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
野人

學中世紀哲學,暫時還沒死的怪咖野人。正在學習如何假裝人類。 ⋯⋯ 喔幹,學不會。

叢林圍爐S6|流落荒島的文學家

(edited)
本期話題:私有語言能成為文學嗎?它是一種語言嗎?|自辦徵文活動|參與人人有獎|底獎 每人200 like coins(我自己的幣派完為止)+ 所有參與者平分本文抖內|本系列活動不接受所有形式的官方或駕駛員贊助,只接受個人 like coin 抖內。有興趣參加活動請先收藏本文,以免降熱度之後找不到~本期特邀男女主:Cross字老師和他的愛妻~本文情節均係虛構,請勿隨意聯想。

三月二十七更新:個人獎的200lc已經發完了,後面參加的只有平分獎~

———沒有用的分隔線———

@Cross 字老師是一位在行業內小有名氣的文學家,有次路癡的他開車去載下班的妻子回家,返程路上不小心看反導航,把車開到了一艘失去動力的大船上,船沒下錨,又因為車衝上去的慣性跟海水離岸流的作用,船隨隨便便就漂流到了小蘭嶼東邊327公里遠的一座荒島上(話說到底是怎麼漂這麼遠的啊)。這裡原本是在2031年被發現的溫泉旅遊勝地,但最後因為2034年通過的《小蘭嶼群島瀕危植物(小蘭嶼蝴蝶蘭)保護法》而廢棄,之後就沒人再過來了。由於氣候的大幅變化,這座原本的火山島上長出了大樹,也有好多兔子在這裡繁殖。幸運的是(?),破船裡載了幾千箱用來淡化海水的滲透膜。

就這樣過了幾十年,由於島上的物種實在有限,需要表達的事物本來就不多,流落在荒島上的字老師語言已經逐漸退化,只夠表達在荒島上可能發生的事情。即便是這樣,字老師的靈魂仍然緊挨著他心心念的文學,時常想要寫文章給喜歡自己文字的妻子讀,即便是在語言退化的情況下:名詞都只剩下荒島上能見到的事物,詞語的發音也變得面目全非,動詞跟形容詞也退化到所剩無幾,只剩下跟身邊這些事物有聯繫的詞彙,寫出來的字也幾乎退化成象形文字……
關於詞的意義,我在這裡簡單列出其中一部分發音表——

我:啊/妻子:啊啊/太陽:呵呵/土地:的的/兔子:特特/樹:詩詩/水:沙沙/火:嘿嘿/白天:呀哈/夜晚:嗯哼/獲取:咦呀/餓:嗯嗯/吃:哼哼/寫:斯斯/讀:了了/睡覺:呦呦/做飯:ㄟ嘿/好吃:喔哈/超好吃:喔哈哈哈/難吃:(字段丟失,丟失處有大片血跡)/肯定或開心:哇啦/否定或不開心:歐哈

於是有一天,字老師寫下了下面一則日記(原文是象形文字,這裡轉寫為讀音):

啊,的的,斯斯。「呀哈,啊啊嗯嗯,啊咦呀特特,啊咦呀沙沙,啊咦呀嘿嘿,啊啊ㄟ嘿,ㄟ嘿特特。喔哈?歐哈。喔哈哈哈!嗯哼,啊,啊啊,呦呦。」啊啊了了。啊啊,啊,哇啦~

字老師跟妻子都能完整理解這段話的涵義,我也姑且能翻譯這段話的意思,甚至對照上面的發音表,你們應該能解出大概的意思。那麼問題是,字老師寫出的這段話(或者說是代碼)還能算是「文學」嗎?或者更根本的問題:這種只有幾個人懂的私有語言,還算是一種語言嗎?

如果這不是文學,字老師的妻子為什麼能將這段話當作文學作品來讀?否則,為什麼這種簡單的話都能成為文學?那如果沒有我的整理跟翻譯,還會有人認為這是文學嗎?
同樣,如果這不是語言,為什麼字老師跟妻子能以此溝通?如果是語言,那是不是就算只有自己能懂的語言也能算是一種語言呢?


話說,這個故事我為什麼會知道那麼清楚,因為他們兩位在這幾十年裡一直互相看著對方放閃,根本沒發覺我的存在,搞得我躲在火山熔洞裡幾十年根本不好意思出去啊……還好熔洞裡有放S1活動時候拿到的書,不然連我也要跟著退化了。


活動參與規則

1. 寫文章,跟話題有關的討論:比如可以討論什麼是純文學,可以討論私有語言,可以討論字老師的那段日記應該怎樣翻譯比較適合,甚至可以用那些奇怪的詞寫一篇文章。
文章要求:
 1.1 中文三百字以上,其他語言(如果你講得比中文好)三百單字以上;
 1.2 有確定的主題。敘述不清自己思想的,將不會被納入活動;
 1.3 可以有不同的觀點,但禁止用你自己的觀點否定別人的觀點,違規一律拉入黑名單(這是我在開設圍爐時就寫的規則)。
2. 文章添加#野人的秘密叢林標籤。
3. 關聯本文。
4. 活動截止日期:今年三月三十日。

獎金

每位參與者基礎獎勵 200 like coins ,我現在剩四千左右,所以夠發前二十個人(這種題目根本就不會有二十個人過來寫……);另加對本文的抖內,最後由所有參與者均分。

重申一下這系列圍爐活動的初衷(圍爐簡介)

我寫一篇圍爐討論文,參與者發文闡述自己的觀點,禁止帶有優劣性地評論他人觀點。我想在這個圍爐裡搭建我理想中的討論模式:闡述自己的想法閱讀和理解他人的想法反思和再闡述自己的想法。奧坎式地剃掉所有對他人想法的主觀評論,「思想本身之上無須其他」。


後記

如果對活動有興趣,但還沒想好要寫什麼,記得先收藏這篇文章,不然降熱度就難找到了。

你們以為我會辦關於家鄉的活動嗎?笑死~怎麼可能讓你們猜到~那種題材誰愛辦誰去辦~我才不要被熱度牽著走~
喜歡文學或者語言學之類的,歡迎去關注@Cross 字老師的帳戶找他討論,我在寫作方面受到他文章和討論不少啟發。另外這是字老師近期有關純文學定義問題的討論文章。
那字老師如果碰到講話沒邏輯還出於嫉妒要假裝理性去騷擾你的,要記得拉黑名單喔XD
下篇主角就鹿醬了(雖然題目還沒想好,放心我會盡量把你寫慘一點~),這催稿的下場喔
→_→

其實我這個圍爐本來是一種討論模式的實驗,但在幾個月之前突然意識到跟Ermanno Bencivenga的海洋式邏輯相似以後就不是很想寫了,結果一拖拖了三個月,標題裡面的「S」就真的變成「season」了XD(話說「S」原來是「Saevidica」的意思,所以「叢林圍爐S1」的意義其實是「第一期言語粗魯的叢林圍爐」~)

另外關於這期的話題「私有語言算不算一種語言」,我其實原本在猶豫要不要講出處,講出來就可能有人說「啊這種問題怎麼拿來給我們討論?」,不講出來又說不定有攜帶宇宙終極真理病的患者跑出來酸「從專業語言學的角度講,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值得討論!我的知識就是真理!」。那乾脆就先不要說出處了,我還是覺得真理病患者比較搞笑。這種無關緊要的事等活動結束再講也可以啊~

CC BY-NC-ND 2.0

本系列活動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官方或駕駛員支持。對本文的所有個人支持將均分給所有參與者(如果沒有參與者將全數退還),所有支持的具體數額將公布在本文留言欄。活動只接受 like coin 支持,請勿抖內港幣或USDT,謝謝~

野人的秘密叢林

野人

暫定每周或每兩周或每兩個月或每十年po一篇討論文,參與者po文講自己的觀點,禁止帶有優劣性地評論他人觀點。我想在這個圍爐裡搭建我理想中的討論模式:闡述自己的想法、閱讀和理解他人的想法、反思和再闡述自己的想法。奧坎式地剃掉所有對他人想法的主觀評論,「思想本身之上無須其他」。

017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