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子
理子

#cycle of existential crisis; #self-struggling 在這個眾說紛紜的時代,感覺自己快要變成Nihilist,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抓住我最相信的兩樣工具和價值 —— 理性和平等。即使兩者內部有那麼多衝突,希望我在自我掙扎的過程當中終有一日從兩者取得synthesis。

黑白


哈?不荒谬吗?白的坐在了被审判席上。黑的因为占据权利透过合法化的法律机制而坐在高高在上的审判席,告诉着:“你们他妈的跟老子搞事情?他妈的,全球都他妈的跪舔我。全球他妈的都知道跟我做事的能捞到好处。你们他妈的区区他妈的几个律师、几个自作清高的学者、一群傻逼无脑学生被你们鼓吹想挡老子的财路?”


写不出高深的东西回应这件事。这整场戏就是在把老子当作三岁小孩。因为这几乎不用智商就能分辨的是非黑白——黑的东西用肉眼看就是黑的,不会因为他派一个穿着高官袍、宣读着高大上的文字他就变得正当了;比方说一个强盗在用高科技撬你家的们打劫,你不会被他的技术吸引,因为这掩盖不了他在抢劫你的这个事实。


强权和突如其来的病毒面前,团结都变成了奢侈品,以至于连上街对国安法说不的机会都没有。可是,我们要警惕麻木,因为黑的手中拿着权利。小则,黑的透过报纸上的「白纸黑字」、透过电视上的身着西装、抬头挺胸、人模狗样的播报员、透过给你小孩读的课本、透过你以前最迷恋的那位拥有性感声线的广播员、透过贴在街上的横幅、透过你一起买菜邻里、街坊、透过你最好的朋友、甚至有一天你的枕边人、你的父母;大则,透过你信过的制度包括司法(正在进行中)、学院告诉你:他们是白的、是正义、是真理、是事实。


黑的久了可以变成白的,即使你看着是黑的;假的久了可以变成了真的,即使你验证出他是假的。因为,对于你的下一辈,他将会一开始把黑的概念换成了白的,把白的概念换成了黑的。。。。。。


但愿反抗只是时间问题。否则某天你会突然发现,大学学生会变成了提倡爱国爱党的组织;学术会议厅里播放幻灯片ppt的帘子上边挂着的鲜红的党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