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Chin

反意識形態/爾思出版共同創辦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來信指教:chin@travelwithbook.com

文明的野蠻

所有救贖皆由犧牲而來

所有救贖皆由犧牲而來

上古時代,知識得以被傳承下,是抄寫者將宗教經典抄在牲畜身上——經過一系列殘忍的手段,牛羊的皮被拔下來,好幾小時的流血,甚至是使用小牛犢的皮或牛的胎盤,製成了羊皮紙、牛皮紙。

知識的起初是嗜血的,人對知識的渴望而有牲畜的流血犧牲,本身是極為矛盾的事情。宗教經典教人向善,寫下慈悲和憐憫,討論著博愛,一句句「愛的箴言」刻在動物皮上,而他們是為了傳播真神的話語。

擔任抄寫員的大概都是修士,寫下的文字在最初不是為了眾人而是貴族權貴和德高望重的宗教領袖。也就是他們擁有談論人道思想或掌握著知識的權柄的背後是成批牛羊的犧牲。

說到犧牲,我想起舊約聖經中《出埃及記》的經典故事。

耶和華與以色列人的立約,以公羊或羔羊的血塗在門楣及門框上,祂要擊殺埃及人的長子,以動物的血區隔兩個族群,而以埃及人的血⋯⋯拯救了以色列民。這段一直被當成拯救的經節總會讓我讀不下去。

一開始犧牲應該只能是殺死牲畜做獻祭,後來卻變成了人類。

要 留 到 本 月 十 四 日 , 在 黃 昏 的 時 候 , 以 色 列 全 會 眾 把 羊 羔 宰 了 。
各 家 要 取 點 血 , 塗 在 吃 羊 羔 的 房 屋 左 右 的 門 框 上 和 門 楣 上 。
因為 那 夜 我 要 巡 行 埃 及 地 , 把 埃 及 地 一 切 頭 生 的 , 無 論 是 人 是 牲 畜 , 都 擊 殺 了 , 又 要 敗 壞 埃 及 一 切 的 神 。
我 是 耶 和 華 。這 血 要 在 你 們 所 住 的 房 屋 上 作 記 號 ; 我 一 見 這 血 , 就 越 過 你 們 去 。 我 擊 殺 埃 及 地 頭 生 的 時 候 , 災 殃 必 不 臨 到 你 們 身 上 滅 你 們 。

蒙古帝國能不斷的擴張,有部份原因是當他們收復一個地方,就會將戰俘變成自己的士兵,當成炮灰使用,一邊打戰同時擴張軍隊。直到現代的戰爭,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也有當作炮灰的義務役,年輕的士兵在毫不知情並不熟悉戰情的情況下被送上戰場,一個個等著犧牲。

「犧牲」這詞,東西方都有著相似的傳統,皆由祭祀而來的。宗教上的犧牲,指儀式中被宰殺獻神的動物或人類,或者殺生祭祀這個動作本身(也可以稱為獻祭)。

上古中國已經確證存在大量獻祭活動,祭物種類極為廣泛。《詩經》中對於獻祭和祭品的記錄已經詳確細緻,例如:《潛》是頌揚周室祭祀時用鮮美又品種多樣的肥魚供奉神靈和祖先的樂歌,它的讚美對象既包括大自然與其出產,也同時針對王室的虔誠獻祭;《采萍》描述少女獻祭的場景。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今巴比倫)和環地中海地區(古希臘、古羅馬、腓尼基等) 的獻祭極為普遍,古巴比倫人會在殺死祭品後,觀察動物的內臟以預測吉凶,稱為"臟卜"。 西亞《舊約聖經》中記錄了人類第二代的獻祭,亞當長子該隱以農產獻祭,次子亞伯以羔羊獻祭,神悅納後者,因為亞伯獻上頭生的,該隱卻是獻上剩下的。 《出埃及記》中則更為詳細地記錄了古代希伯來人獻祭的規則。

猶太的潔食(Kosher)也與宗教經典做了結合,可以說他們放棄簡單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種犧牲?首先,猶太屠夫須虔誠守安息日,以一刀割斷喉管,以減少動物死亡前的痛苦。事後要檢查屍身是否符合食用標準,然後再放血,根據聖經創世紀以色列與天使摔角的經文,還需將動物的後跟挑出。

虔誠的教徒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有意識的注意自己的飲食,這種以小細節換取靈魂的拯救,也符合犧牲的定義。

犧牲也會被解釋為以一個較小的利益去換大眾的利益,像是士兵失去自己的生命來保衛國家,或者抗議者以放棄身體或生命權讓世人重視某項議題,但又會有父母說自己放棄了夢想是為了孩子的未來而犧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0300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