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小草
一支小草

大家好~我是一支草,一點露,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小草,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棵忘憂草。我的文章不長,走簡潔路線,以圖文呈現生活的點點滴滴,請多多指教。如果你有話想私下跟我說,請與我聯絡:allychichi@gmail.com

正式離職,倒垃圾,慎入

終於,不用再與討人厭的同事共事了,萬歲!收拾私人物品,辦完離職手續,我一個字也沒有跟太后跟小公主說,因為,我再也不想跟職場垃圾說話,讓屎豬同事們永遠消失在我的世界。

🔖前陣子在line貼文,留下了這一篇文章。(後續發展,請依序看🔖...。)

✔常常讚美(人事物),常說:我喜歡...(人事物),發自內心的善意,自然會散發「正能量」。

❌批評/抱怨/說:我討厭...(人事物),自然會散發「負能量」。

在上班時間,老愛批評/老愛抱怨/老愛說:我討厭...(人事物),總是散播「負能量」的人,有幾個老闆會喜歡?又有幾個同事會靠近?(除了「物以類聚」以外)。

當你們上班時間在拉屎=散發「負能量」時,旁邊的人要嘛加入一起拉屎,要嘛快閃遠離,我選擇安靜沉默不行嗎,公司是有規定要加入一起拉屎嗎?

公司發薪水給你們是來公司拉屎/散發「負能量」?同事到公司上班是來接屎/接收「負能量」?不是吧!

上班時間老是「拉屎/散發負能量」還能自以為自己很好/很對的人,自我感覺未免也太好了一點!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想「拉屎/散發負能量」就不要來上班啊!辦公室又不是讓你們存放屎尿的糞坑。

每天上班都有人會「拉屎/散發負能量」,豬改不了拉屎(=本性難移)(當你批評某司機本性難移時,你完全在說你自己呀,真別怪我偷笑你的智商。)

你自己總是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批評東,嫌棄西(批評長官疑心病很重,批評同事的外表,批評司機素質很差,還八卦滿天飛...)(沒有批評,沒有嫌棄,沒有抱怨,沒有八卦,沒有屎尿,你們說的話還能剩下啥?說話也好聊天也罷,就不能脫離這種負式聊天嗎?),你說話豈止是酸而已,還粗鄙兼沒有水準(肖a,神經病,頭殼壞掉...都來自你的那張嘴。)

某司機即便犯錯,又犯錯,只需要陳述事實即可,不需要加入個人化的批評跟抱怨,多酸一句:本性難移,你也只是多「拉屎/散發負能量」而已,對事情沒有任何的幫助,既然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為什麼非要「拉屎/散發負能量」?

一坨屎加一坨屎,一天堆積過一天,可不可以稍微估算一下入職之後自己上班時間累積了多少屎尿與負能量?一年一層樓,二十年二十層樓,我都不知道該形容成屎堆還是垃圾堆了!

上班時間老愛批評、老愛抱怨,老愛「拉屎/散發負能量」到底對在哪裡?你永遠自認自己是對的,錯在他人,那就永遠活在屎堆裡,自以為是吧!

已經很懶得說你們了,還是每天「拉屎/散發負能量」,完全沒有自覺。

還是要記錄一下你們每天「拉屎/散發負能量」的內容,傳line給旁人(全公司同仁)一起感受一下?就像你所言,由旁人去感受體會?一日又一日,每天上班日,一起享受一下你們的「屎/負能量」,也許你們還可以找到更多一起攪屎的靠友?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們一樣喜歡活在「屎堆/負能量」裡。

在公司裡談正事或聊非正事,少批評,少抱怨,不要散發負能量,多一點出自內心的善意,職場空氣會更清新。

P.s.

1.上班時間除了公事,我安靜沉默是我的自由,拒絕「屎尿與負能量」是我的權利,我有權利說:不,還是你們覺得去上班接收屎尿與負能量是義務不成?不當面提醒是給你們一絲顏面,我也不會上班時間批評/抱怨你們,我不想跟你們一樣,我會繼續沉默,微笑,然後走我自己的路,有話下班說。

2.職場上,上對下,同事對同事,硬要旁人上班時間不得不收到屎尿與負能量,甚至故意為之,那叫:職場霸凌。你以為被霸凌的人就只能沉默嗎?

3.下班之後,你愛幹啥是你的自由,我愛幹啥是我的自由。你愛說啥是你的事,我愛說啥是我的言論自由,沒人管的著,也沒資格管。

4.對就對,錯就錯。你覺得我錯了什麼?讓公司給我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理由,開除還是資遣,我都能接受。如果沒有,憑甚麼讓我認同上班「拉屎/散發負能量」是對的?

5.奇怪了,你們上班時間可以「拉屎/散發負能量」給我,憑甚麼我下班時間不能發揮我自己的言論自由?(百官上班時間可以放火,不准百姓下班點燈?)莫名其妙。

🔖<4/15>我傳了line給太后和小公主,如下:

「上班時間

請不要<批評>人事物,那會散播負能量。

請不要<抱怨>人事物,那會散發負能量。

請不要把<不爽的情緒>散播在辦公室。

不管我有沒有憂鬱症,我都拒絕接受負能量。

即便你們討厭我,我還是要說:上班時間,請不要傳遞負能量給我。

謝謝。

<下班時間,請隨意。>」

然後太后就找我聊一聊,我說「我在line 上面打的很清楚了。」,太后表示每個人的解讀會不一樣。

太后說:「有個婆婆遇到媳婦,媳婦問他吃飽了沒有?會有兩種解讀,一種是:啊這個媳婦明知道我沒吃還問我吃飽了沒有。另一種是:這個媳婦真好,還會問我吃飽了沒有。」太后表示:「每個人的解讀會不一樣,有時候,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我傻眼的看著她,os:解讀往往是有情境前提的,前提是:媳婦明知婆婆還沒吃,故意或惡意,問他吃飽了沒有?婆婆自然會有第一種解讀。另一個情境是,媳婦剛回家或是剛遇到婆婆,不知道婆婆吃飯了沒有,所以問了一下,婆婆的解讀當然是後者。不同的情境前提,不同的出發點,自然給人不同的解讀。那要看說話的人是不是出於善意?說者是否有心?大家都不是傻子,你也不是,對吧!)

這讓我想起了曾經讀到的一句話:「🔸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痴,太多亂局都跟年紀無關。」

太后讓我舉個例子,於是我舉了2個最近發生的例子(如果要把之前的一併舉了,那真的會談到沒完沒了。)然後...

太后表示:(一串話,條列一下)

1.我是依據事實發生的說,從來不會亂說。

2.我是跟旁邊的人(小公主)分享。

3.我是告訴旁邊的人可以之後注意這個情況。

我表示:

同事犯的錯,沒有人說他們是對的,也沒有人說你未依據事實亂說。你可以分享或是提醒旁人注意,但:只要「陳述事實」就好,有必要“多說幾句”,增加「負能量」嗎?(os:不拉屎會死嗎?翻白眼。)

太后問小公主會不會感到不舒服?

小公主回:不會啊!

當下我很傻眼,我是看了一個唱雙黃的嗎?不懂?那我解釋一下:太后跟小公主老愛上班時間攪屎,我現在跟她們說我拒絕上班時接受這些屎味,然後太后就問小公主:你會覺得臭嗎?然後小公主說:不會啊!然後我當下就傻眼了,廢話!你們一起攪屎,好嗎!不管是太后問這一個問題還是小公主這麼回答,都讓人忍不住翻白眼,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溝通。

小公主說:然到上班都不能說話了嗎?

(是有人叫你們上班不能說話嗎?搞不清楚狀況是不是?到底有沒有帶腦袋出門啊?跟豬隊友說話真的很心累。)

我說:你們可以陳述事實就好,沒有必要多酸一下,多批評一下,多抱怨幾句吧,那會產生負能量,偶爾就算了,多一個負能量,多兩個三個就會累積很多個。

(os:所以除了八卦,老愛批評、老愛抱怨、老愛散播負面情緒,你們說的話剩下啥?)

(根據事實”批評與抱怨“,是會產生負情緒的。分享,只需要陳述事實就好,不是分享負面情緒,增加負面能量,ok?)

小公主說:那不是負能量吧!

我說:你們多說那些,多酸一下,批評跟抱怨就是會產生負能量呀,要不然你定義的負能量是啥?(她安靜),我又問她:那你知道什麼是負能量嗎?(她安靜+搖頭,然後看著太后),我看著她們等他們回答,(她們倆安靜互看),我說「所以?不知道?那要怎麼溝通?」

(我當下又傻眼了,os:不知道?不懂?為什麼可以直接否認那不是負能量?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懂嗎?你這不是擺明了為否定而否認嗎?)(我心裡又嘆了一口氣,這趟溝通的旅程是能溝通到位嗎?我真的覺得很無奈。)

太后說:你可以當下直接跟我說就好了。

我說 :如果我一直說你們,你們會不高興吧。

太后說:不會,你直接跟我講,我這個人一定接受。(傻眼!我現在不就是直接跟你們講了嗎?都直接拒絕接受負能量了,啊不然咧?請問太后你是有接受了啥?)

(我心裏又嘆了一口氣,當下講,豈不是你不爽我也不爽,重複講,你然到不知道氣氛會很差嗎?)(我都直接表示拒絕了,然到還要“遇到了”,再說嗎?你們跟我溝通了,然到還要“遇到了”,再說嗎?所以這是溝通了啥?)(都幾歲了?需要同事隨時提醒你怎麼做人嗎?真是無言以對!)

談到了憂鬱症的部分,太后說,我沒有跟她說過,她不知道。我說:是的。(我確實沒有當面說過,當面說是現在直接說),所以我看著這兩位「剛」知道我有憂鬱症的同事,她們的後續反應是什麼?

太后說:「你有憂鬱症這個要我們包容什麼的...,」(太后沒有多說啥,似乎是一臉很困惑要包容啥。)(也是啦,我從來沒有在上班時間散發負情緒類的,安靜的做我份內的工作,也不需要同事特別包容啥事啦,太后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也是可以理解啦)

然後太后說:「你要自己調適呀」(嗯,她說的沒錯,我確實是一直都在調適啊,啊不然她們還能活著坐在那裡嗎?)我靜靜地看著她說了這麼兩句,然後,沒有其他有關憂鬱症的其他對話了,這是「剛」知道我有憂鬱症的太后的後續反應。至於小公主,一句話都沒有說。看著她們的反應,不論是不是「剛」知道,都可以看清楚一個人,我就不說我看清了啥,也許你可以留言說說你看到了啥?)

本來我有想說:要不要告一個段落之後,matters上職場碎碎念的那一系列文章就隱藏了?不過,既然太后跟小公主「又不知道」,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一篇一篇的去隱藏了!反正她們「又不知道」,是吧!她們的歷屎~就永遠留傳吧!

在一番溝通之後,太后另外提出了幾點要跟我溝通。

1.太后表示:你戴耳機時,我叫了你很多聲,你都沒有回應,啊後來有回應就好了阿,我也沒說你什麼。

我回:我不想聽這一些負能量所以戴了耳機,之前都是音量調很大聲,我不知道你在叫我啊,你們有過來揮手叫我什麼的我都會回應呀!(你沒有說什麼?是阿,所以現在提出來是要刷存在感嗎?還是在哈羅?)

太后說:那你為什麼還聽的到?

我說:家人覺得我一直這樣耳朵會壞掉,所以這幾天我把音量調小聲了呀。

(所以太后想要溝通的點是啥?)

(無言!)

2.太后說「上次投票的事她被長官叫去罵,啊那都過去了啦,沒事。」

我傻眼的說:「我有投票呀,空白票也不是我投的,有什麼問題嗎?」

太后說:「沒事,都過去了。」

(我很傻眼,是你提的,然後呢?你是想要怎樣?)

(投票事件:距離溝通的“一個月前”,公司辦了投票,所有員工分成很多組,每個人一票,選出代表,我忘了是啥代表,反正就是五選一的投票。人事組長拿了一張空白選票給我,上面有五個名字,其中三個人是我們這一組成員,我問人事組長:隨便勾一個嗎?他說是,我就當下勾了一個,還是當著他的面勾完直接交卷。後來結果出來之後太后跑來問我,她說我們這一組五個人中有人投空白票,是公司唯一一張空白票,她說長官生氣的罵她,說著說著,我就乾脆跟她說,我投給了誰誰誰,當人事組長的面投的,對話結束。Ps.想當然爾,我不可能投給太后跟小公主,也不會沒事給自己找事的投給自己,我當然是投給另外兩人其中之一呀!事隔一個月後太后溝通的此時又特地拿出來講,真的讓我很納悶,這時提這件事真的讓我感到莫名其妙,是要溝通啥?更何況,不記名自由投票,不論是投空白票的那位誰,還是投給其他人的我,做錯了什麼嗎?愛投誰,不投誰,是我們的自由啊,啊不然叫我們投幹啥?是有規定一定要投誰?還是不能投誰嗎?要不要乾脆註明規定清楚啊?還是乾脆你自己幫我勾算了,我又沒差,真是太莫名其妙了!真的很讓人翻白眼。)

3.第三件溝通的事是公事,太后表示我有檔案打了:聽不清楚,不知道,聽不懂。我表示:是的,有一兩個檔案是如此。我說:你覺得不行可以告訴我,我改。(我為什麼打:聽不清楚或是不知道在說啥?因為真的聽不清楚,不知道內容在說啥呀,當然直接陳述事實呀,然不成我要假裝聽的懂?然後亂掰亂打嗎?唉,很無奈,但沒關係,我改,以後碰到這一種的,我直接請教太后聽不清楚的要打啥?)

4.太后說我上廁所的時間有點久,她說她不是說我不能上廁所的意思,她只是提醒我,她說會有其他同事下來等廁所又上去,來來去去的。(當下我很傻眼,廁所又不是隨時都是空的,廁所有人我也是等啊,排隊呀,從來不敲門催促別人的。但我還是回了太后)我說:我大便沒辦法很快,一天要一兩次,要不以後我小號上前面的廁所,大號走到外面的後面上廁所?

(p.s.我上班上廁所從來不帶手機3C,也不帶書之類的,完全兩手空空進去,也沒戴錶,大個便能有多久?我是不知道是有多久啦,我忘了問太后有沒有幫我計時?反正我想大小號時,我就是走進廁所,關門鎖門,拿下馬桶蓋擦拭一下,然後排尿排便一邊折擦屁屁的衛生紙,然後擦屁屁,丟衛生紙,沖馬桶,洗手,開門。啊不然上廁所要幹啥?廁所既不香噴噴也沒電扇冷氣,蹲廁所不就是要排尿排便嗎?啊不然咧?既然太后“提醒”我,那好吧,我走出去大便,不會礙到誰吧?)(註:我又不像小公主定時上廁所,我有感覺要大要尿才跑廁所的好嗎!再次翻白眼。)

5.太后表示:你打的那個「即便你們討厭我,我還是要說...」,我沒有喔,我沒有討厭你哦,我不接受這句話。

(當下我又傻眼了,我已經忘了我傻眼了幾次了。)

我說:我感覺是這樣的啊。

太后說:那是你自己感覺阿,我沒有喔...。(太后堅決否認)

我只能沉默。(太后這是把誰當傻子?太后自己裝傻,是把我當塑膠喔?好吧,你說沒有就沒有吧,我會陪你一起假裝你不討厭我的。呵呵!真是太好笑了!是要裝給誰看啊?)

太后表示:她來上班都快快樂樂的,下班也快快樂樂的...(額,所以那位老愛八卦批評,老愛抱怨,還發大小姐脾氣的那一位,散發負能量的那位太后大人,然不成是鬼?還是,把負能量丟在辦公室,自己再快快樂樂的回家?這是把快樂建築在同事的痛苦之上?真是了不起啊!超級自私!)。太后說到此處自己捧腹大笑起來,小公主安靜地看著她笑完,而我則是傻眼的看著這一位笑到彎腰的太后,心想:我是不是正在浪費時間在跟一個肖扎某溝通?就算不是嚴肅地溝通也至少不是隨隨便便的吧,不過太后顯然...唉!我可以明白為什麼有人天生會不具有同理心了,有些人即使說的再白話,不是聽不進去就是永遠不懂吧?像個悟性失能的豬悟能,算了,我自己盡力走自己的路就好了。

🔸(法國小說家)-古斯塔夫·福樓拜:

「和白癡生氣,是冒著使我們自己也會變成白癡的危險。」

🔖點午餐小公主都“知道”要跑過來開機,輪到她工作(清點硬碟有無回來)就裝死“不知道”要做(4月已經2次了),反正她不做也是太后自己要做,真的是公主病很重,理都懶得理她,我是不會主動去侍候她的。

🔖八卦不八卦都習慣性批評跟抱怨,豬真的是改不了拉屎。本性難移,不意外!

🔖小公主是一隻應聲蟲,討好的應對太后,讓人感到噁心,也讓人覺得她可笑又可悲。

🔸(此文句來自matters上的張蘊之小姐給一位馬特市民的留言)

「請踏實的、誠實的、與你的內在一致,做你自己,不需要討好誰,若對方沒付你錢讓你演戲,就不要演。」

我的os:在matters上我誠實的宣洩一字一句,不討好任何人,得罪了誰也無所謂,在我的私人空間裡,我不需要陪誰演戲。

🔖在溝通後,過了一星期多了,她們依然上班時間拉屎(批評,抱怨,八卦...)完全負能量體,完全不懂得反省,更別說改過,有的只有永遠的自以為是,卻老是說別人自以為是(太后她們3388還愛批評,什麼人事物到她們那種人眼裡就只有嫌東嫌西,批評抱怨,眼裡、心裡、嘴裡三句脫不了負面屎尿),這種人真的是,完。全。就。是。沒藥可醫,看她們那個樣子,可以說是「定型」了,不會有甚麼家教可以救她們了!尤其是都已經當面說了,還是死性不改,這種人本身就是:賤(故意犯賤),故意自己下賤就別怨被人罵翻,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活該死好。

自己做錯,死不認錯,還有臉說什麼,真的很可笑,不要臉到極致就是在形容她們這種人,令人感到無比噁心。

太后長期吃齋念佛又如何?丟光佛祖的臉罷了,真是奇怪了,為什麼佛祖沒能醫好她那種三姑六婆的毛病?(os:你說那是“分享”,你對分享的定義是有什麼毛病?三姑六婆就三姑六婆,說好聽的掩蓋,也改變不了你們八婆的本質。你們就繼續3388物以類聚,不用懷疑,三姑六婆絕對不會是單數一人。)

為什麼你說娘家夫家都對你很好,而你卻一身負能量?沒完沒了的批評抱怨兼八卦,看來是“家庭”養成的公主病久了變成太后病,而且還特能“裝”,繼續你們的嬌柔做作、虛情假意吧,我就不陪你們了,免得噁心死了!

如同太后所言,太后你們自己造的口業,於天地之間,必然得自己承擔自己的報應,監控組的那一片地你們就留著自己囤屎吧!(你們自己造的口業不要以為自己否認,假裝沒有,就能沒有,人在做,天在看,天地都是記得你們那張嘴說的所有業障,永遠跟著你們永生永世,賴都賴不掉。)(只有白痴才會相信你們裝出來的外表,不用懷疑,人多確實會有幾個白痴!)

🔖溝通過後一星期多,我決定提出辭呈,我跟太后提出離職,太后表示要問人事那一邊,於是我跟人事談好離職日後正式提出離職單,等到離職日到了便離開這家公司。

我提出離職太后沒有任何表示,也沒有任何驚訝,小公主也是一句話都沒有,那是職場好同事絕對不會有的反應,對吧!那大概是她們職場霸凌最想要的結果了吧?看到這裡,用頭毛想都知道,她們一定會積極否認(繼續你們的裝死,我可不是傻子。)(完全就是貨真價實敢說敢做不敢當的俗辣兼不要臉,鐵鐵的職場爛人!垃圾!)(等我罵完再修身養性。先把垃圾丟了,再放下,往前走。)

離開這一個職場屎尿堆,希望不要再遇到像她們那種人了!真是夠了!差勁的爛同事,看了就討厭,乾脆不看,還好我還有機會選擇離開那種人。

🔖4/24,在line的狀態上改為:☻決定離開,給自己清新的空氣。因果報應留給神發揮,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任何屎味。

🔖有人愛偷看,又生氣氣唱戲,哎呀,不累嗎?疑,我有說誰嗎?既沒指名也沒道姓,會直接對號入座的能有誰呢?

🔖我確實可以將她們拉屎的錄音檔案傳出去,但家人希望我決定離職了就直接放下,好吧!寫完這一篇倒垃圾文,就此與監控組分道揚鑣,不是再見,而是掰~掰~。讓太后跟小公主永遠消失在我的世界裡,我要正式告別屎鼠人。

🔖提離職後...

雖然因為那兩隻老鼠而離開算是順了那兩隻屎豬的意,但我覺得離開屎坑裡才能有機會遇到好的同事。

姊姊說:如果沒有那些職場的經歷,又怎麼會走到對的地方,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跟目標?如果你一直呆在同一個屎坑裡,也會錯過許多尋找的機會。(家人找到人生方向與目標確實不是一直線達成,而是經過幾站才走到對的地方。)

所以,想一想也是,在40歲以前的經歷可以讓我離找到人生目標更近一步,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在提離職後兩天就把她們放下了,雖然還要回去把預告離職日的班上完(後來請事假,決定離開了就不想再聞屎尿味,遠離那種人,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那裡的人事物已經與我無關了,最後離職日寫完一個總結之後,那一些屎屎尿尿都是她們的了,不用再與屎鼠人共事真的很好,真的好清靜喔!

休特休時,有一天我突然覺得:不用再跟那種同事共事真好,不用再做那個常常做到想睡覺的工作真好,可以放個長假真好,可以重新做選擇真好,阿~可以離開真是太好了,也許我太晚提了?算了,結束了就好,總算可以清靜的過我的小日子了!(內心開心的吶喊一下,慶祝離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