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的熊貓
賽斯的熊貓

寫詩/創作/賽斯Seth

東亞女性

當我可以從第一個字寫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我知道我在生活。

一個人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非常有力量感呢
我過去很喜歡看推特的帖子
但最近越來越沒那麼喜歡看了
東亞女性喜歡讚美白人女性,同時指出自己和自己誕生自的文化的不堪扭曲醜陋或卑鄙
這種聲音在那邊常常是一種會被讚美的主流
這樣的聲音常常被認為是一個人的覺醒,一個人的脫俗,一個人的靈氣,一個人的希望
過去,我也是同意的吧
可是,現在我越來越不同意了
不是因為我也是東亞女性
而是,我們真的沒有那麼不堪
我們所存在的環境也沒那麼卑劣
我們的母親沒有那麼無知
東亞女性為什麼看不到自己的閃光點
從什麼時候,閃光點變成了從白人女性身上的自省之路呢?
這一切越來越奇怪
它就像一個人在否定硬幣的一面,她又何嘗不是否定了整枚硬幣呢

建立自信從來不是從否定自己開始
也不是從別人那裡自省開始
建立自信是從看到事實開始接受真相開始
但看到事實、接受真相又何嘗不是一條漫漫長路
人們擅長在理性下自我麻痺,擅長在感性下自我欺騙
唯獨不那麼擅長在真理下生活和行動

但真理又是什麼
真理是一個人的路
是孤獨不再言孤獨
真理是可以沉默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