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你曾說,要為我在雪地上寫字

(edited)

嗨~Inherit ;

自從夏天遇到蘇處長, 他說你的孩子大學畢業了!

我被這話嚇住了,回過神後,驚覺時間居然過得這麼快。

然後,一直想,是不是該跟你說說話呢?

說這漫長歲月裡,我遇到的人、經過的事,

那些關於希望、失望、傷心哭泣、失親的痛。

但,又要從那裡說起比較好呢?畢竟,發生過這麼多事啊…

就繼續讓那些話在心裡兜兜轉轉。

夏天過去了,秋天也遠離,冬天來臨。

前幾天,臉書跳出一張「步步驚心」的劇照,若曦和八爺手牽手走在雪地上。

我給圖片配的字是↓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納蘭容若

放不下的時候,很難接受別人對你好。

最厭煩的感覺不是成為陌生人,而是,逐漸陌生的態度。

原來,人只要分開了的時間久了,無論原來多麼熟悉,也會慢慢變得疏遠。

屬於我們的時光在多年前就已消逝,只是故事永遠留在我的心底。

當年,我問過你,雪摸起來是什麼感覺?走在雪地上是什麼感覺?

又冰又冷又濕又凍。你的回答。

然後,就像你曾給過我的承諾,信口說出:冬天來時,帶妳到會下雪的城市,

體會漫天風雪,在雪地走路歪歪斜斜的感覺,怕冷?怕摔倒?

那這樣好了,我在雪地上寫上妳的名字,拍照,寄給妳,這樣是不是妳喜歡的浪漫呀。

你總是輕然許諾,絕少做到。

像是我打工時,遇到吝嗇老闆,一塊兩塊都跟員工計較的清楚明白,

刻薄的老闆娘把員工當做奴隸使喚,被尖酸言語氣哭時,

你安慰我,既然老闆難纏,乾脆自己創業,我來賣家傳滷味,

小妹,妳做最簡單的在隔壁擺攤賣紅茶。討厭面對人喔,那這樣好了,

我辭掉工作,放棄台灣的一切,帶妳遠走天涯,我們去蒙古牧羊好了,

只跟羊咩咩,狗狗在一起,不需要面對人,好嗎?

為什麼你會想到去蒙古牧羊這事,肯定是連續劇看太多了。

但你這句話仍然讓我開心的笑了,是你最喜歡我笑起來時眉眼彎彎的笑臉。

年少的我嬌氣膽怯,對你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

年紀又太輕,對你,我,少了點關懷、少了點體貼,多了點予取予求,更多的是任性。

人在面對金錢跟慾望時,通常都會屈服。

我以為,你會選擇純愛。

你選擇了她,不說一個字的離去。

我極恨你的絕情,立誓要徹底忘記你,但是忘記一個人,那有這麼容易,

想流淚的時候,我要自己不許哭,想你的時候強迫自己的想念停止,腦中成一片空白。

怕黑的我,走夜路時,學著不害怕,在心中默念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輾轉難眠的深夜,想起我們曾經共有的夢想;今後要和誰去實現?

遇著委屈要找誰哭訴?誰來安慰我受傷的心呢?

這個世界一直在變,變得讓人措手不及,以前種種禁忌今日再平常不過。

假如當時的我,更積極更勇敢一點,結局也許不同。

夢想和現實畢竟有距離,不如意,身不由己的事太多了,

我們既沒去牧羊,也沒改行當個被警察追的滷味一哥、紅茶辣妹。

兩條平行線短暫交叉,相遇一陣子又分開,我們所共有的記憶都過去了,再也回不去那段日子了。

情字最難捨,多希望你最愛的仍是我,曾經我是那麼那麼愛戀著你。

今夜就讓我放肆的想你一千遍,不壓抑情緒痛哭一場,然後就將這些傷心往事藏起直到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