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如果您對馬克思主義有興趣而想學習或研究,或者可以為翻譯馬克思主義的文章作出貢獻,我們真誠地歡迎您的加入。 網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arxists.internet.archive.chinese

摆脱殖民锁链:巴勒斯坦今日的斗争│Toward Decolonization: The Struggle for Palestine Today

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但也有必要对未来的挑战保持清醒。我们知道这些政权非常强大,且相当残暴。但我们肯定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范式转变之中,成败与否,拭目以待。

﹝美国﹞塔里克·巴科尼(Tareq Baconi)

2024年2月9日

宋彦筠 翻译,马城 校对


解放巴勒斯坦的征途现正处于转折点。哈马斯在2023年10月7日的袭击打破了现状,引发了以色列对加沙进行的清洗,同时,也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人及其自由解放斗争的声援浪潮。美国《幽灵》(Spectre )杂志的阿什利·史密斯(Ashley Smith)与《受制的哈马斯》(Hamas Contained)一书作者塔里克·巴科尼(Tareq Baconi)就这场10月7日惊雷、以色列的铁腕大清洗,还有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最新态势及其对地区乃至全球的潜在影响进行了深入对谈。

塔里克·巴科尼所著《受制的哈马斯:巴勒斯坦抵抗的兴起与绥靖》(Hamas Contained: The Rise and Pacification of Palestinian Resistance)(斯坦福大学出版社,2018年),其文章散见于《伦敦书评》、《纽约书评》、《华盛顿邮报》等刊物,并频繁在区域与国际媒体中发表见解。他还担任《巴勒斯坦研究杂志》(Journal of Palestine Studies)的书评编辑。

 

问:国际法院(ICJ)刚刚公布了初步裁决。你如何评价它及其对战争、地缘政治和全球舆论的影响?你对西方大国的反应,特别是美国决定切断对联合国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有何看法?

 

答:国际法院的裁决对巴勒斯坦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更广泛地说,对国际法和全球治理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它认为南非对以色列的种族灭绝指控是可信的,并同意受理这一案件。但国际法院的裁决对巴勒斯坦人来说也是一个痛苦的裁决,因为它没有呼吁停火。

 

但就其背后的政治而言,这项裁决意义重大。国际法院裁定以色列须遵守种族灭绝公约,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这是史无前例的。它表明,国际法如何能够成为与以色列作战的重要场所,成为为被压迫者伸张正义的地方,以及幕后的政治工作。

当然,正如许多人所说的那样,通过国际法可以获得的东西存在严重的限制。当然,它不会给巴勒斯坦人带来真正的正义和解放。尽管如此,这项裁决显示了全球对西方列强霸权的抵制,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以色列,以及德国等其他反对南非案件的国家。

 

这种抵制必须放在地缘政治调整的背景下来看待,在地缘政治调整的背景下,南非等更多国家和金砖四国正在全球舞台上挑战西方霸权。在这方面,我认为这项裁决是纠正的开始,可以导致全球治理结构更加公平。另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是,这项裁决为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干预、要求停火的机会,并让以色列对正在进行的加沙种族灭绝负责。过去,全球南方的许多国家都感到被西方列强及其对这些国际机构的控制和操纵所吓倒。美国和欧洲国家利用它们来谋取帝国利益。现在,希望全球南部有更多的国家将它们用于为被压迫者伸张正义,并反击西方霸权。美国及其盟友切断了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助,以表明他们反对利用国际机构。他们轻信了以色列的指控,即该机构3万名员工中有12人参与了10月7日对以色列的袭击。现在在种族灭绝期间切断资金是对巴勒斯坦人的一种集体惩罚,他们依赖近东救济工程处满足他们的日常需要。这可能会在加沙引发一场全面饥荒。以色列长期以来的目标是拆除近东救济工程处,剥夺巴勒斯坦人1948年从大灾难(Nakba)逃离的难民身份,并剥夺他们返回被盗家园和土地的联合国授权的权利。西方大国决定削减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资助,这表明它们显然与以色列这一计划不谋而合。

 

问:以色列在加沙战争中似乎没有达到既定的两大目标:一是消灭哈马斯,二是解救人质。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曾警告以色列,即便在战术层面上取得了胜利,但仍面临着战略失败的风险。您怎么看以色列的这一战略?它真正想要达成些什么目的?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是支持的多,还是反对的多?

 

答:以色列的战略从根本上讲就是天方夜谭。它所鼓吹的消灭哈马斯的目标纯属白日做梦。哈马斯不只是一个政党和军事组织,它是巴勒斯坦的解放运动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

 

就算打击了哈马斯现有的架构,它也能重新崛起,整个反抗运动也会随之水涨船高。认为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种族隔离的抵抗可以被根除的想法是一种幻想。

 

这只能通过彻底消灭巴勒斯坦人民来实现,而这正是以色列试图做到的。它打着击败哈马斯的幌子,在加沙进行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

 

但是,纵使动用了如此残忍的手段,也没能给这场运动致命一击。哈马斯依然如故地发射火箭、对以色列军队发起攻击,成为了一颗难啃的硬骨头。

 

更糟的是,以色列连第二个目标也没能达成。除了通过军事行动抢回一个士兵外,它并没有能真正通过武力救出人质,而是靠着和哈马斯的交涉,用巴勒斯坦囚犯交换以色列人质。

 

因此,无论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以色列都是一败涂地。它在战场上的战术失败是显而易见,但战略上的损失更是沉重的。哈马斯在10月7日摧毁了一个犹太复国主义的基石——即以色列国家可以确保其境内犹太人的安全,同时维持其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隔离制度。

 

因此,不管外界如何看待10月7日的情况,哈马斯有理由在那天声称自己赢得了战略上的胜利。当然,考虑到残酷的血腥杀戮和巴勒斯坦人正在承受的种族灭绝,讨论胜利实在是颇为艰难。

 

就美国而言,不管从意识形态还是战略层面上,拜登政府都在坚定不移地支持以色列政府的所作所为,两者之间并无分歧。

 

我认为拜登政府并不真正放在心上那些无辜平民的死亡,以及加沙的基础建设所承受的毁灭性打击。如果真的在乎,那么它就不会继续支援、提供资金、供应武器给以色列,来实施那种族灭绝的行动。

 

它的帮助是没有任何附带条件的。它一再表示对平民的关切只是为了公共关系,并确保对其参与种族灭绝的似是而非的否认。它和以色列一样对这一反人类罪行负有责任。

 

美国对胡塞武装的攻击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为了让以色列能够持续它的种族灭绝战争,美国选择轰炸了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也门,而非呼吁停火。

 

美国完全有能力迅速终止战争,从而结束胡塞武装对红海船舶的攻击。美国之所以不这么做,足以证明它对于以色列全面对巴勒斯坦的战争有多么投入。

 

问:我们今天来探究一下哈马斯。哈马斯作为政治及军事势力,现如今风生水起还是风雨飘摇?在这场纷争中,它又是孤注一掷抑或是胸有成竹?它现在在巴勒斯坦人民心中又占着怎样的一席之地?

 

答:这是我基于多年研究哈马斯的分析,不涉及10月7日之后的任何现状。从军事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哈马斯相信自己正在取得胜利。

 

它粉碎了以色列的信心,阻碍了它实现其两个目标,并通过谈判释放了数百名巴勒斯坦囚犯。

 

然而,对巴勒斯坦人来说,这种成功当然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在政治上,有几件事正在发生。哈马斯正试图向巴勒斯坦、该地区和世界其他地区更广泛的公众传达其目标。它试图反驳以色列和美国在10月7日左右提出的指控,讲述自己的说法,并将一切都建立在正在进行的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以及他们抵制以色列种族隔离的权利上。

 

从政治局势来看,哈马斯高层的讯息有时前后不一。一方面,这一运动内部人士不失时机地重申了在1967年版图上搭建巴勒斯坦家园的决心。

 

在一定程度上,它这样做是为了回应西方大国和该地区国家的压力,这些压力要求以色列做出让步,以结束以色列的种族灭绝战争。它还可能利用这一提议来吓唬以色列和国际社会,揭露以色列不会接受两国解决方案的事实,因此以色列是公正和平的真正障碍。

 

另一方面,不结盟运动显然也将这一时刻视为解放巴勒斯坦的长期斗争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希冀借此唤醒巴勒斯坦和周遭地区对以色列殖民统治的抵抗。

 

问:10月7日哈马斯的攻击是否是以色列开始种族灭绝战争的直接导火索?在以色列和美国不断的宣传攻势下,实际上那天发生了些什么,又有哪些是子虚乌有的?

 

答:关于那天发生了什么,战争的迷雾正在逐渐消散。我将特别关注哈马斯的想法。很可能,这场运动的目标是加沙地带周围的军事基地,俘虏士兵并将他们俘虏,冲破将加沙地带与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其他地区隔开的围栏,收集情报,并挑战以色列关于巴勒斯坦问题已经得到平息的信念。

 

这次攻击带来的影响远超预期,哈马斯或许也没料到会如此波澜壮阔—这多半归因于以色列防御的空前薄弱和情报工作的重大失职。哈马斯不仅轻而易举破坏了隔离带,还在以色列境内逗留了那么久,深入其领土,这意味着整个行动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哈马斯的高层必定能预见到以色列军方会作出强硬甚至可能不成比例的反击。但以色列目前这种几近种族灭绝的暴行,恐怕远超哈马斯的预期。即便如此,哈马斯构建的防守体系和在加沙地带有效展开游击战的基础设施显示出,他们已经准备好长期抗衡以色列军队了。

 

自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官方提出的种种指责,被西方政界和舆论不加思索地响应,这些都是东方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的老调—例如,那四十个被斩首的婴儿的故事。以色列的宣传在西方盟友那里轻易成真,显示出他们对以色列“大外宣”(hasbara)机制一知半解,而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则疑虑重重。

 

至于那些指控哈马斯有意针对平民或使用强奸作为战争手段,哈马斯已经发表了详尽的文件来驳斥,并否定了这些指责。作为关注他们的学者,如果哈马斯真的系统性地用强奸或性暴力作战,我肯定也会感到震惊。

 

但毫无疑问,当日的确有平民遭受了暴力,这需要公正的调查来区分究竟哪些是捏造的,哪些是真实发生的。不幸的是,围绕那天的暴力行为已经构建了一个西方可以借机发动并公然支持一场置真相于不顾的种族灭绝战争。

 

以色列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指责也是一个新例证,尽管历史上这类指责最后常常被证明是站不住脚的,但已足以对巴勒斯坦人造成深远的伤害。

 

问:10月7日及战争对巴勒斯坦人民和解放斗争的影响是什么样的?一方面,似乎是又一次的挫折,难道真是再一次的大灾难吗?另一方面,我们正处于区域和全球声援巴勒斯坦的历史性浪潮之中。您对这种分歧有什么看法?

 

答:我认为这两个观点都不无道理。确实,我们需要把最新的战事看作是从1948年那场大灾难开始的悲剧的延续。从那时起至今,随着犹太人对巴勒斯坦的殖民行为,悲剧就不断上演。

 

在那段被剥夺的历史中,我们面临了犹太复国主义的暴行。我们正生活在加沙目前最极端的时刻之一。

 

但是,犹太复国主义的侵袭并不仅仅针对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和殖民者在西岸实施着攻击、迫害和土地掠夺的行为,以色列国内的巴勒斯坦人同样承受着压迫。

 

显然,这所有的压迫也比不上加沙所经历的种族灭绝。以色列在那里夷平城市,屠杀民众,谋杀无辜儿童,并且威胁到当地及未来一代巴勒斯坦人的生存。

 

以色列正在把加沙变成人迹罕至之地。哪怕明天战火暂停,那些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将何去何从呢?这里没有医院、没有学校。绝大多数人无家可归。

 

在那些挤满流离失所者的帐篷中,寒冷、病痛与饥饿正在造成不可思议的大规模死亡。所以,又一次大灾难正在上演。我们这些局外人因为对加沙人民的悲哀和惶恐而感到万分震撼和麻木。

 

同时,这可能也是巴勒斯坦历史上最关键的时刻之一。我们或许正站在真正历史变革的风口浪尖上。我们目睹了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打压和抵抗,全球范围内的支持和声援规模空前。

 

更关键的是,人们不再只是谈论一些妥协式的解决方案,如建立巴勒斯坦班图斯坦(Palestinian Bantustan)[1]的局面,相反,我们谈论的是第一原则,关于自决权,它相信从长远来看,正如我在书中指出的那样,即使是对这场运动的有效遏制和安抚也可能是暂时的。同时谈论抵抗权,谈论种族清洗、殖民主义和种族灭绝,都不忘提及1948年那场大灾难。

 

这些都是对以色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霸权的根本挑战。他们正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把我们拉回到分裂和两国论的旧的框框里。现在他们承诺要在东耶路撒冷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

 

但没有人再把他们的承诺当回事了。种族隔离政权正行径种族灭绝之实,西方国家与此也是同谋。没有人相信他们会视我们为拥有自决权和主权的人民。

 

如此看来,我们又回到了如何去巴勒斯坦殖民化的问题上。如何瓦解这个种族灭绝的隔离制度呢?我们必须将目光投向这一问题和使命。

 

我们不能再回头走老路。我们必须向着一个完整的理念迈进,将目标定为彻底去殖民化。这是实现解放、正义和随之而来的和平的唯一路径。

 

问:您的书中提到,在巴解组织放下兵器、转而外交谈判、接受奥斯陆进程、接受巴勒斯坦历史上的分治,放弃一个国家解决方案的目标之后,哈马斯却崛起成为了军事抗争的领头羊。但是在哈马斯掌握了加沙的政权后,似乎它的行动有所束缚,它必须在追求1967年版图内的巴勒斯坦国和持续军事斗争以解放整个历史上的巴勒斯坦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您能说说哈马斯在政治、战略和目标上的布局是什么吗?

 

答:这个问题我从去年10月就开始思考了。自从2006年胜选后,迫不得已接管加沙,并一直统治到2023年,哈马斯事实上被置于困境之中了。

 

它在组织和军力上被局限于加沙地带,它在西岸的根基也被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以色列摧毁。它的领导人也全都在海外。

 

在加沙,哈马斯的军事行动只能局限于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目的是为了迫使以色列减少封锁的力度,允许物资流通,并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随着其角色的转换,哈马斯从一个专注于武装抵抗的团体,变成了要负责照顾230万加沙人民的执政者。

 

这种角色转变塑造了它的优先事项并引导了其军事策略的改变。在这期间,它开始表示愿意在1967年的边界线上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

 

然而,与巴解组织不同,哈马斯在意识形态上从未向分裂妥协;它从未放下武器,也没承认以色列国,更没放弃对整片土地的主张。虽然它被统治加沙的现实所局限,但在意识形态上,它依然坚持彻底解放的远大理想,正如其高层一再强调的,它的手指始终扣在扳机上。

 

它坚信,长远来看,就像我书中所提到的,这些限制和所谓的和平只是暂时的。它始终保留用全面的抵抗力量来解放整个巴勒斯坦的权利。

 

这让我不禁思考,这些限制到底是短暂的,还是说中长期都将持续呢?它能打破自身的枷锁吗?

 

这些疑问在10月7日得到了回答。它选择打破限制。这样做,哈马斯实现了一个他们长期以来的目标,那就是放弃政治统治转而回归军事抵抗,这其实颇具讽刺意味。

 

因为哈马斯过去确实参与了2006年的巴勒斯坦政府领导人的选举,似乎表现出了治国的野心。但对于哈马斯来说,政治抱负从不仅限于执政。

 

相反,它的终极目标在于能推翻自治政府,将巴解组织变为真正的抵抗政权,并且用此来对抗以色列的种族隔绝政策。虽然它没能在整个自治政府范围内实现这一心愿,但在加沙它的确利用自己的治理权发起了对以色列的史无前例的军事行动。

 

现在,哈马斯实现了它的目标,打破了以色列不受制裁的殖民暴政的幻觉。在那之后,哈马斯开始灵活应对形势。

 

它正在就交换战俘和可能的停火进行谈判。除此以外,我相信,哈马斯将会加入巴解组织并且从内部进行革新,这样才能在奥斯陆协议的废墟下重振巴勒斯坦的斗争大旗。

 

问:巴勒斯坦的挣扎好像陷入了一个战略僵局。巴解组织的外交之路走到了自相矛盾,造就了一个在广大巴勒斯坦人民眼中信誉扫地的腐败政权。哈马斯采取巴解组织军事抵抗的旧战略,希望获得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但这似乎不太可能取得胜利,因为军事力量的天平严重倾向于以色列及其背后的美国。还有其他选择吗?将巴勒斯坦的解放与整个中东的人民斗争结合起来,推翻所有相互关联的压迫性国家结构的战略如何?现在关于前进方向的讨论和辩论情况如何?

 

答:我认为,将外交与军事、法律、巴勒斯坦以及地区民众斗争割裂开来一直是不可能的。

 

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推动巴勒斯坦非殖民化的手段。

 

现在,我确实同意你的观点,我们正处于矛盾加剧的时刻。到目前为止,外交一直以巴勒斯坦人的失败而告终,这方面的成功前景今天看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西方政策制定者希望将巴勒斯坦人重新置于一个没有真正主权的被截断的国家的陷阱中。与此同时,巴勒斯坦人在军事战线上取得了战略上的胜利,同时在加沙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没有看到约旦河西岸和48年[以色列本土]民众起来反对国家和定居者的恐怖活动。因此,这些矛盾必须非常谨慎地处理。

 

对我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巴勒斯坦政治势力可以统筹法律、外交、军事和群众运动。如果没有这一点,这些斗争有时会相互背道而驰。

 

如今也没有一个类似巴解组织的团体。哪怕是过去的巴解组织,也没有代表我们整个斗争,因为没把在以色列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包括进去。所以,我们缺一个政治项目,一个能为一致抗争出谋划策、引领方向的项目,尽管我们在全球上有一股生机勃勃、力量雄厚的草根运动。

 

在我看来,我们有两大任务在前。首先。我们得催生一个能代表全体民众的政治机构,如此方能总体审视巴勒斯坦的抗争,代表各方力量,出谋划策,指挥各条战线一起行动。这意味着,我们要抵制那些自私自利,愿意回到一个连真正自治都无从谈起的接受班图斯坦的政客们。

 

第二。我们得意识到巴勒斯坦的斗争和地域斗争如影随形。以色列作为一个定居点殖民地,和这片土地上的帝国主义雄图(最初由英帝国推动,此后便得到了美帝国的庇佑)紧密相连。

 

过去几十年,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威权政权和以色列之间策划的各种正常化协议突显了这一事实。

因此,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是根深蒂固于这一区域,并且和该地区人民的支持密不可分,而这股力量通常与他们威权政府的利益背道而驰。从这方面看,巴勒斯坦的问题既是区域问题又是全球性问题。

 

在我看来,这就成为了21世纪去殖民化的试金石。因此,我们巴勒斯坦人一边得继续铸造一个属于我们的解放项目,一边还得为我们共同的解放事业筹建地域和全球的联盟。

 

这也正是南非案在国际法院受到如此瞩目的原因所在。这指明了我们的受压和追求自由的斗争,不仅仅关乎我们自己,而是整个世界和它的机构。如果国际法院不能成为一处司法巴勒斯坦战争罪行和种族灭绝的场所,那它就辜负了作为全球治理机构的职责,并成了西方利益操控下的玩偶。

 

问:现在这块地方战火一触即发。除了胡塞武装以导弹袭击红海集装箱威胁世界贸易外,该地区的国家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帮助加沙或巴勒斯坦抵抗力量。有时,特别是以色列,但美国似乎也处于引发地区战争的边缘。在其他时候,美国及其盟友阿拉伯政权似乎致力于达成协议并重新启动正常化,安抚巴勒斯坦抵抗力量,并通过改革后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同时控制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实施某种形式的两国解决方案。但至少在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下,以色列绝对反对任何形式的两国解决方案。整个情况会走向何方?

 

答:我们必须将该地区、美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视为一个非常复杂的局势,有许多相互竞争的利益和不同的优先事项。这也是一个动态的局面。因此,无论我们现在谈论它,都会有点简单化。尽管如此,该地区的威权政权和以色列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维持从根本上反民主的军事联盟。它们都是反对始于2010年和2011年的起义的反革命联盟。

 

威权政权和以色列希望防止此类革命再次威胁到他们的统治。美国同意他们的观点;它希望维护政权和关系正常化,以保护自己的利益,确保该地区的稳定--就好像稳定和正义相互抵触一样。

 

还有一些国家正在寻求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如沙特阿拉伯,以及其他已经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国家,如阿联酋、巴林和摩洛哥。一些国家,如埃及的塞西政权,不仅拒绝支持抵抗,而且积极支持以色列的种族灭绝。这些政权不代表其人民的利益,也不代表其人民声援巴勒斯坦人。

 

还有一些政权担心自身的安全和稳定,比如约旦。因此,就像过去一样,巴勒斯坦的抵抗正在给该地区带来冲击波,挑战国家秩序。它带来了多大的变化--以及它是让它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还有待观察。

 

因此,该地区处于刀尖上。一方面,美国和该地区的国家希望遏制阻力,并将一切重新放回可控范围内。他们希望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强加于加沙,重启关于两国解决方案的讨论,并恢复正常化。

 

他们否认10月7日的突袭对他们的统治和地区秩序造成了破坏。因此,他们正在向两个国家解决方案这样的项目寻求帮助,这些项目严重脱离现实。他们迫切需要一种可能不太可能实现的稳定。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到处都有地区局势升级的可能性。美国和以色列与几个国家之间已经发生了一场低强度的战争。华盛顿对也门的攻击,因为胡塞武装对航运的袭击,以及华盛顿即将对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发动的攻击,因为他们对约旦美军基地的无人机袭击,都有可能引发地区冲突。

 

另一方是,我们随处可见地区紧张的火药味。美国和以色列和几个国家处于微妙的敌对状态。美国对胡塞武装的海上干扰和人们预期对伊拉克民兵在约旦美军基地的无人机袭击作出的反应,都可能点燃地区冲突的导火索。

 

对内塔尼亚胡政权而言,以色列认为加沙之外的区域性冲突是改变局面的绝佳机会。他们能借此扭转地缘政治的叙事,将以色列从执行清洗的加害者形象变成被困的受害者,就像是再现大卫对抗歌利亚的古老故事。

 

在这一切事态之下,值得注意的是,像真主党这样的行动者都在精心规避各种激怒他们和激起对以色列的挑衅的诱饵。他们的冷静背后隐藏着深思熟虑的决策。如果长期审视,以色列在加沙所作所为,无疑是在慢慢消耗自己的军事士气,削弱经济,折损军事力量。

 

于是,虽然美国可能并不想引发更广泛的战争,但以色列却跃跃欲试。一旦战火升起,美国投入战场的风险和可能性总是悬而未决,一发不可收拾,将可能酿成区域甚至全球的冲突。

 

问:就像您之前提到的,巴勒斯坦的抗争始终是引发整个中东和北非民众行动的火种,人们或是出于对解放斗争的声援,或是对抗该地区独裁政权。请问现今的局势发展如何?巴勒斯坦斗争的这一新阶段能否引发自下而上的斗争新阶段,以实现该区域的转型和巴勒斯坦的解放?

 

答:没有人能预测会发生什么。反革命的力量在每个国家都压倒了民众的反抗。统治阶级不惜牺牲民众,也要守住自己的江山。

 

结果,恐惧之情在民众心中根深蒂固,或许还夹杂着一丝冷漠和无奈。他们亲眼见证了叙利亚统治者如何残酷镇压国民,感受到了巴林、埃及等多个国家反革命的浪潮。

 

反革命的胜利让人们对再次冒险进行革命望而却步,不敢冒险再搞一轮革命。他们不相信这不会导致与前几次起义相同的灾难性后果。

 

任何人都不应过于乐观。与此同时,2010年困扰我们区域的弊病今天依然存在,甚至可能进一步恶化。巴勒斯坦一如既往地是该地区及其受压迫人民的导火索。今天,你可以在声援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中看到这一点,特别是也门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每一次动员,无论大小,都不仅仅是关于巴勒斯坦的,而是关于民众对物质匮乏的不满和对他们的独裁国家的失望。

 

埃及是这种动态最为尖锐的地方。它的人民面临着与2010年同样糟糕的情况,他们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斗争,并对抗一个阻止向巴勒斯坦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政权。这是个潜在的威胁。

 

我们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但也有必要对未来的挑战保持清醒。我们知道这些政权非常强大,且相当残暴。但我们肯定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范式转变之中,成败与否,拭目以待。

 

[1] 巴勒斯坦班图斯坦是约旦河西岸境内由巴勒斯坦国控制的一些地区,而且这些地方并非连成一片,而是由一块块飞地组成,巴勒斯坦飞地由于过于分散,这非常不利于巴勒斯坦的经济、社会、卫生保健和教育的发展──译者注。

原文链接:https://spectrejournal.com/toward-decolonization-the-struggle-for-palestine-today/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