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33.尾牙

「今年尾牙不知道要去哪裡?你們有聽說嗎?」小許這個人工作不認真,吃喝玩樂倒是挺認真的。

「上梁典禮不是才剛結束沒多久,你又想吃啊?」正剛沒好氣地回答。

「吃飯皇帝大啊,欸每年都吃得不錯,去年吃無菜單日式料理,一個人要兩千多塊,怎麼能不期待一下。」

「有夢最美。」說完正剛就起身準備出門。

Photo by Zakaria Zayane on Unsplash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工程先生的臉書專頁↓↓↓

 

 

正當他們要走出去時,吳所長走了進來,突然大聲宣布:「欸欸欸各位宣布一個好消息跟壞消息,你們要先聽哪一個?」

「當然是好消息阿,誰要聽壞消息。」小許搶先回答。

「今年尾牙住蘭承菁英酒店,吃晚上,住一晚再回來。」

「蘭承,我有聽錯嗎?還可以住一晚再回來,也太棒了吧。」小許這個人聽到玩的就是這種反應,工作也是這種反應就好了。

「對阿,蘭承,特助剛剛開會宣布的。」

「阿壞消息呢?」正剛幫大家拉回現實。

「過年輪值巡檢表填一填吧。」

「喔~~~~~~」工務所每個人悻悻然的走道所長身邊,討論誰有空誰沒空,營造業雖然不需要像旅遊業一樣過年每天上班,但還是要有人在,工地有什麼狀況才有辦法即時回報,如果阿洲是在過年期間跌到筏基坑裡面,連醫院都不用送就真的沒救了吧。

填完表正剛跟小許走出工務所正剛竊竊私語道:「所長不是要離職嗎?怎麼還去開會?」

「年終是現實的,再怎麼笨都會領完年終再走吧,不要像上次那個前機電主任,年終沒領到就說要走,而且是年前跟老闆說年後要走,誰這麼傻給你領完年終再走,別鬧了。」小許工作不認真是不認真,這種事倒是看得挺透徹。

「我看他是捨不得銷售經理吧。」正剛這時候反而八卦起來了。

「恩,我覺得這也是因素之一。」

「小林,小許,要不要進來喝杯咖啡。」芝華看到兩人熱情的招呼他們。自從上梁拆架之後,圍籬也拆了,銷售中心就移到新建案的一樓來,雖然外面還沒有任何裝飾材,只有灰灰髒髒的混凝土跟一塊招牌,但走進裡面真的是覺得好像到水濂洞一樣,別有洞天,裝修的舒舒服服,人家事說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個狀況鐵定是金玉其中敗絮其外,漂亮極了。

「嘔芝華阿,不了,等等被特助看到我們在銷售中心摸魚,你我飯碗都不保。」小許回答。

「你會飯碗不保,我不會啊,我又不是領你們薪水。」芝華講的也是事實。

「說的也是,今年尾牙要去宜蘭欸。」往年尾牙都是銷售跟建設公司一起辦,所以稍微提一下。

「吼說到這個,還可以住一個晚上吼,」芝華頓了一下,「你們的尾牙錢是我們公司出的,你們特助真的是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芝華沒好氣地抱怨。

「連這個也要凹你們,今年公司是虧錢還是怎樣。」正剛幫腔。

「你們喔,虧錢是不可能,賺多賺少而已,你們公司覺得我們賺太多,只是賣房子而已有什麼了不起,所以要我們回饋給你們公司,拜託大家賺的都是辛苦錢,哪有誰依附誰的問題,今天我們不賣你們家的房子,我們也是去找其他建設公司,沒有一定要賣你們家房子好嗎?問題是你們小老闆娘不這樣看事情,他只覺得是她施捨給我們的,到底是哪裡來的觀念我一點也不明白,你們這個特助將來的老公一定要是入贅的,她不可能去當人家的小女人,太強勢了。」

「難講喔,哪天公司陷入財務危機,她可能就去找個有錢的公子哥嫁了。」小許說的有點酸,沒在客氣的。

「你是電視劇看太多喔,還是八點檔看太多,還財務危機找個公子哥嫁咧。」正剛回答。

「總之就是這樣,抱怨歸抱怨,還是好好玩吧。」


蘭承菁英酒店,號稱全台灣排名前幾名的親子飯店,就是考慮到同仁中有些會攜家帶眷的,有些小朋友也小,所以安排在這邊吃飯住宿。銷售公司的老闆自己的小孩也不大,旗下銷售小姐很多也很年輕,小孩剛生沒多久,算是蔡董對員工的體諒吧。

等到大家坐定位,王董迫不及待地跑到台上去想講兩句話,搶起麥克風就說:「今年大家實在辛苦了,又是凶宅又是小包事件的,實在可以說是風風雨雨,但我們關關難過關關過,今天我們不要講太多,上菜。」

說完之後換蔡董上台發表致詞:「恩~很感謝皇家建設蓋出這麼好的房子,讓我們的房子這麼好賣,賣得這麼好,」說完往特助的位置看了一眼,繼續說:「不過,今年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我們前期賣出去的房子都被退訂,幾乎都賣八成了,現在又掉回六成,這個同仁實在很辛苦,不過,我們今天是來開心的,大家開動,開動。」

看台下特助的臉瞬間垮掉,蔡董是沒說破,但明眼人都知道蔡董是在說:「你他媽的就沒讓我們賺到多少錢,還硬要我們請你們這一頓,不太對吧。」

公司的心理狀態大概是因為發生太多事情,讓銷售量掉太多,導致公司覺得自己沒賺錢,所以要把所有的成本轉嫁到別人身上,連尾牙也是,但蔡董是為了穩定軍心所以帶自己的員工來吃尾牙住飯店,並不是因為有多賺錢,特助的心思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吃吧,尷尬讓他們去尷尬就好,乾我們屁事。」小許一語拉回神遊中的正剛。

上幾道菜之後,董事長跟主管們開始輪番敬酒,正剛到現在還是不太會喝,所謂工地三寶:菸、酒、檳榔,沒學會好像沒做過工地,但沒學會也不見得做的不好啊。

酒足飯飽之後,帶小孩享受親子設施的享受親子設施,回房間的回房間,這種舒服的享受,一年真的沒幾回,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對吧。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隔天早上,都還沒睡醒,電話就一直響,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急到要奪命連環摳,來玩怎麼可能早睡,一直打來到底是什麼事情。

「喂。」正剛接起電話,還是有氣無力的狀態,「幹嘛。」

「回工地上班,特助在講工地怎麼可以都沒人顧,快點快點。」電話那頭是吳所長的聲音。

「幹,有沒有搞錯,現在殺回去。」

「對,殺回去。」

to be continue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