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拿
偷拿

徜徉在文字裡的虛幻,以自我格調書寫,也許不那麼觸動人,僅僅是為想而寫。 但求,有緣,能欣賞。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三局 同行

找了幾日,幾乎要翻開整座玉京城,卻遍尋不著月見的下落,殷末勳開始懷疑月見並不在玉京城內,而是在距離玉京城七百里外的小村莊,為此,殷末勳還派蜂鳥過去探查,尋了一日,仍不見月見蹤影。

太常寺,中墟閣。

殷末勳攤開手掌,再次喚出黑蜂鳥。

『玉京城內沒有,城外村莊也沒有,里月見不可能只來玉京城卻什麼事也沒做就離開,她一定還在城內,只是,不知道用什麼方式隱蔽起來。』

殷末勳看著手掌上的蜂鳥,他尋思了一會,決定改用另一種方法來尋找。

『差點忘了里月見也是術師。』

殷末勳向蜂鳥輸入一股巫力,強化蜂鳥對特殊靈力的敏銳度,隨後將峰鳥放出。

———

城西郊區,月見宅邸。

各別院。

陽東士正在教授里蔚武術。

自從月見把里蔚丟給陽東士後,陽東士又做回了在崑崙觀時的主持身分,每天早起教授里蔚武術,就像之前在崑崙觀教授弟子時的樣子,差別在不用教里蔚術法。

陽東士曾勸過里蔚學習術法,明明有良好的靈能力天賦,卻要浪費才能,里蔚則極力表示不要,陽東士便只好作罷,不再強求,往後就只教武術。

中途休息時刻,陽東士心中忽然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說:『我總覺得里月見不對勁。』

里蔚喝了一口水後,說:『哪不對勁?』

『就在不久前,我去找她的時候,我看到她對著天上露出怪異的笑容。』

『.……她不是第一天怪異了好嗎。』

『不,這次的怪異…我越想越不對,直覺告訴我,里月見一定做了什麼事。』

里蔚繼續喝水,不再理會陽東士。

想了一會後,陽東士對里蔚說:『走,我們去主院看看。』

『欸,你也太關心她了吧,你是不是…』

『不是。』知道里蔚要說什麼,陽東士立即否認道。

然後,陽東士抓著里蔚的衣袖,一起走去主院。

『....…我看就是。』在後頭的里蔚小聲嘀咕道。

當陽東士與里蔚走進主院內部,就看到裡頭多了一男一女。

『果然有問題。』

查覺到有人接近,伏惑立即朝陽東士他們看去。

伏惑指了指陽東士與里蔚:『那就是妳口中的人啊?』

月見看向主院口,隨即對伏惑說:『還有一個呢,還沒出現。』

瞧月見似乎不意外陽東士與里蔚會出現,煙縷心想,待會公主若出現,我也不意外了。

月見根本隨時隨地在運用自己的能力嘛。

『還有一個?妳這宅子是要塞多少人。』

里蔚拉了拉陽東士的衣襬,小聲道:『那男的…不是人吧,他、他的眼睛好像蛇喔。』

伏惑問:『這兩個人是做什麼用的?』

月見笑道:『隨從。』

『呀,長能力了啊,居然還要隨從伺候。』

隨從?

陽東士不忍了,他立刻走向月見,厲聲道:『妳又上哪去抓妖回來?』

這時候,川茴開口:『你又是什麼東西?』

陽東士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川茴,繼續對月見說話:『這女的也是妖嗎?』

『你說我是妖?!』川茴氣得拿起水太,就要劈向陽東士,『你個沒見識的蠢貨!』

陽東士當下一個閃身,躲過川茴的攻擊。

『這什麼武器,長得好特別。』一看到水太,陽東士不禁驚奇道。

剛閃過川茴的攻擊,陽東士就被伏惑抓住。

『你說我是妖?』

陽東士皺眉:『是蛇妖嗎…?』

伏惑額上青筋浮動,他一把抓起陽東士的衣領:『你這傢伙確實是蠢貨。』

陽東士用力掙扎著,卻怎樣也掙脫不出。

這隻妖的力氣好大。

『好了,別再捉弄他了。』

聽到月見開口,伏惑這才放開陽東士。

『妳上哪找來這樣蠢的隨從。』

『你說我蠢!』陽東士簡直氣到不行。

『我開玩笑的,有哪個隨從會對自己主子這麼無禮。』月見笑道。

『那這傢伙的作用是?』

『他是術師,叫陽東士,出自崑崙觀。』月見說著,手指向里蔚,『那小子是我玄孫侄子,叫里蔚。至於他們的作用嘛…目前沒有。』

『里月見,妳還沒解釋這兩隻妖的來歷。』

伏惑看著陽東士,說:『崑崙觀最大的缺點就是封閉,連神與妖都分辨不出來,即便術法學得好也沒什用。』

『你在嘲弄我們崑崙觀?』陽東士語氣帶著慍怒。

伏惑笑得邪魅:『不,是你。』接著,伏惑將臉湊近陽東士,『我是神,上古真神,東方之主凸坺氏。』

陽東士愣愣地看著俘惑的眼睛。

神…?東方之主?

東方之主這名號似乎有在哪看過,凸坺氏、凸坺氏、凸坺氏…。

陽東士在腦海裡快速翻閱曾經閱覽過的書籍。

傳說,上古時期,有神常現於民間,他自稱東方之主,以凸坺氏之名遊歷世間。

人們以凸坺氏的琥珀色蛇眼,及幽暗的紫色頭髮做為辨識。

他是世上唯一一個喜歡凡人的上古神。

四千多年前,東土之地還沒有伏悉國,只有零星幾個小國,國情尚且純樸,那時的伏惑常在幾個小國間往來,上至王族貴閥,下至民間小民,皆知曉凸坺氏為神,只要凸坺氏一出現,人們便會跪拜相迎。

就在三千六百多年前,東土境內出現了一名猛將,他率軍滅掉周邊幾個小國,建立稱霸東土一方的國家,取國名為大其。

戰爭之殘酷,帶來東土一方生靈塗炭,身為上古神的凸坺氏不能違反規制干涉人類,他眼睜睜看著戰爭發生,卻無能為力,哀莫大於心死的凸坺氏決定永遠待在止戊山裡,不問世事。

陽東士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伏惑。

上古真神不是傳說,是真的!

可是…

陽東士看向月見,他不明白,月見何以會認識上古真神。

陽東士再看向川茴,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是上古真神,那麼,那名女子又是什麼?

陽東士緩緩指向川茴,問:『她若不是妖,是什麼?』

『愚蠢的凡人,我是水界王神,水龍王。』

『水、水界王神?!』

陽東士嘴巴張得很大,這是他有生以來,遇到最荒唐的事。

———

一隻黑蜂鳥悄悄飛到月見宅邸上方,牠停在主院外部的一棵大樹上,觀看院內情景。

正在落別院的宣藍察覺到主院傳來一絲異樣的巫力,她起身出房間,朝主院走去。

當宣藍來到主院門口時,她攤開手掌喚出白蜂鳥,讓牠去搜尋這股異樣的巫力。

白蜂鳥很快就找到源頭,感應到白蜂鳥的位置後,宣藍快步走過去。一看到黑蜂鳥,宣藍便命白蜂鳥攻擊黑蜂鳥。

黑蜂鳥當即察覺到白蜂鳥朝自己飛來,牠立即飛走,閃開白蜂鳥的攻勢,在黑蜂鳥飛出大樹後,牠的視線停留在宣藍身上。

此時,正在中墟閣的殷末勳透過黑蜂鳥的眼睛看到了宣藍。

『白色蜂鳥?!怎麼可能!』

殷末勳驚得張開眼。

千年來,還未曾有黑白蜂鳥同時出現的情況,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有,她是誰,居然隱藏到現在都未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與宣藍短暫的眼神交會後,黑蜂鳥朝主院內部飛去。

宣藍見狀,也讓白蜂鳥追過去,她則在後頭快步跟著。

當黑蜂鳥來到主院內部,牠看到了月見。

『原來妳在這裡啊,里月見。』

發現了月見的所在地之後,黑蜂鳥就要向外飛走,卻被迎面而來的白蜂鳥高速衝撞。

蘊含強大巫力的白蜂鳥撞上同樣強大巫力的黑蜂鳥,天空頓時發出像是被閃電打到的聲音。

底下眾人皆抬頭看,此時,宣藍也趕到了主院內部。

『唉呀,終究還是被找到了。』月見看著天空上的一團黑霧說道。

宣藍這時才發現,除了知道的幾個人外,還多了兩個陌生人。

煙縷抽了抽嘴角:『真的是不意外。』

阿离:『?』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伏惑看向宣藍。

宣藍回道:『幾隻鳥飛過去而已。』

伏惑挑眉,眼前這小姑娘似乎不好奇自己與川茴的存在。

月見朝宣藍招手說:『藍兒,過來我這。』

宣藍走向月見:『什麼事?』

待宣藍走近後,月見向伏惑與川茴說:『她是我的徒弟,宣藍。』

宣藍定定地看著伏惑的眼睛,一會後,在看向川茴,說:『他們是.…妖?』

『又是一個蠢貨。』川茴哼聲道。

『妳好美喔。』對於川茴的沒禮貌,宣藍沒生氣,反倒稱讚川茴。

宣藍突如其來這一招,讓川茴愣了一下,這是她遇到的第一個這麼“正常”的凡人。

月見哈哈笑道:『藍兒,妳還記得妳十五歲那年出海,意外飄到一座產滿琥珀與水晶的小島嗎?』

『記得。』

『那妳還記得那名少年嗎?』

『當然!』

『他叫玄武。』月見說著,手指向伏惑,『跟他是兄弟。』

宣藍驚訝的睜大眼:『這個有蛇眼的也是神?!』

『不錯,他是東方之主,凸坺氏。』

宣藍閃亮著一雙眼,直接拉起伏惑的手:『抱歉,我不該誤會你是妖。你的眼睛實在太美了,原諒我見識狹小。』

『蛤?』

伏惑懵了,這發展是怎麼回事?

『等、等等,小姑娘,妳看過玄武?』

『嗯啊。只是當時我不知道他是什麼神。』

伏惑驚得抽回自己的手,他看向月見:『這孩子啥來歷啊?』

『藍兒是周國公主,有巫力的那種。』

『有巫力?她是巫觋族的?』

『不錯,比起旁邊那位嚇的…』月見看了看魂魄不知出竅到哪的陽東士,接著說,『藍兒是我親自教出來的,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