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1)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

科幻小說(1)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

桐生茂豫

28 Articles

服用注意事項: 耽美/BL/ABO/架空歷史 /重生 /星際科幻/機甲/蟲族 ABO向, 主配角的名字是以印地安原住民語翻譯,非英文 想到再說 歡迎光臨

科幻小說(1)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

科幻小說(1)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

服用注意事項: 耽美/BL/ABO/架空歷史 /重生 /星際科幻/機甲/蟲族 ABO向, 主配角的名字是以印地安原住民語翻譯,非英文 想到再說 歡迎光臨

Updated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十章 殺戮的天堂 -(2)

軍靴的鋼頭鑽研在左肩窩處,靴底的波浪紋凹槽隔著軟甲刮刺在皮膚上,那一腳的力道,讓原先被淤血糊乾的槍傷再次裂開,血順著身體的丘壑流下,路塔咬著唇忍著不吭聲,只是睜大了紅寶石似的眼眸盯著對方,沒有光之能量體的隔離,任何傷害都將皮開肉綻,血的馨香像煙霧似的泊泊流出,是這個星球沒有的色澤與腥甜。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十章 殺戮的天堂 -(1)

像是有什麼從肩上緩步的流下來,溫吞的液體,被衣服纖維吸收後自有它自己的重量,把人往下拉扯,像是墜入無盡的黑洞,穿在內裡的黑色軟甲中,可以嗅到遭雷射劃開的傷口被凝膠混合炙燒後所造成的血腥,濃重的紫藤花香,血的穿刺,甜膩而焦灼,開始猶如甦醒般的鈍痛在腦海裡冒出了新芽。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九章 戰之殤 -(4)

可是,假如他Omega的體質和那越來越情不自禁的身體被阿思克知道呢?他依舊會有戰士的待遇嗎?阿思克會怎麼看他?路塔搖了搖頭,自嘲的想,關阿思克什麼事?自己何必在意,如果沒有蟲族存在,可能現在他的部落將要面對的強敵將會是蘭卡拉的機甲聯隊。第十章 戰之殤 -(4) 。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九章 戰之殤 -(3)

隱約裡耳邊彷彿還聽得到阿思克之前低喚他的聲音,路塔看了一下四周,之後出現的貝以薩他們實際上是被阻擋在護盾之外,他想起剛才自己能量失控的時候,阿思克是如何艱難的走向自己並試著消弭那強大的白鳥過際,為此無論臉頰或黑色軟甲上都是一道道切痕並泛出藍色的血液,這些苦澀的氣味及顏色浸染在路塔身上,讓他憂心和愧疚,想要上前查看傷勢。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九章 戰之殤 -(2)

路塔彷彿在看著自己上演著回憶,許多雜音在他腦海迴盪著,這裡的"阿以雅娜"自信而美麗,處處展現著她的優勢,路塔最後看到她的時刻是在蘭卡拉星地國內的鬼之森,當時她已經死亡多時,灰白的軀體遭到蟲族寄生、同化,這個過程讓肉身發酵,以此為沃土,創造出另一片斷壁殘瓦下所盛開出的罌粟花。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九章 戰之殤 -(1)

他似乎看到了天空、雲霞和高塔,風景不斷變幻著,以前的片段浮現,都是他沒見過的過去,幼年的孤單與執拗、成年後的不安跟不可一世,最後的句點仍是墜落,狂風從下而上吹亂了髮,天空越來越小,眼看就要砸向谷底,卻在覆滅的前一刻落在厚實的溫暖裡,路塔懸蕩的心安靜了,鼻息間反覆聞到淡淡的青草香,...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 4

說話之中,路塔的光之能量體已變化出無數的樣貌,整個人浸在白色裡消失了型態,光華向外膨脹著分解成重重巨大的禽鳥朝八方飛去,翅膀層疊的影像消滅了衝上前的蟲族,也震開所有人,強大的力量讓樹群停止移動,由下往上的氣流把紫色的樹葉硬刮去大半,加上瀰漫四處的粉塵爆,整個區域裡只能看到白鳥在紫霧裡盤旋著。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3

三座樹狀 [ 高塔 ] 上因為電磁波的激發,加上底部中心點的腦蟲所產生的強力腦波的影響,讓巨樹原來的力量也源源不斷的釋放出來,兩個正負級的力量在空間裡扭曲著,空間裡的區間膜因為此地的引力而閃爍不穩,靜電的電荷讓力量從新分部,在蟲族護盾裡形成兩個循環不止的球體,球與球碰撞的剎那間產...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2

阿思克皺著眉,冰冷的黃綠色豎瞳拉成一線,深埋於內在無底沼澤裡的忿怒飆起,他一退再退,不願跟地表執政體系決裂,能保有最低的平衡,讓基因變革下造成的弱勢階層可以有塊生存的所在,可是,這古老的地下國度卻慢慢演變成蘭卡拉星的"垃圾場"。這片被人遺忘的土地,是豐饒中心外的黑暗邊際。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1

瑪卡亞(瘋馬)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著與他保持距離的某人。自從跟隨阿以雅娜墜塔被救起之後,路塔便不一樣了……除卻了貴族的面具後,越來越像個普通人,不再自怨自傷,不再尖銳,卻更加隱密,像懷藏著火炬的行者,遮蔽中光線還是自縫隙間流落出來,照亮了他白裡透紅的臉……第八章 邊際 (Marginal)-(1) 。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七章 [干戈千里]-(4)

蟲母慵懶的看著自己新的身體,纖細軟軔的足節柔荑似的貼在臉龐、頸部、背後、一直延續到腰間,最後集中在小腹上保護著裡面原的胚胎。全身上下佈滿金黃與亮黑交錯的螺旋狀蟲紋,經過漫長的生命歷程,蟲母同化過無數個載體,去蕪存菁,不過就像是換了一件新衣裳……第七章 [干戈千里] (War and Zerg) - (4) 。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七章 [干戈千里]-(3)

鬼之森的外圍是一望無際的[裏海],地表內的海洋,鐘乳石窟邊緣長久浸淫在 [裏海] 吞吐的海水裏,地國裏的人們逐漸忘卻,在那的最深處的海床下有坑道連接一條斷層帶,海水到了此處匯流成為暗流瀑布傾瀉而下蓋過坑道口,強力的衝擊讓下游的水流形成漩渦,漩渦的上空是窄窄的溶洞,這是鬼之森唯一可以到達地表上的通道。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七章 [干戈千里]-(2)

在樹海裡的"亡命之旅",他倆在樹羣製造出來的山路上崎嶇的走著,隨著遠處的迴風聲、莫名其妙的沙沙聲,這些奇怪的聲音常常在紫色的樹海裡回響,鐘乳石窟裡的寂靜氣氛被低沈的嗡嗡聲破開來,或許是藏在樹幹之間的蟲族,又或許是行軍前進的傭兵小隊所發出的雜音,在空間裡時而上坡、時而下坡的小徑,環...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七章 [干戈千里]-(1)

在暗濕的鐘乳石窟最深處,運用新開發的高超音速導彈去殲滅不斷挖掘渠道的蠕蟲,這武器加裝的空間點感測器比傳統感測器的雷達回波更微弱,它在找到目標的同時把軌道的數據信息傳回機甲聯隊的平面螢光幕,另一方面快速鎖定、可以在對方還未發現下進行消滅的動作。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六章 聖域(2)

蟲族的祖恆星在宇宙膨脹中大爆炸,最後形成超新星基奧瓦(Ki-O-Wa),整個蟲族的餘孽以獲取大星系間優異的基因為目標,而四處侵略,牠們對於所有物種進行汲取、寄生與同化,想要絕對的進化,成為最強大的蟲國。第六章 聖域 (Sanctury)-(2) 。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六章 聖域(1)

龐大的樹海防禦系統把在內部微不足道的紅髮男孩當成入侵的細菌。第六章 聖域 (Sanctury)-(1) 。。。原本寧靜、陰鬱的鬼之森因為海伊達人的進入而炸開了鍋,時間殺氣騰騰的隨著炭黑色的樹根排山倒海的扭曲和傾洩,它們在自己的空間裏交叉糾纏或恣意鞭撻在地面上留下無數深刻的痕跡。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 (5)

路塔在粉塵的利刺攻擊下,連開口都覺得吃力,四周的樹根將失去平衡的他拍落了好幾次,脊椎骨撞在近似石化的樹幹上疼的幾乎站不起來,他咬著牙,沒哭,但生理性的淚水卻流出眼角,太痛了,當他前輩子在地球上的時候不曾遭到這樣的辛苦,剛在路塔肉體裏復生的當日,他單純的只希望活下去而已,如今他呈受的一切超過了預期。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 (4)

帕拉細瘦的手臂垂在身體兩側、雙手緊緊握著拳頭,他死死的看著達山,黃色的豎瞳像是要冒出火來,他的父親把姊姊賣到地國的公娼所換錢,為了繼續吸食製幻物巴蘇克(Basuco)。大庭廣眾下,他忍受著達山的嘲弄,忍受著失去母親的恐懼,放下自尊、拿出全部的勇氣去乞求外邦人的幫助,他身無長物,連...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3)

看著這批穿著入時的海伊達人,達山把嚼到淡而無味的煙草向一旁大力吐掉,又從衣袋裏抽出一捻煙草用石刀削斷了,在手裏揉成團再丟入嘴裏。他有心把這些海伊達人晾著,不知道地表上面的那些老頭子在想什麼,達山的志向並不崇高,他對利潤低的買賣一點興趣也沒有。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2)

在這世界上除了杜巴婆婆外沒有人知道他是誰,當然杜巴婆婆也只知道他是從外星系來的自然基本粒子集合體,並不了解他到底出自何處,也不清楚地球在那。他不是路塔,至少內在不是,像寄生蟲一樣存在於別人的肉體裏絕非本意,不管多麼綺麗或多麼強大都不是他,其他人表面上對他的恭敬態度只不過是對首領頭人的忌憚,並對他的身份抱持著過多的期望。

雷鳥紀元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五章 鬼之森(1)

看著在水光漣灩中的藍色游魚,路塔深深的被吸引,他慢慢走近水邊想去碰觸,魚群在水面上嘴巴一開一合呼吸著新鮮空氣,很容易就可以摸到魚狹長的背鰭,路塔走入水裏大概有小腿的高度,並不覺得冷,他低著頭注意力全在魚身上,赤色的長髮垂落到水裏,映著水光竟有些紫色的效果。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4)

路塔在從前是型態有缺陷的Beta,也沒有生殖能力,自從重傷後身體的抵抗力降到谷底,經由修補傷口時在修復液培養器內接收到蘭卡拉龍蜥的Z基因特性,以保護最低生存水平為前題,龍蜥的Beta可以有選擇性的轉變型態,由 Beta 修改成Omega。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Preppers)–(4) 。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3)

蘭卡拉(Langara)星球的居民是一支混種的民族,他們有人族的模樣,但內在卻是柯魔多(Komodo)龍蜥族的骨骼,墨黑的髮、淡藍皮膚、鸚鵡螺色調的細鱗片和黃綠色的豎瞳,最重要的是他們周身流漟的血液是微毒的藍色。路塔朦朧的睜開雙眼,感覺自己垂直的飄在冷冷的………果凍狀的液體裏。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2)

地國第一區的 [伽瑪廣場] 是歷史最古老、佔地最大的廣場,廣場中央的上空本來是一座在地表上的溶洞,當暗河改道後溶洞底也整個乾涸,在上形成巨大的天坑,興建廣場之初,利用此天然地形設計成天井,天井上覆蓋著用石英沙晶體加銀錫合金所製成的防護罩,當地表的光線穿過來,經由反光作用,整個天井...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1)

地底是虛空境地。它留下往日繁華的殘骸。[封閉] 自這一刻起,透過垂直的延伸,而展開。第四章 地底的準備者(Preppers)–(1) 。。。路塔全身的骨頭像是拆掉又重組一遍,他還帶著光之能量體,所以全身還浸染在磷白色的光線裏,數千條光的線體密集的在"修復"蒼白的皮膚裡層。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三章 兩個靈魂

阿思克帶著研究的心態嗅了嗅那紅色的液體,炫目的顏色,還帶著甜味,他鼻尖靠近路塔的臉頰、髮和溫熱的血,愉悅的欣賞他身體裏沒有的顏色,這樣的顏色是屬於雲彩、屬於神聖紅月亮的調子,他伸出手輕輕扶著路塔的下巴往上抬………還有這雙紅寶石晶亮的眸子………不知為何他想要收為己有。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Haiida War)-第二章 囚籠

她覺得那雙手有種力量流入身體裏,讓她像是自體分解般在內在被攪拌,頭痛的緊,那個痛點往下跑,胸腔、腹腔、骨盆和手腳都像是要碎裂開來,沒頭沒臉似的她光速擠過了玻璃牆,剝離出來。第二章 囚籠 ( The Cage ) 。。巫麗緊緊閉著眼睛,垂直的飄在…………天堂嗎?

雷鳥紀年之海伊達戰記 ( Haiida War )-第一章 卡茲卡狄亞斷層

序幕:  圖騰柱下是昏過去的地球女孩巫麗-依司塔達 (Uli-Istanda) ,她側躺著,臉色蒼白,血安靜的從後腦的亂髮間流淌出來。當她在培養容器裏甦醒,赫然發現自己重生為路塔-烏雷 (Luta- Ouray),海伊達星首領頭人的兒子。身為Beta的男主一夕間隱性基因改變成為O...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