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老師
馨老師

我是通靈師也是一名療癒師,寫作都是親身經歷或個案親身經歷或第三眼觀看前世所得到的靈感,我寫得不只是個故事,文章裡面有我遇到任何人事物的啟發與覺察,我感謝任何有緣與我相遇的每一個人。

第三眼視角的靈魂種類(上)

其實祂們不可怕也沒有絕對的好壞,只是住在同一個空間裡面。

印象深刻在國中時期第三眼看到一隻巨型蜈蚣,巨型蜈蚣大約一台重型機車的寬度,一個客廳的長度,祂就在我家客廳上方盤旋,我當下不知道為何祂會在我家,我心裡不停地默念:祢看不到我!祢看不到我!

我鴕鳥心態的覺得祂應該會馬上離開我家,我從那刻就一直躲在房間裡面,不敢待在客廳看電視,可是我家養了一隻幾個月大的小小狗,小小狗似乎也看得見祂,一邊朝著祂狂吠一邊後退,我看見小小狗都那麼勇敢的去面對,我竟然選擇躲起來感到很慚愧。

直到我看見巨型蜈蚣在吸食我父親的精氣,我本來恐懼的心境變成極度憤怒,我怒急攻心的用心念嗆祂,用意念將自己的氣集中起來攻向祂,沒想到這招有用!從那刻起我學會了打怪技能!巨型蜈蚣是修煉成精的精怪,專門吸食人精氣維生。

巨型蜈蚣精在我家的期間,曾經讓以前舊型大電視機故意摔下來,差點砸到我姪子讓他當場嚇哭不止,我姪子還沒讀幼稚園還很小,不可能有力氣將舊型大電視機移動,隨後發生很多事情,家人常常吵架做什麼都不順遂,之後房貸繳不出來便被法拍房子,全家最後決定搬家改在外租房子,巨型蜈蚣不可能無緣無故選我家吸食我的家人精氣,說不定與我的家人有什麼淵源。

高中時期第三眼看到的靈魂種類更多了,印象深刻是高二在學校搭電梯時,看到學姐身後站了一隻白毛怪,但是臉平面人形站著比學姐還高半個頭,我心想那是什麼鬼?天啊~應該不知道我剛剛不小心看到祂了吧~沒有對到眼應該沒事吧!我搭電梯冷汗直流,有史以來覺得電梯搭最久的一次,電梯一開門我馬上飛奔到教室,心裡七上八下的感到一陣忐忑。

之後發現高中學校也太多那種白毛怪,原來那是狐狸精怪,最後發現我常穿的黑色外套常常沾了一堆白毛,我媽媽洗衣服質問我為何外套一堆動物毛,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選擇沉默不語,我決定對狐狸精怪視而不見,但是我睡得更累了!感覺越睡越累一直睡不飽沒精神。

我開始跟狐狸精怪心念對話,希望祂能夠離開別來跟著我,人妖殊途不能在一起,每次的對話我的語氣就越凌厲堅定,甚至憤怒的威嚇祂讓祂快離開我!最後請神明做主才順利讓牠離開我了!

升上高三要常常留校課後輔導都很晚回家,家人來載我回家必須經過墳場,每次經過墳場就會看到馬路兩旁有穿壽衣半透明的靈魂在走動,祂們眼神都發直無神的走著,一時之間我都不知道該看哪裡好,很怕對到眼讓祂們發現我看得到祂們,那條路總是讓我覺得很漫長,心想難道沒有別條路回家嗎?

曾經去室內游泳池游泳,我第一次看見水鬼,那是大約7、8歲的男孩,祂的腳是能夠踩著地,看起來很立體不是半透明狀態跟人很像,祂上岸到平地上身體會不斷地滲出大量的水,我好奇的看著祂,祂也好奇的看著我,祂甚至過來碰觸我,結果祂的手卻冒煙了!祂納悶的看向自己冒煙的手,隨後看了看我神情有些黯然,繼續走到游泳池裡待著。

憶起坐車上高速公路的時候,上面都會很常見到發出紅光穿梭飛來飛去的厲鬼,有時候其中一個道路看起來有波動好像馬路在移動,我當下看到會請駕駛開另一條道路,因為我知道這條路會容易有車禍必須趕快改道,果不其然那條路有厲鬼在那邊快速穿梭!

我出社會工作有一天上班,眼角餘光看見一個頭上長角張嘴有獠牙,指甲留非常長的妖艷女人,祂踩著地面優雅的走著,好奇地靠近我,朝著我的面前揮揮手,想要知道我是不是看得見祂,我視線轉哪邊祂就故意將臉湊到那邊,最後輕笑著用長長的指甲戳戳我,我當下完全腦袋空白全身僵硬,我裝鎮定努力專注在工作上。

祂原本戲謔的眼神看到我毫無反應便顯得淡然,覺得我很無趣便轉身搖曳生姿的離開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之後幾天上班祂一如往常的像在巡視自己地盤一樣,時間一到就會出來巡視,看久了也就習以為常,我好奇祂到底是什麼?為何頭上長角還有獠牙甚至指甲那麼長得嚇人呢?

隨著我年紀增長經驗越來越豐富,看得越來越多種類靈魂,明白有長角或獠牙的都稱為魅,一看到要立刻離開祂的地盤,避免與祂對眼或對抗,因為魅的主體不是這個靈體,跟祂對抗完全是以卵擊石。

有次參加友人喜宴,看見有一位男生身後有一隻大約600ml寶特瓶大,長得像魔戒哭嚕又像地精的東西,祂就攀附在男生身後,我好奇地看著祂,心想著那又是什麼東西?長得跟猴子一樣瘦小,我陸續觀察被祂攀附的人,他們都說常常做惡夢睡不好甚至還會驚醒,我的腦海顯現“魍魎”兩個字。

頓時恍然大悟原來祂們專吃人產生的情緒,而且會讓人持續產生更多強烈的情緒出來讓祂們吸食,直到祂們吃飽才會回去祂們原來的地方,我長期研究祂們最常在春、夏出沒進食,其實祂們對人無害只要祂們吃飽了,祂們就會回去原來的地方。

突然想到我有天走在火車軌道旁的小路上,當我快走到轉角處時,我身後聽到一陣超級尖銳的唧唧聲,我忍不住停下轉頭查看是什麼聲音,我前方突然衝出一台車,車速很快的駛出來,就在我剛要往前的轉角處,我如果當下沒有停下可能就會直接撞上我,我根本閃避不及,我立刻循著那股聲音的氣息到處尋找,找到一棵矮小的芭蕉樹,查明原因原來是祂發出聲音救了我!我當下非常感謝祂,用心念與祂對話謝謝祂出聲救了我!

芭蕉樹精是很善良的精怪,很多樹其實都非常善良,除非在山上人們大聲喧嘩吵鬧,或相當沒有禮貌的隨地大小便,以及說話不禮貌得罪樹精才會惹怒耿直的樹精們,祂們也是會生氣地給予適當的警告,畢竟那是祂們的地盤。

繼我上一篇“福份的重要性”提到,裡面拿著狀紙前來討命的銀光綠靈魂就是冤死的靈魂,譬如被殺害、無緣無故被判刑成了代罪羔羊、各式各樣被冤枉而往生的冤魂,通通都會變成銀光綠的顏色,有多銀光綠就有多冤,然而與冤魂對抗的祖先,祖先的靈魂會顯現灰色,那是有祭拜在牌位的祖先才會顯現灰色靈魂。

精怪種類相當多樣,最常見到的是蛇精、蛇妖,像土地公絕大多數也是蛇,祂的下屬也全部是小蛇。蛇的地域性相當強,偏偏我工作的地方就有廠區是蛇窟,當我一進去裡面工作,我就被祂們認為是來搶地盤的外敵,被蛇纏著相當難以呼吸。

我一邊工作一邊用心念誠懇有禮貌地說:不好意思打擾祢們了!我只是來這裡工作沒有要搶地盤,我工作完即刻會離開,若是有打擾到祢們的地方請見諒,對不起冒犯祢們了,真的很抱歉。直到祂們發現我所言沒有虛假,觀察我一段時間也都安靜工作完就離開,祂們的首領也就沒在持續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差點忘了還有一個離我們最近的,那就是地基主了!祂們靈魂很白很清透看起來跟我們人最為相像,穿著也是跟時下的人們穿著差不多,印象中有天我住在男友家,男友家的地基主是一位年輕女性大約26歲,穿著白色洋裝打赤腳,我剛進門無意間與祂對眼,祂坐在沙發上非常悠哉,看到我正在看祂立刻嚇得花容失色,拔腿狂奔穿梭進牆壁裡面躲起來,一邊偷偷地探頭出來看我鬼鬼祟祟的很好笑。

我很後悔讓祂發現我看得見祂,有天我睡醒睜開眼,赫然發現地基主跪趴在我正前方離我超近,換我被祂當場嚇得花容失色,瞪大眼忍不住開口駡祂,祂原本很期待看著我的晶亮眼神,頓時像個孩子一般委屈,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祂肚子餓了!我心想祢肚子餓關我什麼事?我用心念告知祂:祢應該去跟家主說啊~跑來跟我說有什麼用!祢下次不能再這樣嚇我!我會生氣!

之後我有將地基主這件事告知我男友,不過他們家沒有拜地基主的習慣,所以我常常看見地基主很克難的跟樓上樓下的地基主拿食物果腹,我當時看到祂們用繩子傳遞食物,心想原來還能這樣啊!地基主原來還會互相照應真是很有“人情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