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比悄悄話
托比悄悄話

生於香港,喜歡閱讀,偶爾寫作排毒。鍾情日落與貓香。多多指教!

你會出席我的喪禮嗎?

(edited)
其實我們害怕的都不是死亡,而是失去與忘記。
距離上一次發文已經是差不多一個多月前的事,其實這一篇文章的題材和內容我一早就想好了,只是因為學業關係我一直不能把心靜下來總結我的想法。幸好農曆新年剛好有一星期假期,終於能夠隨著自己的節奏把文章完成。

你們有看過一部電影叫《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 嗎?電影大概講述兩位患有癌症的青少年邂逅並一起手牽手面對自己有限而美好的生命的故事。這部電影我看了兩次,第一次是初中時代與朋友在戲院看的,另一次是上年與當時的男朋友在家中看的,看了兩次我都感動得流下兩行眼淚。其中有一幕男主角 奧古斯為自己舉辦了一場生前葬禮,邀請了女主角 海瑟 和好友 以撒 二人出席,他們在奧古斯面前說了他們預先寫下的悼詞。當中的情節我並不想劇透,但是我超級推薦大家有空可以去看一看。我提及這部電影的原因是因為它引發起了我對喪禮的幻想。我開始幻想自己像男主角一樣為自己辦一場生前葬禮,我在想:我會邀請誰來這個葬禮?有誰會為我說悼詞?大家會哭嗎?到後來,我才知道生前葬禮在很多國家已經相當流行。或許我們都認為現在距離死亡看似還有一段距離,但我也希望帶大家走一遍幻想死亡之旅。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如何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意外嗎?不會吧,我這個人運氣從來也不太差的,加上平日也做了不少好事來積積陰德,應該不會是意外身亡吧。是因為自盡嗎?這不好說,我也曾經走過一段接近死亡的日子,想過離開世界來結束一切身心上的痛苦,當時的確經常幻想自己死亡的樣子。不過現在已經走過了黑暗,大家也不用擔心我。那會是因為老死嗎?雖說長命百歲是福氣,我卻不想老死呢,老死意味著我在這世界生存了好久,我必須看著身邊的家人、朋友一個又一個比我先離去,這一點也不好受。更何況作為一名老人也會令我的家人長期擔心不知自己在哪一天會離開,所以如果我能夠選擇自己死亡的原因,我想我會希望自己是病死。沒錯你或許會說患病的話要長期躺在病床上,也要受到病痛的折磨。但好像唯有病死才能給身邊的人一個心理準備,醫生會說:「她大概只剩下一個月,你們多點陪她吧。」設定了限期,那我就不會心慌,身邊的人也只需要盡力陪我走完最後一段路便可以,不用心掛我有天突然出了事故要急急趕來醫院一趟但最後又死不掉,又把別人的一天給浪費了。無論如何,只要能夠不把我的痛苦傳染到他人身上的話就已經很好了,畢竟人也終需一死,又何必大費周章來打擾他人的生活?

這樣或許很矛盾,剛剛才說不希望打擾到他人的生活,現在卻在幻想自己的喪禮。喪禮本身就只是一場為了活人而辦的儀式,已經離開的人也都已經離開了,沒法聽到悼詞,沒法感受到其他人對自己離開世界的那份傷感,只是一場大費周章而對已逝者沒任何意義的儀式。反而,對於出席的活人來說,他們可以視作一場終結痛苦的儀式,他們可以盡情把淚哭乾然後跟自己說:「是時候好好繼續向前走了。」正因為死後沒辦法知道喪禮的實際情況,好奇的我也會想辦一場生前葬禮。不過在這趟幻想之旅,我們暫且把它當作一般喪禮,我死去後以上帝模式看著儀式的進行。

好吧,我們終於來到了喪禮現場,是一座神聖而平靜的哥德式教堂。(對,我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現在只是幻想一下,不要這麼專制好不好?)在教堂中央放著我生前的大頭照片,這張照片應該是朋友精心挑選的。我生前拍的照片大多都不太得體,不是剛好把眼睛閉上,就是嘴巴不安份。但她們選這張照片我笑得異常漂亮,剛好放在對著大門的位置,好讓每個人在到達時看到我微笑的樣子。在這座寬敞的大教堂裡,坐著大概一百人,他們都穿著黑沉沉的服裝,低著頭靜靜地等待儀式的開始。人數慢慢變多,他們坐下時不時看到熟悉的面孔然後微微點頭。他們是有多久沒有見面了?曾經熟悉的大家各散東西,有些人在初中的時候離開了香港,然後再沒有回來,連我最後一次見她也好像是二十年前的事。她為什麼會專程來這裡?我也好想再見她一面但我再也沒機會了。我看著大門,我最好的朋友也到了。她為什麼會這麼遲,她是我一生認識過最守時的生物,是因為打扮所以花多了點時間嗎?見她雙眼一直看著地上,直至走到了我的照片面前,她抬起了頭。她的雙眼原來一早已經通紅,是因為在家已經哭了一次才遲了出門嗎?她看著我年輕時的笑容,她笑了,也哭了。然後她的目光又放在地上的木板,走到第一行的座位上坐下來。人好像差不多到齊了,我再看一看大門,不禁想:他會來嗎?大門緩緩關上,儀式即將要開始了。他要來的話不會遲到的,他不會來了。

她看著我年輕時的笑容,她笑了,也哭了。

儀式要開始了,在神父的帶領下,教堂內的人開始禱告,他們讓我回到上天的擁抱中安息。簡單說,他們嘗試用言語把我送上天堂。可惜死後世界原來並沒有什麼天堂與地獄,我現在也沒能力告訴他們這個事實。經過一輪詩歌與禱告的洗禮後,終於到了我最關心的環節—讀悼文的部分。不知道是誰會站出來說說我的一生呢?坐在第一行的她站了起來,向著講台走去,我也走到了照片的後方準備細心聆聽演講。其實我也猜得到,她是最了解我的人,由初中起我們便是彼此是摯友,除了她還可以是誰?她一開始說了些很客套的話,今天什麼很遺憾什麼的聚在一起,我很確定她是在網上找一些開場白直接抄下來的。然後她開始說起了中學的回憶,把我形容為一個直率樂觀有義氣的朋友。我心想:就這樣嗎?這些不用說我都知道了。她後來把手上的草稿放下,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談論過死亡,她說她不怕死亡,隨時死亡也不會後悔,也不會有想做的事卻未能完成,一直念念不忘,所以她說她不會做一隻飄來飄去的怨鬼。我當時也說我不怕死亡,但我發現當死亡來到的時候,我下意識會逃避,會想我真的要來她的喪禮嗎?真的要接受這個事實嗎?到我今天真的來到這座教堂的時候,眼前的一切都很不真實,我發現原來我真的不怕死亡,我怕的是失去和忘記。我很怕失去了她,很怕再不能沒事幹便給她打個電話,很怕我們不能夠再相視而笑。但今天我來到她面前望著她的笑容,我知道我們從來都沒有失去過她,她的笑聲一直在我們的腦海中。平日遇見她,她大部分時間都在笑,一笑就可以笑大半天,雖然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她在笑什麼。但只要我們任何時間一想起她,腦海都能想起她大笑到不能自控的樣子,那她的精神和影響力也會一直存在在這世上,永遠不會被忘記。」語畢,我看見在座很多人臉上都掛著微笑,他們不約而同地望著我。我心想:他們突然間看到了我嗎?是演講的力量嗎?她走到了我面前,看著我前方的照片再一次微笑和鞠躬。啊,原來他們是在看著我的照片。我也走到自己照片面前看看,然後我也跟著一起微笑了。

只要我們任何時間一想起她,腦海都能想起她大笑到不能自控的樣子,那她的精神和影響力也會一直存在在這世上,永遠不會被忘記。

死亡是件很浪漫的事呢,教堂內的人雖然都紅著眼離開,但他們的心靈也很完整,沒有因為我的離去而感到痛心。看著他們慢慢離開教堂,他們移步到教堂前的大草地開始聊天,我走到他們身旁,他們一些正討論到哪裡填滿肚子,一些正交流在公司裡遇到的麻煩事。看到他們因為我的死亡而正在舉行另一個聚會,我真的很感恩。很感激每一位前來的你們,也很感激讀到這裡的你們,我們這次的旅程也要結束了。

這是一篇挺自私的文章,我放下了對自己生命結束後的幻想。我想像不到很多人為我哭泣的場景,所以寫下了較輕鬆的版本。希望在不知道多少個十年後的那一天,大家也可以笑著與我說再見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