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琛琛
於琛琛

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徒一枚,文字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時而浪漫,時而尖銳,時而簡潔,時而瑣碎。【近注】不需要追蹤我,最近忙於家事和讀書,也沒新文章可以追蹤。

關於傷痕|癒合是一種本能

(edited)
「癒合是一種本能,不論當初劃下去的那一刀有多深。」

一則長訊息

你知道嗎?其實世界不會因為換一種說法就變得比較美好的,在這青春燦爛的年紀,我卻得明白這個道理,實在很不甘願。以前我以為只要遇過一次真正的惡魔,其他的就不足爲懼,但事實上,人到底還是得心力交瘁的愛過一場。

關於愛情,人往往各自懷抱著不同程度的想像,我以為一輩子如果沒有被誰深深的愛過和深深的愛過誰一定很悲哀,而且從來沒有被誰狠狠的傷害過和狠狠傷害過誰的愛情經驗也不夠完善,「如果從不知道不完美是什麼,就不會清楚知道什麼叫做完美。」我信誓旦旦。

於是我承認不管重來幾次?不管知道你到底是多糟糕?不管預測到會傷的有多深?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只要我認定你這輩子非愛過一次不可的人。就像很多女生們會幻想自己的白馬王子來救她一樣,你是我幻想中的惡魔,我需要你把我帶到地獄。

說到底,我只是自私的想完善自己追求的愛情經驗而已。

雖說如此,要能夠帶著笑瀟灑的轉身實在太困難了,那些累累傷痕,看的見的、看不見的、不為人知的、不足用言語說的有多少,只有自己最明白。

對於你就這樣任性的進出我的生命,現在的我只能做到「接受」事情發生的過程與結果。就像抽血那樣,我含著眼淚別過頭,感受著針刺入肌膚和血液抽離的疼痛,整個過程我只能被動的接受還有感受。

你問我還會不會繼續寫我和你故事?可是有什麼好寫的?我經歷過一個故事竟然和我所猜測得到的故事一樣。但我還是希望藉著書寫牢牢的記住你給我的全部,你給的所有的分離、悲傷、痛苦與黑暗,也會是生存下去的力量,尤其是對我這樣逞強的女生來說。

有人說愛情的離開就像「把全世界的一切都熔成一塊大玻璃然後用力砸在地上摔個粉碎」,因為你,現在的我就算是滿地的碎玻璃都能夠赤著腳踩過去,也許是因為我再也不在意自己被你傷害過,就像我從不對誰掩飾我有過的悲傷和不美好,還是會一直如此固執的面對愛情的殘缺和好夢的破碎。

當女朋友哭的心碎

記得20幾歲時,我的身邊圍繞著一群30多歲的女朋友們,她們都好聰明、好特別、好漂亮,可是每個聊起天來,語調裡都有一種在愛裡百轉千折的無奈。是無奈,不是哀傷,以致於年輕時的我老覺得奇怪,難道她們不傷心也不恨嗎?

直到現在,我竟然也能夠對著妳自以為是的說出「有時候我覺得我們都已經離開過很多男人了,也被很多男人離開過,再想起來,也不過是這樣,」這樣的話來,甚或把自己荒謬的愛情寫成一篇語帶詼諧的小短劇,我好像也已經長的夠大,成了語調無奈的女人了。

擁抱妳的時候我想到自己寫過這樣的句子:「癒合是一種本能,不論當初劃下去的那一刀有多深。」翻出自己為這個句子寫過的日記,妳知道嗎?我已經完完全全忘記自己曾寫過這樣強烈的文字了,我甚至忘了到底是在誰之後,對於愛情,能夠淡然處之。

但是啊,每當有人問道我早知如此還會當初嗎?曾經名正言順的愛情,無論多短暫多傷神,我都會說好啊,再來一次吧,我有多傻。可那些曖昧不明的情感,若能夠選擇,我希望自己從來沒有碰過。

而我想妳會懂得。

後來的旅途上

後來,我繞過了半個地球到再也聽不到任何消息的城市,可即使兜了一大圈,也不過是在護照上多蓋個戳記,至於要走的路,在步伐邁出之後,我的心裡仍沒有個底。「那麼,妳現在好不好?會有新愛情嗎?」很多人這樣問我。現在很好,本來柔弱的心在經過累累傷痕之後,已經復原。可是我仍然不敢拿它測試下一次情殤,也許要等到寂寞淬煉堅強之後吧。

至於過去、現在和未來那些看得到的看不見的路過的人哪,也許我們甜蜜地渡過一些節日、激烈地為些事情爭吵過,但把話說開來,才發現我究竟走不進你們的心裡,而你們永遠也不會了解我和我的文字。所以不需要刻意討好我,無論如何我都會給一個真心的微笑,只希望當你們對我笑的時候,沒有敷衍;但我不打算為我曾經給過的傷害說道歉,因為我太明白感情裡的虧欠是永遠無法追討的

這樣的道理倘若明白了,就再也不會對那些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公平的傷害感到憤恨不平了。

獨自走在世界的另一端,時間變得漫長,長到讓我無法計算這幾年的一切到底是多麼從前發生過的事情,長到我對未來感到茫然和無止盡。因此我不再努力地記憶或是遺忘,就這樣悠悠行走,瀏覽路過的風景,和經過身邊的人們點頭微笑,不靠近。唯一記得是只要不回頭張望,腳步就不會停止。

原來這些都是答案,即使不盡然正確,也不全都相信,但的確都在我的心裡。

歲月荏苒,在很長、很長的沉默之後,我剛開始明白,所有的傷痕不過就是逗點,逗點之後還會有故事


關於傷痕,實話說沒什麼事情比得上妹妹的離開,不過也不好一直重複書寫。

至於愛情裡的傷痕,到了某個節點回頭看,其實都是雲淡風輕,我是一個對過往很寡情的人,而且只信眼前的男人(aka我老公)和愛情,然我逐漸意識到:文字維持必要的感傷是一種很好吸引人的手段。


【捲氏週報】試刊號發行中,歡迎加入/追蹤圍爐流離城事慢半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