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武肺三年,香港可回到昔日的「盛景」嗎?

沒有反送中運動,武肺病毒,也許就不會出現,及在實驗室洩漏出來。

2022 年尾,在中國境內波瀾壯闊的「白紙運動」,間接令中共極權應對武肺的「抗疫」政策,出現大幅度的 U 轉,由強力堅持(動態)清零,變成近乎共存的全面放開。儘管,在沒有做好各種準備的情況下,一場慘烈的感染高峰因而在中國爆發,但動輒的封城、限制著人身自由的健康碼、捅得喉嚨也要穿了的核酸檢測,也暫告一段落。

「緊跟國策」的香港,跟隨著大勢,也在短短兩個月內,先後取消了「安心出行」、疫苗通行證、限聚令、密切接觸者隔離令等政策,如今就算確診,也只視為一般傳染病般處理。入境的檢疫限制,經多番調整,亦已不會對商務人士和遊客的體驗,帶來太多的障礙。

世界多國早在傳播力強但殺傷力短的 Omicron 出現一段短時間後,已意識到武肺是不能完全消滅的,在眾多民眾受感染及施打疫苗的情況下,已陸續採取共存的策略,走上「復常」的道路。受著國策的牽連,縱使不少市民和商界早有要求放寬防疫措施,走上復常道路的呼聲,但香港正苦依然不為所動。到了商界發出最後的通牒,和面對周邊國家激烈的競爭,香港的「復常」道路才逐漸加快,香港正苦更高調地祭出「搶人才」的口號,以致於近日發佈「Hello Hong Kong」等運動,意圖以最大的力度,追回過去三年失去了的時光,重振香港的經濟。

在西方社會相對歲月靜好的狀態下,其實也可看見,有很多武肺前的常態,是已經回不去的了。最少在這數年間,商界已非常習慣遠端工作、線上會議等,或多或少把一些實體的國際商務需求消洱了;而線下的購物、娛樂等範疇,也不是單純的大賣場可以滿足得到,會更著重於獨特、客製化的體驗。

過去三年,伴隨著香港的,除了武肺,還有反送中運動的後遺、國安法的訂立。這些事情,都令香港在這三年的大氣候,更見複雜。消逝的自由和難以觸摸的紅線,令不少香港人選擇移民,公民社會亦因恐懼和噤聲,變得凋零,韌力不再;而不確定且毫無保障的營商環境,亦讓駐紮在港的跨國企業,也陸續萌生退意,減少在香港的投資,甚至把整個辦公室撤走。香港正苦處理武肺期間,種種政策上的失誤,亦令不少人對其管治能力失去信心和信任。

香港過去賴以生存、成功的基石,這數年遭無形之手徹底催毀。明眼人看著過去四年的香港所發生的種種,其實也會認知到這個城市,已不如從前,光輝到此。正苦常對外宣稱現在的香港已經「從亂及治」,只是透過眾多高壓的手段「換」回來的,不斷的反覆敘述這個虛假的事實,是一種大言不慚、痴人說夢的表現,壓根兒撼動不了香港已成為中國一個普通城市的事實。而那些為求「搶人才」的優惠政策措施,亦是一種欲蓋彌彰,暴露著這個城市當下岌岌可危的處境。真正有實力的城市,何需高調強調自己要「搶人才」呢?商人投資前做足 due diligence 的話,不難發現香港的實際情況若何,凡此種種,有多少人會願意重新回到香港投資,也是心裡有數了。

有時會在想,如果沒有反送中運動和國安法,香港只是單純面對著武肺的衝擊,「復常」的步伐和進展,會否就可以順暢一點。不過很快就意識到,上述的思緒是一個悖論,因為沒有反送中運動,武肺病毒,也許就不會出現,及在實驗室洩漏出來。

姑且就留待時間去驗證,正苦的遠景,能否真的達致他們的預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