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六回

後來,母親告訴我,她與父親見面也不過三次,第一次見面就在研究所裏,可是母親對於那一次見面似乎毫無記憶,那是因為那一段記憶早就被研究人員抹去,第二次見面就是當父親知道母親的住處後,父親為了要儘快將我交給母親照顧,他跟母親和母親的丈夫取得聯繫後,就約定在海參威的某間旅館與他們見面。母親和母親的丈夫對父親所說的話起初還是半信半疑,父親也花了不少時間說明他與母親第一次見面的事情,「人類基因強化改造始源工程」的事情,以及有關於我的事情。

「太太,先生,我是個軍人,絕對不會說謊的。如果你們還是不相信我……」父親從公事包裏拿出一份文件夾說道:「請你們看看文件夾。」

母親和母親的丈夫打開了文件夾看到我的生活照和我在研究所的檔案後,大吃一驚。

「親愛的……如果不是她這一頭銀白色的頭髮,和她這一雙寶石般的陰陽妖瞳,看看這個可愛的小女孩的樣子,跟你小時候的樣子根本就是一模一樣……」與母親從小便相識的母親的丈夫吃驚地說道。

「是……的確很像……」母親翻開有關於我的檔案,看到卵子提供者一欄寫著母親的名字,母親便激動起來,口中不停地說著:「斯露德啊!斯露德……她的確是我的女兒,是神明送給我們的最後希望。」

母親說道,自她與她的丈夫結婚以後,就懷孕兩、三次,然而,每一次都是流產收場,最後一次流產更令母親失去了生育能力,母親也因此而得到了憂鬱症,雖然青梅竹馬的丈夫常常安慰母親不要因為未能為他生下孩子而耿耿於懷,然而,母親正因為未能為丈夫生下孩子而感覺到自己不是一個好妻子,除此之外,她渴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好讓她發揮母愛。

母親的丈夫曾經向母親提議到孤兒院領養孤兒,卻被母親以並非親生孩子的理由拒絕,後來,母親因為養育孩子的事,內心不停地掙扎著,正當夫婦二人為是否領養孤兒的事情而煩惱的時候,父親將我的事情告訴母親,令母親和她的丈夫似乎感到曙光。

母親接著說道,當初她們會懷疑父親是因為父親所說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令他們無法相信,直到她們從父親手裏拿到我的生活照和有關於我的檔案以後,母親對於我就是她的親生女兒堅信不移。後來,母親和她的丈夫看到照片上的我,越看就越喜歡我,母親和她的丈夫毫不猶豫地對父親說:

「我們會好好照顧她!將軍!請你放心吧!」

「太太!先生!小斯露德,就拜託你們了!」

母親她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

「小斯露德,你就像神明派到凡間的小天使似的,你拯救了很多人,不單你的父親和你的祖父,你還拯救了我,將我從憂鬱的牢獄中,拯救出來!謝謝你!小斯露德。你除了是你的父親最引以為榮的女兒!也是我最驕傲的女兒!」

*         *         *

「父親……你說那個家的女主人是我的親生母親?這是真的嗎?」

「哈!你果然會吃驚!」父親說道:「小斯露德,其實你和你在研究所的姐妹們並非無父無母,只是你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誰而已。」

「啊……啊!」我高興道:「那樣七八六、八三四、九二五、六六六他們的父母究竟是誰?」

「這個嘛……」父親低著頭苦笑道:「父親只知道我是你的親生父親,那個女孩子是你的親生母親,還有你的摯友六六六她的父親是誰之外,其他人的親生父母親是誰,父親都不知道……」

「為甚麼會不知道?」我好奇地問道。

「小斯露德,你還記得離開研究所的那一天嗎?當我們離開研究所的時候,研究所就發生了大爆炸,炸毀了整座研究所。」

「我當然記得!」

「研究所裏有一間專門記錄你們所有事情的檔案室,所以說……」

「唔……」我失望地說道:「這樣的話,她們豈不是永遠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親是誰嗎?」

「的確如此。不過,有時候不知道總比知道的好……她們知道的話又可以怎樣?在那種地方,她們是不可能與親生父母見面。」

「唔……」我沉思一會兒後,向父親問道:「父親,那六六六的父親究竟是誰啊?為甚麼父親會知道我的親生母親是誰?還有,為甚麼父親會知道這麼多?」

「這個嘛……你將來就會知道了……」

看著父親的表情,似乎有難言之隱,自從我離開研究所,跟父親一起生活後,父親基本上沒有跟我說過有關研究所的事情,只是碰巧那一天說到有關我的親生母親的事情,引申到談論有關我在研究所的姐妹們的父母親的問題,算是稍為談及了有關研究所的事情,再深入一點的問題,父親似乎不願意再多說幾句,只是向我說道:「你將來就會知道了……」,果然,若干年後,當我翻開了父親留給我的日記,那個時候我才知道,父親那一段不願意對人提及的過去,包括有關研究所和研究計劃的事情、我的姐妹們身世的事情、以及解答了我的親生父母親為甚麼並非住在一起等事情。

「咦!原來已經到了……」父親按鐘,示意我準備下車。

公車停了下來,我握著父親的手下車,不大不小的風夾雜著海水的味道向我仰面吹來,這裏的屋子不大,而且數目也不多,最多只有八、九間。屋子依著海岸而建,有大門的一邊,對著道路旁鋪滿著植被的山丘,至於有落地窗戶的那一邊,連著花園對著大海。我環顧四周,環境非常優美,雖然人流很少,讓我有種很冷冷清清的感覺,卻讓我感受到大自然寧靜,使我的心神得到舒暢。

「小斯露德,覺得這裏如何?」

「這裏令我很舒服……」我舉起雙手,放到耳旁仔細聆聽著海水拍打岸邊的聲音說道。

「是嗎?那你喜歡這裏嗎?」

「嘻嘻……」我的雙手拉著父親的右手高興地說道:「喜歡!我真的很喜歡這裏!」

「你喜歡就好了。」父親滿懷安慰地說道:「難怪她說你一定會很喜歡這裏……」

「你說母親嗎?」

「沒錯!」父親有點兒苦笑地說道:「唉!莫說是你,這個令人身心都舒服的地方,父親也很喜歡。父親終於明白到唯有遠離煩囂,身心才能夠得到真正的安寧,如果父親是出身在這裏的話,煩惱不會纏擾著身心,而身心早就得到解放了……」

「那父親不如……不如叫媽媽和兄長過來,我們一起住好嗎?」

「哈哈哈!」父親撫摸著我的頭,大笑地說道:「不可能。不可能。」

「可是……」

那個時候,我實在捨不得父親,還有遠在圖拉的媽媽、和在火星的兄長,我希望他們可以跟我的親生母親和他的丈夫住在一起,然而,希望終究是希望,我知道這個希望永遠都不會實現。

「小斯露德,別這樣……」父親無奈地說道:「以後要好好聽母親的話,知道嗎?」

「唔……」

「小斯露德……過來……」父親示意我走到他的跟前,他將我抱起,然後撫摸著我的背後對我說道:「這是父親最後一起抱著你,以後父親再沒有機會可以抱著你了。」

「斯露德是不是以後都見不著父親了?」

「沒錯……以後……至死……小斯露德可能都見不著父親了……」

「胡……咕……嘩……」我開始哭了起來。

「傻丫頭……傻丫頭……」父親也忍不住淚水,飲泣起來。「你……你一定會得到幸福……」

「嘩……嘩……嘩……」

「乖乖,別哭……別哭……」父親用他溫暖的大手抹去我的眼淚。「小斯露德,希望你會原諒我,我所做的一切,我所做的一切,完全是為了你,為了你啊!」

「嘩……嘩……嘩……」我不停地痛哭,而且越哭越凶。

「小斯露德……」

後來,父親在我的耳邊細語說了一句話,然後,我收起了哭聲,抹乾了眼淚,對著父親綻放出最燦爛,也是最後一次的微笑……

「小斯露德,你的微笑真令人牽腸掛肚,也是最純真,最美麗的,難怪你是你的祖父最疼愛的孫女。小斯露德,你要永遠保持著這個活像妖精公主的甜美笑容啊!」

「唔……」我微笑著,點頭道是。

父親抱著我,拉著行李,走去母親的屋子。至於,父親最後在我耳邊細語說的那一句話,究竟是甚麼呢?我只記得,父親對我說的那一句話,跟我在研究所裏,睡眼矇矓中,父親拯救我的時候,對我說的那一句話是一樣的話,然而,時間流逝得太快了,我實在是記不起父親究竟對我說了些甚麼……

我和父親一直走,終於來到一間海邊小屋,這間小屋像不合群似的,它獨立於其他屋子之外,孤伶伶地佇立在懸崖邊上,那個懸崖不太高,大概有三、四米高。小屋並不大,只有兩層,然而,我並沒有嫌棄它小,反而喜歡它像我一樣嬌小玲瓏。小屋跟其他屋子一樣,大門對著道路,地下的露台則朝向大海。

「小斯露德!」一個年若三十歲左右的婦人高興地對著我和父親揮手,她從大門那裏跑到我的跟前,她的丈夫則尾隨在後。「你是小斯露德嗎?」婦人蹲一下來對著我微笑道。婦人突如其來的熱情,讓我感到害羞,我躲到父親的身後,拉著父親的褲管。雖然早就知道這位婦人就是我的親生母親,可是畢竟母女之間還是第一次見面,所以當時的我有點羞怯。

「傻丫頭,見到自己的親生母親有甚麼好怕生的!」父親笑道。「來!小斯露德,好好回應母親,向母親打個招呼吧!」父親撫摸著我的頭說道。

「我……我是斯露德……母親你好!」我伸出頭來向母親點點頭,打個招呼。

「小斯露德,你好!」母親向我揮手。

「你就是小斯露德嗎?」母親的丈夫也蹲了下來,用手向我的臉上戳一下笑道:「果然長得真像你的母親,都是美人兒。」

「當然,她可是我的寶貝女兒。」母親站了起來神氣地說道。

「可是我總覺得小斯露德長大了以後,會比你更美!更漂亮!」母親的丈夫也站了起來向父親問道:「將軍,你說對不對?」

「唔!的確如此!」父親點頭笑道。

「沒錯……」母親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說道:「這個孩子長大了以後,肯定會比我長得更美!更漂亮!」母親伸出左手對我說道:「孩子,你再也不是無家可歸的。來吧!孩子!回家吧!從今往後,這裏就是你溫暖的家。」

「唔!」我對著母親微笑,伸出手握著母親的手,母親的手很溫暖,她的手比起媽媽的手更有親切感,從前總是覺得媽媽的手雖然溫暖,卻好像差一點甚麼似的,可能是因為媽媽並非我的親生母親,然而,媽媽給予我的母愛,我是永遠不會忘記,因為,媽媽讓我知道甚麼叫作母愛。後來,我在親生母親的身上得到了無微不至的母愛。最早讓我明白到這種「愛」的人,是我的媽媽;讓我真正感受到這種「愛」的人,是我的親生母親……

「好……是時候了……」

正當母親帶著我回到家裏的時候,父親似乎要準備離開了。

「等一等,將軍……不如今天在寒舍住一晚,跟小斯露德共聚最後一晚的父女之情吧!好不好!」母親的丈夫拉著我的行李向父親問道。

「沒時間了!」

「將軍!」母親走到父親的跟前,向父親說道:「將軍,即使不在這裏住一晚,也不要對小斯露德說那些過份的話呀!小斯露德她……她會很可憐呀!」母親突然哭鬧了起來,不停地用拳頭揍著父親的胸膛說道。

「對不起,我必須要這樣,要不然就不能夠保護小斯露德了……」父親安慰母親說道。

「可是……可是……」

「親愛的……別這樣吧!那天你答應將軍照顧小斯露德的時候,將軍都已經說過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小斯露德……」

「可是……可是……」

「親愛的……將軍他……他也感到難過……他也不想這樣做……」

「……」母親不停地哭哭啼啼,母親的丈夫擁抱著母親並安撫著她的情緒。

「請你們……」父親同時擁抱著母親和母親的丈夫說道:「代我……代我的父母……代我的妻子……代我的兒子,好好照顧著我這可憐的小女兒吧……」

父親拍拍他們的肩膀,眼泛淚光,走到我的跟前。

「斯露德……」他握緊了拳頭,板起臉來,神情非常複雜,交集著憤怒和悲傷,父親的眼眶裏掉下了一、兩滴眼淚,他對著我大喝道:

「從今往後,你再也不是我阿拉曼.東孤洛夫的女兒!我要跟你斷絕父女關係!你再也不是東孤洛夫的人!」

父親的吼聲非常響亮,聲音劃破天際,衝破海洋。怒吼聲把山林裏的飛禽們嚇得展翅高飛;把田野裏的走獸們嚇得到處亂竄。

我呆呆地看著父親,父親把話說完後,便立刻轉身,他看也不看我,也不等回去的公車,便匆匆地沿著來時的路徒步走回去,最後,他的身影消失在一個拐彎中。

這是我對父親的最後印象,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看見父親,直到與兄長重逢後,才得悉因為媽媽的死而自責,最後舉槍自盡。父親在海參崴與我離別的時候,我沒有痛恨父親,反而不停地怪責自己,是不是因為自己不聽話,常常跟叔父叔母們和堂兄弟姐妹作對,使到父親不得不把我從圖拉轟到遙遠的海參威……

我的心雖然還未完全破碎,卻碎裂成一小塊,我的心情活像一隻因為喜愛頑皮搗蛋而被主人拋棄的小狗似的……

那天晚上,我在母親和母親的丈夫為我準備的新房間裏,我躺在床上看著天窗,天窗外閃爍著點點星光,然而,閃爍的星光似乎未能安撫我不安的情緒。我抽抽噎噎著,母親陪伴著我,她在床邊不是安慰著我別傷心、別難過,就是擁抱著我。過了半夜以後,我哭累了,眼皮不停地開一下、閉一下,母親看我開始有睡意,她親了一下額頭,她對我說別想太多,好好睡一覺,睡醒了以後將會是美好的一天。母親說完了以後,便回到睡房去了。這一趟旅程,我和父親都在趕路,根本就沒有好好睡一覺,心身疲倦的我,不到一會兒,我便進入了夢鄉。

睡夢中,我知道自己思緒非常混亂,因為,一塊塊記憶的片斷猶如走馬花燈在我的眼前閃過,回想著過去在研究所跟姐妹們生活的日子;回想著過去在莊園跟父親、祖父、媽媽和兄長生活的日子,不管是開心的回憶,還是不開心的回憶,記憶的片斷在我的夢裏歷歷在目,當最後一塊記憶的片斷,也就是父親與我斷絕父女關係的片斷,在我的夢裏掠過的時候,漫漫長夜已經過去,破曉時分終於來臨,太陽緩緩地從東邊昇起,太陽的光線映入房間裏,照進我的眼眶裏,我打開眼晴,用雙手擦一擦雙眼,我起了身伸一伸懶腰。然後下床做一些簡單而輕鬆的運動,在我做運動的時候,我看著窗台,此時,我才發覺原來到我的房間,窗台是面向東邊並對著大海,而溫暖的太陽也是從這片廣闊的大海升起來。我興奮地走到窗台前,打開窗戶,感受一下暖和的陽光和挾帶著海水味道的涼風。

「母親……叔叔感謝你們,給我一間這麼好的房間。」我雙手合十向太陽說道:「我要忘記所有不開心的回憶,並將開心的回憶放在心裏。同時,我要跟母親和叔叔創造出更多更美好的回憶!」我接著說道:「父親……你說得對……母親和叔叔一定會好好照顧我,父親請你放心!父親,不管你還愛不愛我,斯露德永遠都愛著父親……」

當日的那一道晨光對我來說是新的開始,我告訴自己要忘記從前受盡痛苦的自己,我必須昂首向前,奔向美好明天,同時,我告訴自己父親必定是因為某種原因,所以跟我決絕,可能是因為我不聽話,令到父親作為一家之長難以面對他的兄弟姐妹們,為了讓我不再眷戀那個家,所以將我趕出去……我知道……我知道父親他其實很愛我的,他為了保護我,所以才將我交給母親照顧……

現在看來,年幼的我,思想比現在我似乎還要成熟;心胸比現在的我似乎還要廣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

楔子.幕起【序章】雛鷹離巢
【第一章】草原上的雄鷹|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010203040506
【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0102030405060708
【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0102030405
想看猶真里斯更多作品?請按此連結,向下拉到社區精選|作者精選,就可以看到我的其他作品,請多多支持,謝謝<(_ _)>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