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彧
完颜彧

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我走进这家卖象牙的店

大象这种在野外没有天敌的动物居然也快要灭绝了……

关于动物保护,我想了好多天,确实想不通......

我在香港的时候在街上碰到了这家店“象牙世家”还是一家百年老店,里面的象牙物件数不胜数,各种各样,各种大小,琳琅满目,里面的顾客也是络绎不绝,都在挑选自己认为的上等品,上下掂量,左右比对,手里拿着放大镜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选好了开始跟老板讨价还价,多么正常的一笔买卖…… 

又回忆起象牙截取过程“看起来很小的一块象牙制品实际上就是一头大象的性命,象牙必须从大象的面部切开才能取出来,就是说必须把大象杀死才能把它的象牙取出来,否则象牙是取不掉的”

大象这种在野外没有天敌的动物居然也快要灭绝了……

坦桑每年收缴的象牙有几十吨,全部存放在仓库里面,每年要花70,80万美金的维护费,对坦桑这样的穷国是很难负担的,所以他们就想为什么不把收缴来的象牙在合法的前提下有条件有组织的卖一部分,换取的资金就可以更好的保护现存的大象,但是就是没有人敢开口,因为后果怎么样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中国也搞过当众销毁象牙,12年在广东,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工作人员将6.1吨查没的象牙全部当众销毁,巨额价值顷刻间灰飞烟灭,社会上争议不断,很多人觉得很可惜很浪费,但是储存在仓库里又太耗钱,还完全没有意义,还不如一把火烧了

现行的所有动物保护的政策是很僵硬的,反盗猎宣传就是一味的不准打!但是站到当地人的角度来考虑:

1,塞卢斯禁猎区沿线的村民,他们累死累活一年的收入还不到100美金,但是他去盗猎一对象牙可以获得1500美金的报酬,在这种高利润的刺激下,任何人都会选择铤而走险

2,对这些生活在保护区周边的居民来说猎杀一头大象是太容易的事情,禁猎区只有200多个巡逻员,要看护比海南岛还要大两倍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受资源资金条件限制,实现实时监控更是不可能的

所以保护大象必须要兼顾到当地周边居民的利益,给他们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增加他们的收入,他才能够参与到大象保护的队伍中来,不然他的温饱都是问题,饭都吃不上,甚至饿死,你告诉他要保护动物?且不谈买方问题,先说政府,政府永远站在高姿态呼吁保护大象,犀牛,保护濒危物种,非常明确地知道整个利益链,政策弊端而不作为,反倒把责任都归结到市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句话越来越觉得不可理喻,我始终觉得反动物贸易宣传错了对象,普通老百姓不会买,有钱人不理会这一套,不然走私也不会如此泛滥了,所以是宣传给谁听呢?

我算是见识了当地政府的无能,或者可以说他想改变但是力不从心,大环境便是如此,从质的方面讲已经烂到根了,它对外宣传的理念,美其名曰“不以发展旅游业为目的破坏自然生态环境”,但这又是它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把国家公园当作摇钱树,反倒说这样的话不是自打脸面嘛?当一个国家把旅游业当成支柱性产业,这个国家也基本没什么希望了,但是我相信他保护动物的决心是真的,因为如果他连这个都失去了那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两者如何权衡,就看当地政府如何想妙招了 

禁猎区平均每15分钟死一头象,那原本有10万头大象,现在只剩一万多头,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10年之后坦桑就没有大象了……

再说买方的问题,象牙的流向主要还是在亚洲:中国,台湾,日本,东南亚,马来西亚,越南等这些国家,在中国中华文化里,象牙是一种辟邪福瑞之物,身份地位的象征,这样看来保护大象就需要扭转文化认知,多少年可以实现呢?成本有多大呢?怕只是徒劳吧

中国以前也有很多大象,河南的简称“豫”就是一个人牵着一头象的意思,那里就有很多大象,曹冲称象,那会还有象可称,现在呢?中国人把自己的大象搞没了就开始打其他国家的主意,其他国家的再没有了该怎么办?可能会造成象牙价格继续暴涨,某些孤版更显得昂贵人们可能会更为之疯狂

大面积纯自然状态下的国家公园在发达国家是没法存在的,也只能分布在落后的国家,落后又代表一堆诟病,矛盾点之多难以言喻……

濒危动物保护可能真的只是做的无谓的挣扎,灭绝是肯定的,只是早晚罢了

不过又说回来,自然不就是一个自循环的过程嘛?一个物种消失,就会有另一个物种出现,且不站在道德上谈论动物保护,但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不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嘛?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也没有哪个物种的消失会造成真正意义上的地球生态失衡

我怕是有点精分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