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燼
陽燼

陽光是一種味道,餘燼則是另一種味道。 小說│散文│新詩│古風 Instagram:陽燼

用詩歌禱告│鬼抓人

在兒時的鬼抓人中,你從不抓我。但你知道嗎?現實也是一場鬼抓人,而你贏了,徹徹底底地贏了。我固執的追尋你的背影;而你,卻那樣輕易的,用每一次回眸,每一個微笑,抓住我的心。
photo by @pinterest

\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

\


我不曾記得自己做過的任何一個夢,但若有一個夢境讓我記憶猶新,甚至誤以為是現實,那只有一個原因——夢裡有他。

或許,時光讓一切人事的面孔模糊成渲染的水彩背景;但他,卻像是回憶中濃墨重彩的一頁,無比鮮明。

初見,是在一片木鐵琴錯綜的聲響中,早已不記得我是如何跟他成為朋友的,那時的我對他,是一種沒來由的熟悉感,加上一點心跳加速的怦然。年少的我不懂情愛,只覺得那彷彿就是一種喜歡,想偷偷地在午飯時幫他盛一碗湯,想默默的在打擊團練結束時,背著琴槌陪他走一段。

我和他升上同所國中,連高中也是同校,這讓我產生錯覺,一種踩著他足跡前進的親近之感。因為身處不同年段,彼此之間也不免生出些疏離,只有在擦肩而過時的帶笑眼神(防疫期的口罩遮住了底下分明是在微笑的嘴角),手機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訊息,我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向自己證明,我們的友誼仍在。就像兩顆星球,在短暫的軌道交點相遇,確認彼此近況之後,便又各自航向橢圓軌道的另一端,寂靜遙遠的宇宙中。

有些時候,我竟也分不清對他到底是親暱的友情,抑或是戀慕的愛情。我無緣向阿芙羅黛蒂詢問二者之別,我僅知道,在這兒時朋友逐漸朦朧的八年,我倒常常想起他,想起孩提時的一場遊戲。

還記得嗎?打擊團練難得的休息時間,我們會趁機在操場中央玩起鬼抓人,在一群人又笑又鬧之中,好脾氣的你總脫離不了成為「鬼」的情節;而我,便故作挑釁的掠過你身旁,一次又一次,因為我知道,在這個遊戲中,你從不抓我。但你知道嗎?現實也是一場鬼抓人,而你贏了,徹徹底底地贏了。我固執的追尋你的背影;而你,卻那樣輕易的,用每一次回眸,每一個微笑,抓住我的心。

那天學測放榜,我這才驚覺時光過得如此之快,轉眼間,你便已經要上大學了。
我們仍舊會漸行漸遠的吧?你或許會忘記有那麼一個和你相談甚歡的女孩,忘記我們的聊天紀錄停留在畢業典禮那天,忘記了我。

最後,這場鬼抓人只剩下我一個,你,登出了。

\


我想用餘生禱告,願你往後一切安好,願你想起我時,嘴角依舊帶笑。

\


第一次參加社區活動,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