎梏 脫掉那一層限制 逃脫那一個框架 將最原始的自己顯露 赤裸地 擺上圖片取自unsplash在昏暗的時刻 在幽靜的夜裡 擺動著慾望 隨著心跳 胸口的起伏 上上又下下 禁閉的口 只讓內心狂野的吶喊著 如同海嘯奔騰 倏地 朝向高峰 在每一個柔軟之處 都留下印記 屬於愛的痕跡 狂亂的記號 直到完成救贖

謊言

假如婚姻騙了你 你也可以騙婚姻 告訴它 你過得很幸福美滿 讓它誤以為這是真的 於是婚姻就變得美滿 因為它相信了這個謊言 婚姻就真的變了 這不再是謊言 圖片取自unsplash如果有兩條線 一條往東一條往西 只要方向不同 就會越走越遠 永遠沒有機會交會重疊 各分西東 婚姻也是圖片取...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