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rticles17184 words
12 articles17184 words

云楼宫

云楼宫雾霭溟濛,凤翔鹤唳。只见他今日一身毛蓝长衫,靛色布丝绕住虎腰,长衫截在膝间而止。极净的白布袜包紧小腿,脚上恣率踏一对墨黑无纹布靴。青鬈随意束起到颅顶,只有一条黑曜色的布条轻轻缚着。好一个平日里铜筋铁骨的美髯公,今日在家竟这般闲云野鹤。

圣工作者十日谈

那个年代里,男婴的裸体却随处可见。男婴的性器好像就是“圣器”,它可以随处出现在电影里,海报上……它是风趣是喜剧是吉祥是如意。要是小时候的我也得以瞻仰有女婴裸体的海报或电影,一定会喜出望外的。

我不是曹植

一而再,再而衰

惧火者

“哗” “哗” “哗” …… 被划了二十三次的火柴盒早已白痕累累,那粒火柴头却生不出一点儿火星。蹲坐在杂货店门前的小女孩仔细地钻研着手里的火柴盒。盒子被小手心汗得皱皱的,盒面的包装纸已经翘边,但总被小女孩不服输地又按下贴回,但它还是会翘起。

再品一生缘——时隔二十一年再品港剧《再生缘》

论儿时影视剧如何塑造我的爱情观(伴我多年的浪漫爱意识形态如何形成)

我的后天双眼皮

十几年了,终于来说说它了。

鱼甚异之

昨天他抚着我的脊背 说 好像一只鱼啊 对啊 好像一条鱼 你便是那捕我的渔人 手握不住光溜的我 我狠狠把自己甩在船板上 瞪着一对还没死的鱼眼 摇尾摆鳍 乞怜求生 不知渔人为之所动没?

她被轮奸过

鞋跟最底部是锋利的方形,然后慢慢地细上去俩厘米,就是她踏着的皮鞋底。黑白配色的漆皮尖头单口鞋舀住她骨肉匀亭的脚背。她的脚背是盐的颜色。童话书里说白雪公主出生时皮肤像白雪一样白,嘴唇像鲜血一样红。她虽远不及白雪公主般丰腴,但她真是……任凭我写什么肤白胜雪、唇若点绛,每每路过她班级时...

有一条狗

那张狗脸上俨然一种“奇物岂敢自珍”的顾盼自豪。

孺暑

不过是指拣素材,唇吮妙辞,然后灵感难耐;再是雏牙犯了贪,一口一口把修辞咬出来——这里抿一口象征,那里咂一下隐喻,然后在结尾处吻下留白;修改润色虽累人但有趣,她可以不停地作弄笔头,一字一句深浅轻细沉重,不时一样;最后按下发表键,两泓清水便涌漾出来。小腹上摊着一块白润的玉牌,不温不凉,是她妄想中的文学奖奖牌。

牡丹上的普通话

她的脸分明是一年级里开得最大胆的那朵牡丹,楚楚动人,两颊的桃粉简直粉得快要逃逸四散。

颦颦蹙蹙颦颦蹙

他嘴唇嘟起来有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