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惊
冬惊

译者,写作者,产量很低的诗人

饮鸩止渴

(edited)

今天和好久没见的静流去了景山公园,互相拍照之后,又聊起彼此的感情经历。

分别的时候她说:”听了你的故事,我决定暂时不要恋爱了。”她还说,“感觉你在吸毒。你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欲望”。

我说或许是的。现在的我仿佛刚刚从冬眠中醒来的动物,就是一团欲望。

上周五和K去紫竹院散步,他还是穿着那身衣服。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我还是会有想要亲近他的冲动。天黑之后我们去吃饭,一直找不到地图上近在咫尺的小吊梨汤,走得累了,于是我又一次去挽住他的胳膊,然后我们牵起手。

吃完晚饭出来,我问他要不要来我家玩会儿,他说要回去看书。

周六约了和清欢逛天坛,但是她说拉肚子,我等了她一个半小时,最后改成吃晚饭。晚上和DOVE去看了扬琴表演,非常精彩。那对扬琴CP好甜,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情侣,但感觉相互对视的时候眼中有爱。

于是我又想,真正的爱应当是琴瑟和鸣的。虽然我们有很多共鸣,但我并不是K所爱的人。当我说没想到你聊骚了那么多女人的时候,他说“符合我审美的我都想睡。” 这话没毛病,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女人这样做风险很大,所以我们未必会这样撒网。性对这些男人的门槛之低,有时是女人无法想象的。但他们爱一个人的门槛却很高。

L的到来让我感觉到久违的快乐,甚至幸福。周一我们去植物园拍了照片,风很大,拍照时我依旧是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走在路上时我们总会碰到一起,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挽住他,或者牵住,仿佛这样做了就不能回头。开车送我到小区门口时他拍了拍我的帽子,然后轻轻地吻了我,这让我又一次感到幸福。

因为L周二去培训,晚上还要加班,我差点想说照片直接发给我,我自己用美图修一下。今天晚上终于收到了他修过的图,都很好看,这种幸福的感觉达到顶峰。他说让我早点睡,我说我已经陶醉在照片里了。

突然想到,Intoxicated, 陶醉,在英文里面,就是中毒。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