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文。

hualyu

5 Articles

長篇、短篇等

文。

文。

長篇、短篇等

Updated

泥途 ——《孤草與幻夢》後記

1. 嚮往美好的事物,是人類的天性,但我卻背道而行。整理近年來的作品時,赫然發現二〇二〇年間完全沒有動筆。由於當年生活頻頻受挫,外加身處的環境,帶來偌大的壓力,使得創作書寫全然停息。二〇二〇年,是我最為困苦的陣痛期,且有苦難言。我行走的路途,滿是泥沼與泥濘。

無垠 ——《孤草與幻夢》序文

1. 顧城精選詩集《回家》的書末,收錄了Simon Patton訪問顧城的訪談稿。全文令我印象最深、念念不忘的對話是此段—— S:「看詩的時候,要分好詩壞詩,好詩就是……」顧:「天然自成。——有的詩是寫的,有的詩是長的,這是一個最大的區別。

阻壁

私小說練習。

價值尋覓 ——《沉鬱漂流竹筏》後記

1. 這本詩集分為四部份。輯一「潮浪」是收錄我尚未純熟的詩。在輯一當中,有許多奇特的詩句,在這期間,我受到了超現實主義的影響。我創造出不少晦澀的、不易閱讀的句子。「潮浪」意指,我在詩的領域當中,才剛剛起步、入門。站在沙灘上,潮浪時而淹沒我的腳掌,時而退回海中。

自我解剖 ——《沉鬱漂流竹筏》序文

1. 我現在能追溯到的,初次寫詩的起點,是在九年前(2010)的十月十日。我當時以為,我所創作的是詩。但以我現在的閱讀體驗來看,這其實只能算是分行的散文。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我將此詩命名為〈躺在希望草地上〉,內容是這樣子的:「躺在希望的草地上/突然/天空烏雲密佈/雲把太陽遮住/光...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