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筱
甄筱

~歡迎互拍~ 生活中不能沒有故事,喜愛各種腦補、分享、閱讀

小說 |《冤冤相報何時了》第二十章、告白

第二十章、告白

黃詩涵和童彩恩與三位男生道別後,再一同搭公車回到住處。一進門,童彩恩很高興終於到了兩人獨處的時刻,她總算可以向黃詩涵提出她心中的疑問。她拉著黃詩涵坐到沙發上,開始進行女生的秘密談話。

「欸!詩涵,妳剛剛去捷運站的路上,到底跟許昱文說了什麼?我看他的心情似乎好些,也沒之前那麼怪異了。」童彩恩很好奇黃詩涵到底施展什麼魔法,能讓許昱文恢復正常。

想不到連童彩恩都發現許昱文的不正常,覺得有趣的黃詩涵,也就沒回答童彩恩的問題,反而問道:「妳也發現他之前怪怪的?」

「很明顯阿!而且總是針對趙俊彥,尤其是妳跟趙俊彥對話時,他一定會插進來,感覺就像是把趙俊彥當情敵呢!」童彩恩對黃詩涵挑挑眉,曖昧的盯著黃詩涵看,毫不懷疑的表示黃詩涵就是那個讓許昱文反常的禍水。

「妳幹嘛這樣看我啦!是他自己誤會,關我什麼事。」黃詩涵被童彩恩的眼神看的發毛,難為情的推開她的頭。

童彩恩一見黃詩涵的反應,更加相信這三人之間一定有發生什麼她不知道的事,否則她不會如此,更不會說誤會這個詞都從她嘴裡吐出來了。今天不讓黃詩涵從實招來,她絕不甘休。

「真的不關妳的事嗎?除了妳應該不會再有其他人會影響到許昱文喔〜而且妳剛剛說的誤會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童彩恩,直視著黃詩涵的雙眼,抓著黃詩涵的語病,不懷好意的笑道。

黃詩涵見自己躲不過童彩恩的逼問,只好不再閃躲,坦然的面對。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害羞感,鎮定的咳了一聲,接著說:「咳!妳也知道我們去燒烤店前,在捷運裡,人潮壅擠,我的手又被妳拉著。每當妳被別人壓倒時,我也會受到牽連,只是妳壓的人是我,我則是直接往趙俊彥身上撞去。前後算一算共發生了兩次吧!而且嚴格說起來,會發生這件事妳功不可沒。」

黃詩涵一口氣將許昱文所誤會的狀況說明了一下。雖然她一臉平靜,但從自己的口中描述出來,多少還是令她感到不好意思。在說話的過程中,她完全不敢看童彩恩的眼睛,雙眼直瞪茶几,兩手緊抓衣袖,僵直身體,做好心理準備,等待童彩恩聽完後發出的強烈反應。

「喔〜妳說頭撞到趙俊彥胸口那次呀!我有看見呦〜但頭頂撞一下沒什麼吧!不過妳說有兩次,第二次是怎樣呢?我沒看到,說一下啦!」童彩恩一聽自己錯過了精彩畫面,八卦的眼裡盡是懇切的光芒,希望黃詩涵講的詳細一點,好滿足她的少女情懷。

「NO!」黃詩涵一想起她靠在趙俊彥肩上的畫面,心裡更加羞怯,她不理會童彩恩的請求,撇過頭去,連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絕。

看黃詩涵那抵死不從的樣子,讓童彩恩的好奇心又更上一層。她挪了挪身體,往黃詩涵坐的方向移去,一手拉著黃詩涵的手臂,晃了又晃。見黃詩涵還是沒有妥協的意思,便一把勾住黃詩涵的手臂,輕輕的靠到她的肩窩上,試探性的問:「像這樣?」

童彩恩一靠上來的剎那,黃詩涵肩頭抖了一下,未待童彩恩的話說完,她迅速的滑動到沙發的最底端,失去依靠的童彩恩立刻倒在沙發上。

童彩恩撐起身子,開懷的說:「哈!果然被我猜中了。」

黃詩涵看她那得意的樣子,惱羞成怒的說:「對啦!妳別鬧了。」

童彩恩知道她再鬧下去,後面的談話一定進行不下去,於是見好就收,對黃詩涵說:「好啦!我不玩了。不過說認真的,妳對許昱文到底怎麼想的?」

黃詩涵見童彩恩收起嬉鬧的心態,也就繼續和她聊道:「沒怎樣啊!就一般的朋友。」

「真沒感覺?」童彩恩再次確認道。

「他雖然對我很好,但是沒feel。」黃詩涵聳聳肩,表示她的無可奈何。

這麼一個好男人就這般失戀了,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阿!童彩恩為許昱文感到惋惜道:「可惜啦!不過我覺得妳看起來不像對他沒感覺耶!」即使如此,她還是不放過任何微小的希望,默默的幫許昱文一把。

「怎麼說?」黃詩涵不解的問道,難不成她又做了什麼讓人誤會的事。

經黃詩涵這麼一問,童彩恩一時也舉不出例子來,思索一下才說:「像是妳會顧慮他的想法吧!還有他對妳的好,妳似乎也不會拒絕。」

「額〜我只是怕他誤會才會顧慮他,他對我好,我也不知道怎麼拒絕呀!再說人家也是一片好意。」黃詩涵對於童彩恩的說法,一一解釋道。

「嘖嘖!這就是你不對了,妳越顧慮他的感受,他就會覺得妳越在意他。而他的好意,妳不拒絕,他也會當妳對他有意思。」童彩恩對於黃詩涵那替人著想和不會拒絕人的個性,第一次如此想為她改掉。

「那妳說我該怎麼做?」黃詩涵覺得她之前已經盡力做了很多改變,如今還是被童彩恩誤會,她只好請教童彩恩的意見,以挽回局面。

「很簡單,我們在聊天時妳少提他,也不要擔心他會誤會妳什麼而綁手綁腳,他如果要給妳什麼東西都不要收,或是要幫妳什麼妳都不要接受。」

「這樣不會太狠?」黃詩涵不太能接受如此決裂的做法,懷疑的問道。

「如果基於禮貌的話,就沒關係。」童彩恩為她剛剛的論點,簡單的下了一個前提。讓黃詩涵聽了對那模糊的界線感到一思半解,只能勉強點點頭道:「嗯!我會試試的。」

黃詩涵敞開心和童彩恩談許昱文的問題後,便決定試著依照童彩恩的建議和許昱文相處。然而,之後的幾天他們都在為下周的期末考準備,除了上課,不是頻繁的考試就是讀書,幾乎沒有交流機會,所以黃詩涵內心的轉變,許昱文並未察覺。

學期的最後一天,考試鐘聲一響,全校的同學個個打起一百倍的精神,拿起2B鉛筆,奮力地盯著眼前的試卷,開始進行最終的測驗。

教室內傳來沙沙的書寫聲,學生們全都屏氣凝神的專注在考卷上,唯有監考老師在教室內來回穿梭。周圍的寧靜,讓老師走動的步伐顯得更鏗鏘有力,為整間教室增添了一分嚴肅。

考試時間一結束,學生們見終於解脫了,控制不住開心的情緒,如脫韁的野馬在教室內外四處賓士。這時,廣播器傳來一連串刺耳的女聲,打斷了大家的興致,接著掃地時間所撥放的歌曲從中傳出,學生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起掃地用具,開始期末大掃除。

這學期,黃詩涵的掃地區域被分配到外掃區,即使是最後一天,身為班長的她,還是盡責的和其他同學一同前往車庫掃地,而許昱文也是其中一員。

掃完地後,黃詩涵和許昱文剛好被分配到這次倒垃圾的人。於是,他們一人拿著垃圾袋的一邊,一起往垃圾場走去。

一路上為了不讓氣氛太幹,黃詩涵輕鬆地問起許昱文的寒假規劃,「你寒假有要做什麼嗎?」

「在家裡的店幫忙吧!沒什麼特別的,妳呢?」許昱文想了想,發現似乎沒有什麼可以和黃詩涵分享,便反問她。

「嗯!可能會和家人出國去玩,還有回外婆家。」黃詩涵印象中爸媽有提到,便回道。

「出國阿〜真棒呢!」許昱文羡慕道。接著,他好奇的又問黃詩涵家族旅遊的詳細計畫,但黃詩涵只知道是過年後,會到日本玩五天,其他她也要回家問問才清楚,便只說個大概。

聊著聊著,兩人很快就來到垃圾場,由於空氣品質不佳,他們停止對話,將垃圾袋投入子母車,洗完手,便一同朝教室的方向前進。

再去教室的路途中,他們正好經過了學校的植物園,許昱文便開口叫住了黃詩涵,「詩涵,我們到裡面晃晃好嗎?」

黃詩涵一聽,覺得許昱文會提出這個建議,應該是想在放假前再多看學校一眼,一發現對方是個如此感性的人,她也就沒想這麼多,便答道:「好啊!」

兩人漫步在植物園的小徑間,濃濃的花香和青草味,彌漫在空氣中,不時還有蝴蝶飛舞在其中。壟罩在如此美好的氣氛下,黃詩涵漸漸放鬆心情,開始觀察著所經過的花花草草,遇到喜歡的也會靠近一些,聞聞花香或探索起那株植物的花名。

看黃詩涵這般新奇的樣子,許昱文高興的露出微笑,同時慶倖自己的決定,沒有做錯。原本擔心對方會覺得無趣的心情,頓時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因黃詩涵的反應而心花怒放。

許昱文內心激動的跳動著,他輕輕地吸了一口氣,緊張的握緊拳頭,腦海裡思索著之前擬好的稿子,小聲的叫道:「詩涵,你看!」他指著手邊的向日葵,雙眼深深凝視著黃詩涵。

「向日葵?」黃詩涵一聽到許昱文的呼喚,便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語是什麼嗎?」許昱文小心翼翼的問道。

黃詩涵搖搖頭說:「不知道,有什麼特別的嗎?」

許昱文抱著一顆誠摯的心,抬起手撫摸著向日葵的花瓣,開始述說著:「光輝,向日葵代表著如太陽光一樣的耀眼,就像妳一樣。」說到著,許昱文將目光轉向黃詩涵,便又繼續往下說:「而且他的花語是沉默的愛,就像我對妳一樣。詩涵,我喜歡妳很久了,妳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黃詩涵聽完許昱文的告白,垂下頭來,避開他真誠又包含著愛意的眼神。雖然早就知道許昱文喜歡她,但第一次面臨這種狀況,還是讓她有點不知如何應對,只能抱歉道:「對不起,我覺得我們還是當朋友比較適合。」

收到黃詩涵的這般回復,許昱文的心如被撕裂般的難受,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放棄的問道:「是因為妳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只是覺得你就像哥哥一樣,所以我們只能當朋友。」黃詩涵搖搖頭否認了許昱文的猜測。

「那就好,我還以為妳是喜歡趙俊彥才拒絕我的。」許昱文一聽微微松了口氣,但還是無法撫平他內心的傷痛。

「你想太多了,我怎麼可能喜歡他呢!」對於許昱文的說法,黃詩涵雖然感到震驚,卻依然冷靜的回道。

「那我們還能做朋友嗎?」許昱文見自己告白失敗,就算男女朋友當不成,也會希望兩人之間還能保有的友情。

「當然!」黃詩涵抬起頭,給了許昱文一個安慰的微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