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拿
偷拿

徜徉在文字裡的虛幻,以自我格調書寫,也許不那麼觸動人,僅僅是為想而寫。 但求,有緣,能欣賞。

一局佈千年:第二十五局 東方之主

伏悉國。止戊山。

止戊山乃伏悉國神山,山裡有座世上最大最美的湖,名為妄牙湖。

妄牙湖周圍群山環繞,將其層層包在止戊山的中心,妄牙湖雖然很大,但要找到它並不容易,它位在山頂且位置隱密,去往的路途非常崎嶇,至今為止,還從未有人踏入過妄牙湖。

一般人不會進入止戊山,只因山裡住著傳說中的東方之主凸坺氏。

但里月見是例外。

凸坺氏真名伏惑,雄性。真身為龍頭蟒身,頭的形狀為三角形,兩側眼睛的斜後方分別長出三個黑色刺鱗。身軀的鱗片為深紫色,在陽光照射下會不時閃著紫色光芒。背部兩側則各有黑色條紋直通至蛇尾。

化成人形的凸坺氏,留有一頭深紫色長髮,習慣綁高馬尾,容貌清俊同時帶著粗曠野性,雙眼如銅鈴般大,與自身氣質呈反差感,瞳色是琥珀色,只有在陽光底下瞳孔才會變直立式,如蛇眼,嘴唇薄而似菱角,給人感覺總是笑著臉。

凸坺氏之所以被稱為東方之主,是在上古時期,東方的地域由他管理,那時還沒有伏悉這個小國,只有零星幾個村落,而凸坺氏也不是住在妄牙湖裡,他時常大搖大擺地在人類面前閒晃,他自己稱這裡為東方,是掌管東方的主人,往後的人們也是這麼稱呼此地。

大概是三千多年前,有個人帶了大量人民遷徙東方,他們見東方只有零星幾個村落,便占地為主,殺光村落裡的所有人,開始建築起屬於自己的領地。

凸坺氏貴為神獸不能干涉人類之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民一個個死去,對人類心寒的他最終選擇待在妄牙湖裡,永不出面。

———

月見瞬移到妄牙湖上,湖中央有塊形狀不規則的大石頭,月見走到大石頭上,接著,她右手掌拍向石頭,湖水就像是一道門,一分為二地打開。原來湖面下是一個大洞穴,而這塊不規則的大石頭則是洞穴的頂部

月見一躍而下後,便走入洞穴。

才剛走進洞穴十尺,一名外貌高雅且清冷的女子朝月見迎面而去。

『月見大人,您怎麼會來?』

此女名為玉清,是伏惑的隨從,亦是蛇妖。

『伏惑呢?』

『和往常一樣,在畫圖。』

月見點了點頭:『走吧。』說著,就朝洞穴內部繼續走,玉清亦隨後跟上。

說是洞穴,其實也不算,只是外觀像洞穴,但內部可沒那麼簡單。

初入洞穴時,明顯可見到處都是裂縫與亂石突出,隨著深入,牆面逐漸變得平滑,一開始的幽暗也跟著明亮起來。

走沒多久,便看到一座由巨石砌成的圓形拱門,因著洞穴極大,遂搬來巨石將其做成門面。

再往裏頭走,就是名為正廳的地方,到了此處,可以清楚看見,左右兩邊乃至中心,都有通道,從通道看進去,裏頭似乎還連著更多條通道,像是沒有盡頭般一直延伸下去。

放眼看去,偌大的正廳,卻只擺放幾件質樸家具,看的出洞穴主人簡樸的性格。

當月見走進正廳,就見到伏惑坐在椅子上,看上去似乎是早已知道有客人會來到的樣子。

『湖面一打開,你就知道我來了?』

伏惑笑了笑,說:『當然。否則,怎會讓玉清去迎接妳呢。』

月見走向伏惑:『也是,除了我,還有誰會知道你躲在湖裡。』

伏惑抬眼看向站在眼前的月見,微瞇細眼,說:『隔了這麼久來找我,想必是要讓我幫妳做什麼令人討厭的事。』

月見湊向伏惑的臉,曖昧地笑道:『答對了。』

伏惑眉頭一皺,立即伸手貼上月見的臉,將她推走。

『無論是什麼事,我都不要。』

月見雙手環胸,睥睨地盯著伏惑:『由不得你拒絕。』

伏惑站起身,滿是不解:『為什麼得是我?』

『就得是你。這個任務必須是你來,你不能拒絕。』

『什麼任務非得是我?』

『有個人需要你。』

『誰?』

『水界王神,水龍王。』

聽到這個名字,伏惑嘴巴微張,雙眼瞪大,他指著自己,表情很是荒謬。

玉清在旁邊聽了,也是覺得荒謬,她說:『月見大人,您說水龍王需要主人,這不可能吧,她壓根沒看過主人怎麼會需要他?』

『我指的不是現在,是以後。為了這個以後,伏惑必須去找水龍王,並且將她帶出水界。』

伏惑合上嘴,他才想起月見的能力。

『月見,妳我都知道,水龍王的名聲如何,妳要我去找她,甚至是將她帶出水界,妳根本存心整我嘛。』

月見搖搖頭:『伏惑,我是真的需要你將水龍王帶出水界。』

『她在水界待得好好的,為何一定要將她帶出來?妳是不是在外頭搞了什麼事?』

月見嘴角上揚,笑得純真無邪:『我讓般聿去當呈國皇帝了。』

這話一出,伏惑表情震駭,他倒抽一口涼氣,指著月見:『妳竟讓般聿去當人類的皇帝!』

玉清的表情與伏惑同樣震駭,月見大人這是要搞亂人界啊。

『月見,妳老實說,妳到底在計劃什麼?』

月見走到伏惑身後的椅子坐下:『還記得三千年前我與你們說了什麼嗎?』

『記得。』伏惑嘆道。

不只是三千年前,是更久遠的以前,這世上…確實沒有人比我們這些神獸還要清楚月見的過去。

『既然記得,就不要拒絕。』

『妳至少要提前告知吧,而不是過了幾百年後突然出現要我去找水龍王。任誰都會拒絕的。』

『也不過就三百年沒過來…。』

『…這是重點嗎?』伏惑撫額道。

月見輕哼一聲:『誰叫你都不關注外頭的事,前陣子鬧了那麼大動靜都不知道。』

伏惑看向玉清,問道:『什麼事?』

玉清想了想,回道:『沒什麼事呀。』

看他們二人什麼都不知道,月見頓時傻眼。

『前陣子中都傳出有長生不老之人出現,這等大事你們都不知道!』

這時候玉清才了然地喔一聲:『原來這是大事呀。』

『還以為什麼事呢,這世上唯一能長生不老的人不就妳嗎,值得關注嗎。』伏惑一臉不以為然。

『…』月見霎時無語。

『妳的事與水龍王有何干係?』說著,伏惑到月見對面的椅子坐下。

『在我的棋局裡,她很重要。所以,必須要有人將她引出水界。』

『那什麼樣的理由才能將她引出水界?』

『我。』

『妳?』伏惑雙手環胸,眉頭深鎖,『妳又何時惹上水龍王?』

『她深愛的黑龍王,是我殺的。』

伏惑的瞳孔瞬間縮成一條線,他雙目微睜,腦袋開始快速運轉,試著回想三千年前自己還漏掉什麼細節。

看出伏惑的反應,月見說道:『別想了,只有般聿知道三千年前發生的所有事。』

伏惑愣了愣,接著大嘆一口氣:『也是。』然後,伏惑一手枕著自己的右臉,雙眼瞇起,露出魅色地表情說,『妳就唯獨偏愛那傢伙。』

月見笑著,她起身走向伏惑,接著拿起伏惑的右手摸向自己的臉,輕聲說:『乖,去告訴水龍王,她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就在人界。』

伏惑揚起嘴角,溫柔地輕撫月見的臉,說:『妳若能對我上點心,我自當不會拒絕妳任何要求。』說完,立即捏住月見的臉,還左右扯了扯。

『欸、欸、欸!』

懲罰完月見,伏惑才放開手:『我可以幫妳去引出水龍王,但妳要告訴我,三千年前究竟發生什麼事。』

月見摸著被捏紅的臉頰,瞪著伏惑:『…喔。』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